当然,真要是江家做的话,岳老也确实会站首这边去支持江家,但他觉得江木生不至于这么蠢的,所以才那般警告。

江木生打电话来警告的意思是……觉得是自己授意的?

想想,有可能的。

自己好端端的出面,秦红绯的天赋等级,江木生也不知道,必然会揣测自己为什么会出面,这一揣测,可能就想偏了,然后就理所应当的想到偏帮上。

觉得他偏帮首!为了给首一个顺理成章出手的理由!

甚至多了个帮手找庄媛媛。

他倒吸了口气,好家伙,这锅真特么又大又圆!

他觉得自己去解释,江木生可能未必也信。

首这家伙更绝!

我就那么随口一威胁,你还真上赶着去泼脏水,别说,很厉害的主意!这脏水泼的,江木生要自证清白还真就得出手。

江木生更绝,小年轻的犯浑,你这么大年纪也这么爱脑补!愣是把锅补到我头上。

惊呆,真是大写的惊呆。

起老好奇的道,“怎么了这是?首又去江家了?”

岳老面不改色,“没事,继续喝茶。”

起老疑惑,没事,看起来可不像没事的样子啊。

这事也瞒不住的,毕竟起顾期知道,起老自然也很快晓得了,不用多想,就知道要么是今南的点子,要么是秦家那小丫头,首脑子没这么好使。

江木生碰上这俩,也是绝了,估计得憋死,但是别说,这招很好使!

就如秦红绯说的,江木生心脏!脏的人在黑的方面多多少少有涉及,江木生确实是如此的,托朋友顺着东琪儿这条线打听下去!

东琪儿绑庄媛媛是为了延续庄家父母的研究的话,那必然就是接触过这个研究的人。

以及这段时间经常有少女失踪被绑!下落不明,从少女失踪的地点,在追寻东琪儿出现过的地点,不查就罢,一查就发现这七八年里少女失踪案里百分九十以上,都有东琪儿的一些影子在其中。

江木生让江管家顺腾着这条线挖下去,挖着挖着,就还真挖出了一些东西来。

临城的中转机场。

飞机因为雷雨天气临时降落,延误了。

秦红绯这会在机场,孟玉收到了首让唐家中转过来的消息,庄媛媛的事有点眉目了。

“也是比较巧的,起大爷托人查东琪儿这些年辗转去过的城市想要挖出一些她的根据地之类的,江木生就托他的朋友查了下庄媛媛,发现近七八年发生的案子似乎都是关联起来的,失踪案里有百分九十的少女失踪的时候,这些少女为了防止最终和被查找到,都会委托一批人将她们带着从各地辗转飞过,最后都汇聚到一个地方。”

秦红绯坐在长条凳子上,拿着可乐若有所思的道,“哪里?”

孟玉道,“秦市。”

秦红绯意外:“秦市?”

孟玉点点头,“不说百分百,但起码运输痕迹轨道有百分七十之上是符合的。”

“这些女孩里有十六岁到三十八岁不等,一共有二十多位,其中有一位是比较瞩目的,她曾经有向人求救过。”

“她是北方人,被骗到南方来工作的,当时被拐后她意识到了不对,一路上不断找火车上的人留纸条,留讯息,让帮忙报警,然后沿途一直留了记号。”

“那记号一直刻画到了秦市的莞县就没了痕迹,而当年庄名首的父母实验室有十几名同僚,经过筛查,有一名正好是秦市人,那位在实验过程里中毒而亡,但是他有家亲戚,秦小姐你一定猜不到是谁。”

秦红绯专心的缀着吸管喝可乐。

孟玉报出名字,“邵家。”

秦红绯:“……”

哇!

缀到了吸管上的可乐卡顿了下,秦红绯拿开了可乐,不可思议极了,“和邵家有关?”

她对邵家的印象还停留在邵七爷为了查秦市案而以权压着风国生要动秦家的坟。

孟玉道“目前没有确切的证据,图岸儿说,但庄媛媛极有可能在秦市的莞县,首和起大爷他们会去那里探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首说你应该会想知道,所以让图岸儿把消息告诉你,以及,让你别过去莞县,线索指向那边的话,起大爷他们肯定会彻查那边,还有,周家和邵家似乎有些关系,要是有必要走动的话,让你小心点邵家。”

秦红绯疑惑:“周家和邵家还有关系?什么关系。”

孟玉说,“生意上往来的吧,应该不怎么熟。”

秦红绯眼睛一亮,捏扁了手里的可乐罐!兴致一下高昂了起来。

孟玉一看吧,秒懂:“……”

“秦小姐,你是来走亲戚的,别闹事,乖。”

不远处,而那边,秦云去打听了航班重飞的时间回来了,说道,“绯,他们说估计要等雷雨停。”

周大仁说道,“希望快点停,就不至于在机场过夜,秦市那边天气倒还好。”

秦红绯也收了和孟玉的话题,和秦云道,“不急,会打雷说明台风不来,不来台风的话,雷雨天顶多耽误一天了不得了。”

周少安看着她手里捏扁的可乐,默默的后退了两步,“为什么打雷不会来台风?”

秦红绯嫌弃的瞥了他一眼:“雷雨天气的形成需要强对流的天气,空气剧烈上下摩擦导致的,会有雷雨的天气就不具备来台风的气流。”

周少安一知半解的点头,想问,又不敢多问。

央城一走,这小少爷的脾气没了,哦,准确的说是不敢在秦红绯面前狂了,一心只想回家。

周大仁笑了下,“红绯妹妹真聪明,估计要耽误两个小时,我去附近买点吃的,红绯妹妹你要吃什么。”

秦红绯道,“泡面加可乐。”

周大仁张了张嘴巴,你刚不是才喝完一瓶可乐吗?他去看孟玉。

孟玉耸肩,别看我,看我也没用,管不住。

周大仁没辙,看其他人,“秦云,刑立,你们呢?”

秦云和刑立也报了泡面。

周大仁就点点头,看向秦晚晚。

秦晚晚下意识的开口,周大仁说,“晚晚,我一个人手拿不过来,你的你自己跑一下吧,还有少安的麻烦也一起买了。”

秦晚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