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胡子还真不相信一遍遍的消耗周安的真气,周安的真气还不会减少。

“我看还是你去攻击吧。”刀客出现在大胡子的身边,伸手抓起大胡子的领子,一扔,向着周安扔了过去。

刀客对于消耗周安的真气已经没有信心了,这么多人上去,剩下的一成真气也该消耗完了,可是大胡子说还有,那么大胡子所说的不可信,说明大胡子在骗他。

“大家一起上,他是大元朝派来的官,只要有他在我们讨不了好。”刀客说完后,拿着刀,带着狂爆的火爆之意,一刀斩去。

刀客说的很在理,有很多的人响应刀客的话, 拿着武器,向着周安攻击而去。

面对攻击而来的这些人,周安伸手一招,五千只狗出现在周安的面前,带着汪汪之声向着他们冲去。

狗太多了,三十多只狗对付一个人,马上一个个冲过来的人就被咬成了残尸,当然了首先被扔过来的大胡子残死在狗口之下。

在定兴县中他们终于领教的狗的可怕。

当狗肆虐而过,留下了一片的尸体。

“不遵旨意者,杀无赦。”周安冷冷的说道。

“跑!”

有些人直接向着外面跑去,周安太强了他们敌不过。

狗向着他们追去,在一阵撕咬之后,那些逃的人被纷纷的咬死。

还有一些没逃出去的,马上跪到地上向着周安磕头,求饶。

只要是求饶的这些狗不再吠咬。

最终无人敢逃了,那些狗不在追了。

周安伸手一挥,说道:“从此之后,在定兴县立大元朝衙门,从明天开始招收衙役,有愿的前来报名,还有限你们十天之内把县衙盖起来,如果没有盖起来,依照身份的不同,地位的不同,依次惩罚。”周安说完后一闪身就不见了。

因周安的这一句话,整个定兴县忙碌了起来,有的组织建县衙,有的不想呆在定兴县了向外面搬家,有的想要报名当衙役等等。

其中当衙役的人最多,毕竟成为了衙役就成为了官职人员,受大元朝的保护,还有一些特权,很多人都趋之诺鹜。

而周安却一直没有出现,却没有人敢耍滑头,不管是建造县衙,还是想要当衙役之人都有条不素的进行着。

甚至把县衙建造成的比其它地方的县衙还要好。

十天后,周安再出现了。

看着面前的县衙,周安露出了满意之色,建造的很好,比他想像中还要好,看来建造县衙真的是用心了。

周安在县衙内转了一圈,家具很少,可能时间不够吧,只造出了很少的家具,大多数的地方都空着。

然后周安站在县衙的门口,说道:“想要来报衙役的来我这里。”

周安这话一出很多人踊跃报名。

周安甄选了一下,最后选出了二十四名,成为县衙的衙役。

定兴县的县衙基本上算是成立了。三思

然后周安入主了县衙。

第二天开始,周安主持下,县衙正式开门。

可是令周安惊讶的一幕出现了,竟然没有一个来报案了。

周安可是知道之前定兴县有多么的乱,肯定有很多的冤屈,然而现在一个报案的也没有,经过十天前的一战,定兴县的人应该知道他的实力了吧,不惧那些势力,为什么还是没有人前来。

周安随即换了一身衣服,离开了县衙,走到外面的街道上。

现在定兴县内作案犯科的少了,街上也热闹了起来,周安在看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奇异的事情,就是这里竟然还有海外的人在这里居住,而且这里还买卖海外的物品。

比如说海外的贝壳,发光的石头,还有长长的海藻、活的水母等等。

周安看到这些并没有买,因为这些东西并不是特殊的物品,只要在海里很轻易的见到。

这里离海外很远,这里海里的东西是怎么到这里的。

周安走到了海胆汤的一个小吃铺停了下来,周安叫了一碗海胆汤边喝边观察了起来。

这时卓康向着周安走了过来,来到了旁边也叫了一碗海胆汤喝了起来。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去报官了。”卓康说道。

“为什么。”周安说道。

“因为在定兴县有两大恶势力,一个为李大锤子为首的帮派,他们专收保护费为生,还开设赌场逼的家破人亡,开设妓院,逼良为娼。”

“另一个为蒋门神为首的恶人,他专以放高利贷为生,只要被他放的高利贷,自己死是轻的,祸及祖孙十八代才是最重的。”

“这两大势力每人都养了很多的打手,为虎作伥,只要不服他们者不是被打断了手脚,就被活埋到了土里。”

“听着像是不入流的势力啊。”周安说道。

“别看定兴县只是个小县城,而且成立时间也不长,毕竟和国都离得很近,所以他们都有后天层次的高手。”卓康说道。

“也就是说这里的人都畏惧李大锤子和蒋门神,所以都不敢报案,生怕李大锤子和蒋门神报复。”周安说道:“也就是说这里大多的冤案都是这两个势力造成的。”

“是的。”卓康说道。

“看来要把他们做为突破口。”周安说道:“还有这里为什么出现海外的东西。”

“很简单啊,是那些海外的人带来的。”卓康说道。

“这里离海外很远吧,海外人怎么会来这里。”周安说道。

“这里住着很多海外的人,一开始海外的人是来找住在这里的海外的人,渐渐的找的多了,就和这里互相形成了与海外的商贸,所以这里的海外的东西这么多。”卓康说道。

“海外的商贸啊,这可是一大把的肥肉,难道就没有大人物看中这里吗。”周安这次并没有问卓康,而是自语自语的说道。

虽然周安自问,但是周安马上就想到了答案,毕竟定兴县才组建不久,而且还处在混乱之中,没有人注意还情有可缘。

正在这时,一伙七人吆喝五六的向着这里走来。

走的时候还把前面的人给推开,甚至还把一个妇女给推倒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