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这炎术士艾丽娅,不是来杀我的?

“找……找我打官司?你确定?”史帕克结结巴巴地问。

“不然呢?找你干什么?办理结婚登记嘛?”艾丽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史帕克一头雾水:“找我打官司?打什么官司?”

艾丽娅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递给了她。她接过去一看,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证词:

本人克里姆,在2032年蜀山大火时,亲眼见证了一切,我愿意出庭作证,证明艾丽娅不是纵火犯——克里姆,2036年9月28日。

克里姆……克里姆……

史帕克想了一会……哦!是那个牛鬼蛇神弱智盗贼组合中的神,神鹰族的克里姆……

干!这货被抓起来到底在牢里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简单地说,就是当年蜀山大火和我无关,我是被冤的。”艾丽娅玩弄着她的卡式炉,一开一关,眼角撇了她一点:“我说我当时在那里路过……你肯定也是不信的,是吧?”

“嗯,不信!”史帕克是经历过那场火灾的,这多处同时起火很明显是有人故意纵火的。

“唉,果然你们人类也是弱智遍地,我来到一个新世界,为什么要放火?你来告诉我?”艾丽娅不可置信地摸着头摇了摇,似乎对这个充满弱智的世界感到绝望:“我是为了什么?按你们平日法庭的话,动机呢?动机?我总要有个动机吧!”

“你是魔王的部下……这就是动机吧……”

“呸,这算什么理由?我以前在异世界那边放火啊,屠村啊,那都是在给魔王打工,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也是有KPI考核的,这么想是不是很合理?是不是很有职业素养?我到这里后又没人付工资,我为什么要放火烧山呢?我和你们又没什么矛盾,和树也没矛盾。”

如此一番话语倒也合情合理,这蜀山特区刚刚建立时,也无冤无仇,以往恩怨都一笔勾销。

说起来也没什么是她一定要烧掉的东西,确实好像没什么理由放火。

“那么这样,你现在和我去自首,我给你提重审请求……”史帕克算是认同了这一说法,毕竟只要有证据可以证明,重审也算是法定程序。

“自首?开玩笑!我在监狱里和看守的人提过,根本没人理我,说我证据不足……不过之前也确实没证据。自首是不会自首的,你让法官过来。”

“这怎么可能,法官怎么会过来……”

“法官不过来,我就连你带这几栋楼,一起炸了!”艾丽娅说完,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团火苗:

“要不要来发炎爆?”

是魔法……

~

几百个武警把史帕克的公寓楼团团包围住,探照灯照得大楼灯火通明,警车把里里外外的道路都堵了个严严实实。

至于天台……众多狙击手在天台已经挤得密不透风,连股市割肉割得要来跳楼的韭菜,都找不到一个位置可以纵身跃下。

宋近桥忐忑地敲了敲门:“我是宋法官,里面有人吗?”

“请进。”一打开门,史帕克就感觉到自己额头上有几十个红点在抖动着:“我是自己人啊!你们不要开枪啊!!!”

一小时前,这史律师打电话给他,说艾丽娅现在就在他家中,身上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要求她联系法官,迫不得已只得打给了宋法官。

宋近桥晚上接电话一听,就知道这事不简单。

这炎术士艾丽娅说得出,做得到,说会爆破就会爆破,可不得了。不得不按她的要求安排了一场室内的庭审,还得录像并直播给政府和法院高层看……

他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室内,围观了一圈,发现除了脏乱了点,也就是一般的公寓楼,四处打量着,并没发现炸弹的踪迹。

“炸弹呢?不是说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宋近桥看着史帕克问道。

史帕克向边上咧咧嘴:“喏……”

艾丽娅坐在中间的椅子上,翘着大腿,非常潇洒地在手中点燃一个火苗:“要不要试试看来一发炎爆?老爷爷?”

“这是……这是魔法?”

“是啊,稀奇吧,要不要教教你?”

“不了不了,我是主审法官,我们已经按你要求的名单,把该找的人都找来了,你不要胡闹。”宋近桥心想自己好坏还是神民的后裔,多少也会点御剑术,万一出什么事,尚能抗衡一下,倒也不足为惧。

不一会,艾利检察官也到了,敲门进入后,看了一圈,发现除了脏乱了点,也就是一般的公寓楼房间,四处打量了下,并没炸弹的踪迹。

“炸弹呢?不是说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艾利看着宋近桥问道。

宋近桥向边上咧咧嘴:“喏……”

艾丽娅坐在中间的椅子上,翘着大腿,非常潇洒的在手中点燃一个火苗:“要不要试试看来一发炎爆?小姐姐?妈的,每次你们来个人我都要演示一遍吗?有完没完?”

“好好好,不演示不演示,我们抓紧开始吧。”虽然程序上有些违规,但这事紧急,宋近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蜀山昊天法院派出法庭,现在开庭,再审艾丽娅放火罪一案,我是审判长宋近桥法官,根据我国法律,你们可以对本庭的相关人员提出回避申请。”

艾丽娅打断了他:“别整那么多虚的,你赶快开始吧,你们外面那么多人举着狙击枪,很累的,抓紧点时间吧,法官阁下。”

宋近桥啧了一下,真是心急:“是有新的证据对吧?史律师?”

史帕克拿出那张皱皱巴巴的纸提交了过去:“是的……根据刑事诉讼法,当事人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 第一款,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

“哦……”宋近桥看了眼那张纸:“就是说,这个叫克里姆的人,可以证明……克里姆?克里姆?为什么这名字那么熟悉?”

史帕克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就是银行金库被关在里面那四个牛鬼蛇神组合,那个神鹰族的克里姆……”

“哦,是她啊!就是说她判决后,被关进了监狱,在狱中和你友好地交流了下,你发现其实你是有个证人,可以证明当时火不是你放的是吧……”

“嗯,是的!我一直说我是冤的,但是没证据怎么办?这不你们把证据给我送进监狱了,这就是命啊。你们赶快把我的证人给传唤过来。”艾丽娅得意洋洋地说,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这人在监狱……一时半会也没法提出来,手续办不下来啊,要不……”宋近桥话还没有说完,这艾丽娅便大喊了起来:“我不管,我不要,你不把人弄出来,我现在就炸平了这大楼,连同周围几公里一起你信不信。”说着双手中突然产生了巨大的魔力,这气场咄咄逼人,吓得史帕克是一哆嗦。

“好好好,我们又没说不让证人作证,这样,我们换个方式,远程交流行不行?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

艾丽娅收起了魔力,哼了一下:“也不是不行,反正我要证人作证。”

宋近桥拨通了监狱的电话,一番口舌后,终于是接通了:“喂,克里姆是嘛,你说你可以证明这个艾丽娅是无辜的,你怎么证明?”

电话里传出来一个女声:“是啊是啊,当年大火的时候,我在天上飞,想逃出去这片火场。在空中,我看见火场中间,有两个人在战斗?”

“两个人?两个什么样的人?”

电话里的人说:“当年我也不认识,一个男人,举着一把冒火的剑,挥来挥去,不断释放着火焰的剑气。然后还有一个女人,在那边释放冰墙阻挡他释放的火焰。两人打得十分激烈,但因为火太大,我急着逃命就没细看下去。”

举着冒火的剑……的男人……

史帕克、宋近桥、还有艾利,三人的眼神对上了……莫非……莫非……

电话里的人继续说道:“后来最近我知道了!我看电视,那个男的就是那个疾风勇者!是他放的火!肯定就是他!!就是这个二货!你们人类不知道,当年在异世界,这个家伙也是劣迹斑斑……”

接着克里姆开始吐槽起在异世界的种种遭遇,他们四人组原本也算是贵族的侍从,是如何一步步被这个二货勇者给害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

宋近桥听了克里姆的话,倒有几分相信,勇者这个二货,这几年一直躲在蜀山的网吧里,做前台小哥。也算是人间极品……

这些天想培养下后辈,教他点东西,也闯出了不少祸,确实是个闯祸精!!

“嗯……那看来得先传唤下勇者李晓宇,艾利检察官,你安排一下吧。”

“好的,我现在通知他。”

在外场看直播的其他昊天法院和轩辕的人,赶紧火急火燎地去安排了。

“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当时你们咬定是我放的火,我就问你们,我没有魔法怎么放的火?”艾丽娅听完克里姆的证词,略带高兴的说道,艾利检察官马上反驳了:“诶?不对!你刚才不是还会魔法的嘛!你怎么就不会魔法了!”

“我那时不会现在会,不对,我以前会,后来不会了,现在又会了……啊!!!!说不清楚!!!!!!”艾丽娅挠着头,一脸想释放自爆法术的嘴脸。

“我来解释,我来解释。”史帕克赶紧把话头接了过去,这些内容,刚才宋法官没来时,她已经问过一遍了,现在把零散的信息组织清楚来说。

事情其实很简单,艾丽娅和其他人一样,来到了蜀山特区后,魔力就渐渐消失了。经过她不断地潜心研究,发现一个本来她没有注意到过的事情。

在异世界,大气、水流、土地,本来就蕴涵着大量的魔力,所以人体内也会随着时间逐渐累积魔力。而当释放法术后,体内的魔力就处于干涸状态,则周围自然界的魔力相对压力比较高,就会渐渐地渗透进来,补充魔力。

所以很多时候,睡一觉魔力就恢复了。

而这个世界,大气中几乎是没有魔力的,他们这些异世界的人来了后,自身的魔力相对外界,就是一个高压状态。那么体内的魔力就会逐渐的向外部释放,直至干涸为止。

所以大部分异界人来了后没几天,就处于无魔状态。少部分魔力高强的大法师、大祭司,最多也是撑了几个月,沦为普通人。

而她作为一个火系大法师,在魔力干涸后,就一直在寻找新的力量来源。在蜀山的丛林中,她似乎找到了什么,是一股大地中微微流淌的力量,追溯其源头……

“然后呢?然后你找到了什么?”宋近桥急迫地问道,因为他很担心,这事别和他叔叔,李子龙有什么关系……

“后来??你们还好意思问我?我一个科学家,在丛林里研究大自然的秘密,莫名其妙被卷入火灾,莫名其妙被抓了起来,莫名其妙被判了个无期徒刑,你们还好意思问我?呸!”艾丽娅唾了法官一口,这如此不遵守法庭纪律,看在她会放炎爆术的份上,宋近桥想想也便忍了吧,不和她多计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