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一紧,认亲这事,好像的确发生在那段时间里。

那天饭后肖愁就匆忙离开了,说是要去药阁。难道,他实际是去发第二道指令给火哥?

事隔一天,的确已经来不及了。

火哥道,“小老弟,这事是我的错,是我擅作主张才把事情弄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肖愁已经不想报仇了,虽然我问他原因他没说,但我心里也清楚,他是因为你……”

我问道,“你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因为改了道指令你就认为他不想报仇了?为了这一天,他不是等了二十一年吗?”

事情因肖愁而起,眼前这样的结果,不知道该不该说是他造成的。但在肖愁看来,他制造了因,就应该承担所有的果,这一点,倒是跟小粉很像。

其实,我是信了火哥的话,我只是不想承认我对肖愁做了一件很残忍的事。

火哥说道,“不想报仇是他后来亲口说的。”

我看着火哥,耳朵却一直在听着白三。

我怕听到白三否认火哥的说法,又怕它什么都不说,就像现在这样。忽然发现,我对肖愁的信任,竟脆弱的可怜。

火哥继续道,“那次我们一起从牛家村回来后,你险些丢了命,那时肖愁就说,这是那些他害死的人对他的惩罚……如果你能好过来,他就再也不去碰报仇的事了。”

白三异常安静,我心里却无法再安宁。

“他还说了什么?”我问道。

“他当时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他本来已经快有家了,以后家里什么都会有,但要是少了哥哥该怎么办之类的……我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这些都是他的原话。”火哥舒了一口气,“我跟了他这么多年,他无时无刻不想着给肖愿报仇,这次会忽然放下报仇的事,还不是因为有了更想珍惜的人?”

“白三……”

我终于忍不住叫了它,我知道它会说什么,但这一刻,我只想听到一些其他的声音。

火哥愣了一下,看了看小粉又看看我,小粉也转头看着我。

白三说道,“真的。”

我闭上眼睛。

忽然明白了降澈为什么一直想找一个人去恨。不是因为这个人有多少该杀的理由,而是怨恨这种情绪,如果没有一个释放口,就只能烂在体内,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腐臭,朽败,这样的过程实在让人很难接受。

“小老弟……”火哥掏出那把我给他的匕首,双手托在我面前,低着头说道,“整件事情就是这样,白爷是我害死的,村民也是我害死的,我还。”

“收起来。”我说道。

火哥愣了下,不明就里。

我说道,“上仙爱干净,不喜欢家里溅的到处是血。收起来。”

“小老弟……”火哥有些惊讶,“这件事……”

我说道,“这件事不该只算在你一个人头上。”

“你还是要连肖愁一起算在内吗?”火哥急道,“那些人都是我杀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小老弟,你不要相信肖愁说那些什么让我屠村的话……”火哥不停的帮肖愁开脱着。

白爷,管家,牛家村的人,都不是肖愁杀的,但这些人又何尝不是因为他死的?如果说这些人都是因为肖愁死的,再追溯到源头,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场阴谋,我又何尝脱的了干系?

这件事不该只算在任何一个人头上,我也有份。

前前后后两个村子没了,现在已经知道了牛家村的真相,但是太阳村呢?

降灵这么做的目的,总该不会也是为了让我恨杜轻晨吧,或者,到时她会说出一个更荒唐的理由。

小粉忽然问道,“你知道二十六年前的事吗?”

火哥怔在一旁,不解的看着小粉,我也好奇的看向他。

小粉继续道,“二十六年前,树林里突然出现了两个人,一个大人,一个婴儿。”

莫非,小粉是在问那个神秘的高修为神兽?他该不会认为那个神兽是火哥吧?

片刻后,我猛的反应过来。小粉知道不是火哥,他是在怀疑肖愁。

果然,火哥听到后,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只听小粉直接问道,“那个人,是肖愁吗?”

火哥一阵犹豫后,点点头,“上仙说的没错。”

真的是肖愁!

这二十六年前的真相,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一下想起来,第一次见到肖愁时,他就说过,“我们曾经见过面,但你可能不记得了……”

原来,他二十六年前就见过我,还在我身边留了五年。

会常年在这片树林里,救了我们但又没有办法将我们带离,灵气还如此深厚的人……除了肖愁,还能有谁?

“他当时怎么发现我们的?”我急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火哥说,肖愁一直都知道我们一家住在这片树林里,但他从来没有主动找过我的母亲。

我猜这是因为我的母亲和他的父亲在当年分别后,就像约好了一样,都没有再联络过对方,各自过着互不打扰的生活,而肖愁也一直遵守着这份默契。

火哥说直到二十六年前,肖愁在黑市里突然发现了我母亲的灵胎,猜到我们家可能出事了,他赶到我们家时,那场大火已经烧尽了。

肖愁在回去的路上发现了我,之后又找到了管家。

接着,便黑市,树林,这样往返照顾了我们五年。

管家的灵气是肖愁输给他的,在第一次给管家注入灵气后,管家就醒了,肖愁当时问了管家一些事,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说。

肖愁为了避免身份暴露节外生枝,在给管家注入灵气的同时,也抹去了他这五年中所有的记忆。

五年后的一天,当肖愁从黑市出来找我们时,发现管家和我身边多了一个人,那个人是白爷。

肖愁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白爷是有意救我们,并要带我们去找小粉。看到我们跟白爷走后,他也离开了。

我想了下火哥说的话,肖愁是在杜轻晨丢下我后发现的我,我吃的那颗灵石会不会是他在路上捡到的,然后喂给了我?

想到这里,我问道,“肖愁给管家注入了灵气,也给我喂了灵石是吗?”

不料,火哥否认道,“肖愁发现你时,你就已经吃了一颗灵石了。”

“不是他给我吃的?”我惊讶道。

火哥摇头,“不是肖愁,而且他当时还在你的襁褓旁,看到了另一颗被扔在一边的左眼灵石。”

我大惑不解,怎么会有这种事?有人喂了我一颗,然后还扔了一颗?

如果那人知道灵石是好东西,应该要么两颗都占为己有,要么两颗都给我吃了,要么就算只喂我一颗,另一颗也应该带走,不应该随手扔了啊。

在肖愁之前,就应该只有杜轻晨见过我了,但是杜轻晨跟降澈说他没有看到灵石。

假设杜清晨说了谎……

我心一颤,一个念头猛地在我脑子里闪过,我脱口而出道,“不可能!”

火哥茫然,“什,什么不可能?”

“承认自己的哥哥会救你,要比承认他会害你还要难吗?”降澈从楼上走下来,身后跟着水墨。

“你是说……杜太阳当年给小白吃了一颗保命灵石后才离开的?”

降澈淡然道,“眼下,还有别的解释吗?”

我问道,“他不是跟你一样,一直想要杀我吗?他怎么可能会救我?”

降澈轻描淡写道,“所以他后来才后悔了呀。”

水墨也有些不敢相信,问道,“他既然不想让小白死,为什么不带着小白一起走?”

降澈拨弄着指甲,“这话应该换种问法:他既然想让这个小朋友死,为什么还要给他吃灵石?”

我明白降澈的意思,按照水墨的说法,杜轻晨本身是不希望我死的,而降澈的说法显然更符合事实,杜轻晨一直“希望我死”和“不希望我死”中矛盾着。

水墨呵出一口冷气,不屑道,“这个杀手不太冷啊。”

降澈道,“哪个杀手是冷的?不管是不是人的心,它都是肉长的。”

“那他也是长了块腐肉!”水墨愤愤道,“我不是有意戳你痛处揭你伤疤,试问哪个心是肉做的男人,会抱着一个想杀自己弟弟的念头二十多年一直潜伏在人家身边的?而且,还为此错失了保护妻儿的机会,然后还恬不知耻的跟小姨子不清不楚!这话光是说出来就够绕的了,他居然还给做出来了!”

降澈眉头微皱,不再说话。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跟他离婚就对了,你们根本不是一路人。牛家村的案子破了,太阳村的案子也可以结了。如果说牛家村的村民是误伤,那太阳村的村民呢?还有那些可爱又可怜的小动物们……”水墨忽然惺惺作态道,“那些小伙伴可都是我们的同类,我们的好朋友啊,不好讲里面会不会有未来恶灵界的鬼才。结果,都被你妹妹一个发疯,部灭门……简直就是生灵涂炭,惨绝人寰……”

水墨的独角戏唱得正上头,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闭嘴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