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项阳按吴晓月的要求来到她家,准备接她一起出去吃饭。

当项阳走进吴晓月的家里看到她看自己的眼神,不知怎的浑身有些不自然起来。

在沙发上坐下后,项阳见吴晓月仍笑盈盈地看着他,不禁问道:“你看着我干嘛?感觉怪怪的!”

“看你怎么了!”吴晓月说着扭身在项阳身边做了下来,一手搭在他的肩上说道:“现在已经和李芸分手了,难道你就没什么想法?”说着把眼睛往楼上瞟了一下。

“唉,我确实没想到我和她之间存在这么多问题,我一直以为就是郝健仁的事而已!”项阳说着摇了摇头,没领会吴晓月的暗示。

“你别在想这些了,反正你们都已经分手了!”说着话音一顿,对着项阳眨了眨眼,略带挑逗的说道:“你是不是该考虑我们之间的事了!”

看着吴晓月那勾人的眼神和那撩人的声音,项阳也明白她所指的事情,尴尬地笑着说道:“我们就顺其自然嘛!我说过,只要你还愿意接受我,我们就重新开始。只是,只是我们不用那么快,毕竟我昨天才和她分手!”

吴晓月将搭在项阳肩上的手收了回来,翻了个白眼说道:“谁知道你会不会又来个什么意外!”

“不会,肯定不会!打死我也不会再接触其他女人,我就赖定你了!”项阳开着玩笑地说道。

“去,谁稀罕你!”吴晓月手着将头一偏。

项阳笑了笑接着问道:“郝健仁那事现在有什么进展没?”

说到正事吴晓月也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正色道:“龙队长正在和花城警方商量将姚贝贝从花城带回来,我们也一致认为姚贝贝是个突破口,争取让她开口并指认郝健仁。”

项阳歪着头静静的听着吴晓月说的话,“只怕没那么容易,以姚贝贝对郝健仁的感情要她去指认很难,她要开口早开口说了。而且现在又有个郝健仁给她请的律师,要她配合更难了!”项阳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说的这些警方不是没考虑过,但我们始终觉得还是有希望的,而且现在警方正在力追捕买方的幕后老大,相信这些都只是时间问题。一旦这些都解决了,为宋可欣洗脱罪名也就容易得多了!”

说到这吴晓月话音一变,“到时候你那小情人就可以出来了,你就可以和她去重温旧梦了,她可是说过只要她出来就嫁给你的啊!”

对于吴晓月这突然转移话题让项阳都不知如何是好,尬笑了一声,“怎么可能,你知道我和她是不可能的了。我这么帮她一是看着往日的情分上,让我有种责任。二是她确实是冤枉,我不能看着她被平白冤枉入狱吧!”

“冤枉的人多了,你怎么不去帮别人?”吴晓月嘀咕了一句,又接着问道:“如果她出来缠着你,那你怎么办?”

“你就这么不放心我吗?好歹我们也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好不容易现在可以在一起了,你说我会放手吗?”项阳说着抓起了吴晓月的手。

“什么你不放手,都是我厚着脸皮在追你,是我没放手好吧!”吴晓月娇嗔了一下,接着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又很认真的表情说道:“项阳,这次是我没放手将你追了回来,如果有哪一天我要放手想和你分开,你也要像我现在这样,一定不要松开我的手,一定要将我再追回来,可以吗?”

看着吴晓月那认真的表情,项阳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会这么说,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呢?”

“不知道,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有那一天你一定要把我再追回来。”

“嗯,我一定会将你抓得死死的,让你无法从我身边离开!”项阳说着还用劲地捏了下吴晓月的手。

“捏痛了!”吴晓月抽出被项阳抓着的手,佯嗔道。

吴晓月轻轻靠在项阳胸前,“你知道吗,我突然有些害怕,怕我们又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分开。我甚至觉得这时间过得太慢了,我真希望我们现在就已经白头到老了,一辈子就这样,我在你怀里,你抱着我,那该多好。”

项阳轻轻摸着吴晓月的头说道:“会的,我们肯定会一直到老的。你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吗?”

吴晓月轻轻摇着头,“不是,我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对这莫名其妙的命运没信心!”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白头到老的,我也一定不会松开你的手的!”项阳轻轻将吴晓月拥在怀中说道。

“好了,我们赶紧出去吃饭吧!肚子都饿了!”项阳轻轻拍了拍吴晓月。

“嗯,我去换衣服!”吴晓月站了起来,突然又坏笑着对项阳说道:“要不要上去帮我换呀?”

项阳手摸额头,“你赶紧去换吧,我在这等你!”

吴晓月咯咯一笑,转身跑楼上去了。

……

在李芸所在的酒店房间,郝健仁和李芸正面对面的坐着。李芸显得很焦急。

“健健,你不能骗姐姐,你告诉我,之前项阳说的都是不是真的?”

郝健仁低着头没说话,没有否认。

看到郝健仁这样子李芸也明白了,不由得哭了起来,“健健,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啊,你要是出了事你有没想过,叫阿姨和我怎么办啊?”

“姐,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我不见得会有什么事,你就别哭了!我还不是想让我妈和你都能过得更好一点!”

“糊涂啊!”李芸哭着说道:“这种钱能赚吗?那是要掉脑袋的!”

“都是项阳,都是他,多管闲事!”郝健仁恨恨的说道:“对了姐,你刚才电话里说和项阳分手了,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因为我吧,还是因为他!如果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看我不整死他!”

“不是的,是我提出来的!”李芸赶紧说道:“凯俊他想和我复合,我答应了!”

“他?姐,你怎么又往火坑里跳呢?他家人只会想着叫你生儿子,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感受!”

“他毕竟是茜茜的爸爸,我和他在一起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他家人也不再要求我们生儿子了!”李芸说到这些表情有些复杂,也许还存有对项阳的不舍。

。手机版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