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那速度太快,王锦衣注定是看不到的。

“没事没事,老爷为媚娘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

他走上前为孙氏掖了掖被角,一脸宠溺的看着这个为他生了两个孩子的女子。

“娘,我就说吧,爹肯定会想办法医治你的。

如今能用王金蝉那一条贱命换回紫灵芝,也算是万幸,王家也算没白养她一场。”

谁知他刚说完,一不小心,手就碰到脖子上的伤口,疼的嗷嗷直叫。

已过去了五六天,他脖子上的那个被蜘蛛咬过的伤痕不但没消,如今还有溃烂的迹象。

“才儿,你那是怎么了,怎么还出血了?”

孙氏不无担心的说道。

王有才听母亲这么说,他用手轻轻一碰,竟沾了满手的血液与腥臭的粘稠液体。

那些贱婢,让她们包扎伤口,竟哄骗他说没事,看回去怎么收拾她们。

这时王锦衣上前几步。靠近了些,竟发现他脖子上的溃烂已经很严重了。

二话没说,急忙让管家派人赶紧去请薛神医。

薛神医是江城有名的神医,医术很是高明。

普通大夫看不好的疾病,多数他都能看好。

只是此人医德并不算好。

为人很是高傲冷淡,普通人家去请,他根本就不会出诊。

也只有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去请,他才会上门出诊。

其中他来的最多的当属大瑞首富王家。

老夫人不好了,请来;

孙氏不好了,请来;

王有才被人打伤了去请……

但当时王金蝉不好时,也只是给孙氏看诊之时顺便瞧了一眼。

说是邪毒入体,已深入骨髓,能这么活着,已经算是万幸。

想要根除,绝无可能。

从此王金蝉便被判了死刑一般,就很少在人前露面。

和掌柜对账,都是头上戴着围帽,手上戴着手套的。

很快薛神医背着双手,一副高人模样的进入了王家府邸。

身后跟着两个药童帮他提着药箱。

眼睛几乎也是长在头顶的。

就是这样,门房的下人,对着三人都是客客气气的。

管家听说他们到了,急忙迎过来。

并亲自送去后院。

像普通的大夫,如果不是病情危机,病人无法移动,必然都是在外间接待的。

可薛神医像是逛自家后花园一般,直接来到后院。

他毫不避讳的更是直接去了孙氏的寝室。

一阵把脉之后,说是病情已有些棘手,如果有紫灵芝,需要立刻交给他制药了。

王锦衣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让一旁的下人将那株用她女儿性命换来的紫灵芝,毫不犹豫的交给了薛神医。

当薛神医看到竟是一株活着的有碗口大的紫灵芝时,眼睛几乎是不可控的放着亮光。

他一把接过来,左看右看。

当注意到旁边众人都盯着他看时,立刻强压住极其愉悦的心情,又恢复到一副冷傲的样子。

说道:“难得你们找到了紫灵芝,夫人的病也就有治了。

只是这紫灵芝不同于平常药草,想要入药,就要用特殊的制药手法才行,所以这株紫灵芝薛某就先带回去了。”

说罢,竟不做丝毫停留,抱着紫灵芝就想立刻离开。

这时王锦衣却突然向前留人。

薛神医不可查的将紫灵芝抱的又紧了紧。

“薛神医请留步,家中犬子不知被什么咬了一口,已过五六日时间,竟迟迟未好,请薛神医再给犬子看看。”

不论薛神医心中是有多急切想离开王家,他面上并没有显露出来。

如今他也知道,想要现在离开的话已不太可能,只能耐着心思给王有才检查了伤口。

这一看不要紧,竟连他都吓一跳。

看这情况,应该是什么毒虫咬的。

只是连他也猜不出,这究竟是什么毒虫咬的。

如果再不解毒,一旦伤口溃烂到后面的脊椎,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他。

如此下半辈子或许只能做躺在床上的废人了。

他看着孙氏殷切的眼神,心中叹了一口气,最后一狠心,就从那紫灵芝上掰下一小块,和其他的药丸放在一起让王有才服下去。

如此性命算是保住了。

其实众人明明看不惯薛神医的医品医德,但还是喜欢请他。

除了他医术不错外,还有就是通常他收钱后都是直接给制成的药丸服用的。

如此又省心省力,最主要的也是病人终于不用再喝那么苦的汤药了。

如果没有喝过汤药的,就是旁人给他说了,也是体会不到究竟有多苦的。

只有那种真正喝过汤药的人才知道,那药苦的几乎能让喝下去的病人直打哆嗦。

薛神医将剩下的,制作较为简单的解毒药丸交给一旁王有才的小斯,让他每天按要求服下,他又要急着离开。

孙氏的眼睛在无人注意之时,几乎都没有离开过那人的身影。

只是这次怕是终究要分开了。

王锦衣这时又想起,大儿子王有贵这些天好像也病了。

他才刚想开口,可薛神医已经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后院。

他皱皱眉,有些想不明白,这次薛神医为何这么着急。

平时如果他不忙时,不是都要在王家用餐的吗?

有时夫人病情危机,甚至还会在此留宿,以免夫人病情发作,无人照应。

话说薛神医离开之后,有一道暗影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启禀主子,那二人果真有问题!”

一身天青色长衫的长身玉立的男子,微微颔首,命他继续盯着,挥挥手让其退下了。

那丫头也不知具体要做什么,但不论做什么,他都会默默的在背后帮她。

王家的财富,只要你想要,他会让王锦衣亲手奉上的。

他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眼神之中尽是淡漠之色。

快到年关了,看来又得回上京城了。

他那位好皇兄,不知到时又会耍出什么样的招数呢。

……

青玉这边,最近她是忙的脚不沾地的。

菡萏算是被救回来了。

只是她的那些仇那些怨,却需要慢慢清算了。

王家的事情还需要她派人继续盯着。

而郁家,却更需要她亲自去设计筹谋了。

芙蓉的情况和菡萏很不一样。

她虽然也有恶毒的“家人”,可那些人都是可以舍弃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