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章假的就是假的

自从云昭登基之后,整个云氏家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一叶落而知秋,云氏这种极为恒定的家族都开始发生了变化,那么,大明天下在这个多事之秋发生一些变化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至少,在面对周边小国的朝觐事情上,云昭就远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欢喜。

万邦来朝,对一个帝王来说,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当年,唐太宗李世民被万邦敬奉为“天可汗”之后,即便是现在,依旧有文人墨客将这一时代奉为汉人皇朝历史上最最荣耀的时刻。

当年,三宝太监乘坐艨艟巨舟出海,不是为了财富,也不是为了宣示大明的威严,根据史书记载,三宝太监的远洋舰队,每次回国的时候,携带的最多的不是金银财宝,也不是海外奇珍。

在他的舰队上,数量最多的是那些土头土脑的土王。

三宝太监之所以愿意让出舰队上珍贵的仓位给这些土王,不是这些土王有多么的值钱,而是这些土王的到来,能让皇帝的威严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看到这些黑乎乎的土王们在无数汉人的注视下跪拜在皇帝面前,山呼万岁的时候,皇帝得到的快乐,绝对不是一点点金银财宝所能比拟的。

云昭不这样看,他看到跪了一地的黑乎乎的土王,觉得这些人被送错地方了,这些肥壮的奴隶应该出现在甘蔗园或者别的什么种植园,哪怕是海港码头背货物也是好的。

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在自己坐落在人民宫后边的皇宫里,期望送上一些鸟毛,一些鱼骨,以及一些粗糙的宝石之后,就期望云昭能赏赐他们更多的东西。

从他们跪拜的礼仪来看,他们似乎很精通此道,就算是守在一边的云杨也没有办法将这一套繁琐的礼仪做到如此运转自如的地步。

朱存极抱着双手宠溺的瞅着这些黑乎乎的土王们手舞足蹈的跪拜君王,他也没有想到这些家伙居然能做到这一步。

张国柱的脸漆黑如墨,韩陵山笑眯眯的,钱少少低头瞅着光滑的地板一声不吭,周国萍瞅着这些小黑人正在研究,也不知道研究出来了什么东西。

云昭数了半天,终于数清楚了向他朝拜的异国土王人数,数字很不错,十八个,很是吉利。

等这些人贡献完了礼物,朱存极就带着这些不断回头,恋恋不舍地土王们离开。

等这些人才出了大殿,韩陵山就笑着问道:“送到北方前线挖土可能不合适,不如送给韩秀芬?”

周国萍道:“应该给我。”

“你要这些骗子做什么?”

云昭奇怪的问道。

周国萍笑道:“天下衙役统统归我统管,缉拿骗子也是我的职责。”

云昭皱眉道:“朱存极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相信这些人的鬼话?”

张国柱道:“不怪朱存极,以前的皇帝也不是不知道这些人是骗子,只是为了场面好看,就默许了这种行为,左右就是出一点钱,鸿胪寺没必要在真假上动脑筋。

我回去告诉朱存极,他就不会再做这些事情了。”

钱少少低声道:“这些骗子其实是有情可原的,那些带着这些骗子来玉山城的商贾们,才是罪魁祸首。”

张国柱看着云昭道:“要不要骗国内百姓,陛下自己拿主意,如果要骗,那就走以前的流程,召开大典,让这些人按照商贾们教的那样走一遍过程。

给百姓一个万国来朝的假象,再给这些骗子一些东西打发掉,我们就当这事没有发生。

如果陛下觉得这是对您的羞辱,那就把这些骗子交给周国萍,那些商贾交给钱少少。”

云昭摊开手笑了,对张国柱道:“大明帝国的荣耀来自于一群骗子吗?”

张国柱道:“手段而已,有宋一代就已经这样做了,到了大明,虽然皇帝不缺少恭敬地属国,数量毕竟很少,不符合万国来朝的泱泱大国气度。

在中间掺一点沙子,能涨百姓的心气,如果按照效果来看,付出一点钱财并没有什么不妥。”

云昭道:“朕的功业在秃山纪念堂里,哪里有很多朕的敌人,把他们请出来,让那些属国看看违抗朕的命令是什么下场。”

张国柱道:“内王外圣这个做法,陛下看样子不喜欢。”

云昭瞅着韩陵山道:“你觉得我应该苛刻的对待自家百姓,然后对待外人如春风般和煦?”

韩陵山道:“陛下要是这么做了,我会看你不起。”

钱少少瞅着在座的诸位咳嗽一声道:“商贾已经被我捉拿了,如果拿不出一万枚银元,恐怕还离不开玉山城的监牢。

至于那些黑土人,周国萍看样子有些用处,那就交给她。

陛下,微臣公事房还有诸多琐事,这就告辞。”

钱少少告罪一声,就率先离开了大殿,他觉得在座的几个人像一群傻子一样试探来,试探去的说话,傻透了。每个人都是大忙人,这样浪费时间那就是罪过了。

这里的那一个人不明白,蓝田皇庭用得着搞这些东西?

以前的王朝需要万国来朝增加帝王的威势,蓝田皇庭不需要这些威势,如果说这些人真的是土王,云昭不会满意他们送来的那点破烂,他更在乎这些土王的土地够不够肥沃。

这已经是这个朝堂上所有人的共识。

钱少少走了,这里的几个人立刻默契的不再提起那些骗子跟商贾。

青龙先生统领的大军已经平定了西南,现在,云猛已经带着一部分西南籍贯的大军踏上了交趾的土地,借口就是——追击大明流寇。

可是张秉忠明明去了南边的阮氏地盘,云猛麾下的大将金虎却盘踞在北边的郑氏地盘里久久不愿意南下。

此时的交趾,正处在一个南北分治的微妙时刻。

交趾后黎朝的郑主和阮主两大军事集团发生冲突,并分别割据了交趾的北部和南部。

为了获取占城的支持以对抗北方的郑主,阮主试图与占城修好。

阮福源将其女玉姱公主嫁给占城君主。

而占城亦趁交趾内战之机起兵自立。

占城国王婆阿曾出兵马六甲,支持柔佛苏丹国以对抗葡萄牙殖民者的势力。

而在当时广南阮主主要通过与葡萄牙人合作来与北方郑主对抗。

自从葡萄牙人在远东的总督被韩秀芬丢进火山之后,葡萄牙人逐渐成了英国人的附庸,而英国人与韩秀芬商议之后,主动放弃了在交趾的所有存在,作为交换,韩秀芬的舰队也不再离开马六甲海峡,不再对正在经营印度的英国人形成威胁。

这是一个对手双方都有很大好处的办法。

韩秀芬认为,在蓝田大军没有经略好交趾之前,没有将领土扩张到马六甲之前,蓝田舰队不宜与英国人在印度起纠纷。

只有等蓝田大军彻底控制了西南诸国,那个时候,才是蓝田舰队离开马六甲海峡真正走向世界的时候。

因此,这一次,金虎的作战目标不在北方的郑氏,也不是南方的阮氏,而是那个由一群卷发黑肤,信仰婆罗门教或佛教,是在汉代日南郡象林县造反独立的林邑国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占城国。

交趾的状况很麻烦,如果金虎进攻阮氏,那么,北方的郑氏就会放下成见,与阮氏一起哪怕联合张秉忠也要先打退金虎,云猛,然后自己三个再分出一个高下。

作为一个没事干就被汉人攻击,或者自己处于某种目的攻击汉人的交趾人,他们对自己强大的邻居有着天然的恐惧之心。

张秉忠虽然在交趾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是,很明显,这群人就是一群流寇,不会长久的占据交趾。

金虎,云猛他们是不一样的,只要他们进来,就没打算再离开。

对于抵抗汉人,交趾人有着非常充足的经验,这些经验是从两千年前就积累下来的。

一般情况下,在跟汉人战斗的时候,交趾人都不会抱什么幻想。

因此,交趾人拿来防备金虎,云猛的军队,远远超过了对张秉忠的防范。

如此一来,云猛,金虎替张秉忠吸引了大量的交趾军队,然后,在交趾境内,张秉忠几乎就没有遇到几场像样的抵抗,烧杀劫掠的不亦乐乎。

“那就先拿下占城吧!”

云昭几人仔细的衡量过交趾的情形之后,果断地放弃了对交趾用兵,而是将矛头指向了与交趾人完不同的占城人。

“要积累与战象作战的经验,占城国的战象群听说不小。”

韩陵山在地图上指点一下,就算是总结了几个人的想法。

“施琅在爪哇的战斗并没有我们预料的那样顺遂,多变的气候,崎岖的道路,对施琅的行军形成了严重的考验。

韩秀芬的上一份军报说的很清楚,离开了重武器,我们的军队在丛林中与野人交战,并没有形成压倒性的优势。

我不建议在爪哇岛上与荷兰人慢慢的磨,金虎他们必须尽快打通陆地通道,同时构建好海岸线上的堡垒,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将荷兰人活活的困死在爪哇岛上。”

张国柱永远都不赞同用关中子弟的性命去换取一点没有多少价值的丛林,因此,在战略上,张国柱要比云昭等人保守的多。

云昭最后点头道:“那就让金虎,进军占城,告诉他,我们需要一些战象,帮助我们在丛林中开出一条畅通无阻的大路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