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墨族这边掌握的情报来看,人族残兵当中,八品顶多三五位而已,这一次居然又冒出来一个新的八品,让墨族王主着实摸不着头脑。

不过他负责镇守不回关,轻易也不能离开,手下域主既然追不上,也只能放任不管了。

他觉得吃了这么一个亏之后,那个人族八品肯定不敢再来放肆。

然而他错了……

翌日,那人族八品又招摇过市,明目张胆地从远处杀向不回关,气势十足,生龙活虎,哪有什么受伤的痕迹。

远远地便以神念挑衅,又在不回关外狙杀了好些从外面运送物资过来的墨族队伍,将那些物资抢劫一空。

王主大怒,将昨日追击他的那两位域主大骂一顿,按这两位域主的说辞,那人族八品已然被他们打成重伤,短时间内绝不会再冒头的。

可这才过去一天,那个八品居然就再次出现。

若不是对自己的手下信任有加,他甚至要忍不住猜想这两家伙是不是对自己撒谎了。

被王主呵斥,那两位域主也是面子挂不住,当即信誓旦旦立下军令状,此番定要取那人族八品项上人头,点齐兵马,再邀了三位域主,出得不回关,兵分两路朝对方包夹过去。

那人族八品似是没有察觉,悍然朝其中一路杀将过去,彼此大战之时,另外一路墨族忽然围剿而来。

人族八品大惊失色,匆忙遁逃。

追逃之间,不少墨族被斩,那人族八品也被打的吐血连连,形容狼狈。

可五位强大的先天域主联手,竟依然将他给追丢了。

这家伙看着要死不死的样子,可速度却是贼快,也不知修行了什么神功秘术,一旦察觉不对,浑身炸出一蓬血雾出来就不见了踪影。

五位域主灰溜溜地返回不回关,自然又让王主大为不满,然而事已至此,又徒叹奈何?

所有人都觉得,此番那人族八品受创如此之重,离死都不远了,肯定要找个地方先行疗伤,再不会兴风作浪。

偏偏……他又来了!

时隔一日,他再次龙精虎猛地在不回关外挑衅,继续狙杀那些运送物资的墨族队伍。

所有域主都傻眼,就连王主都隐约觉得不对。

受了重伤的人族八品,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如初,要么他的伤势是假的,要么……这每日过来挑衅的八品,并非同一人。

他的伤势不可能是假的,八品再如何强大,被诸多域主联手围攻也吃不消。

如此说来,极大可能不是同一人。

听闻人族那边有孪生同胞,又或者是修行了什么神妙幻术的人族强者伪装他人。

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

墨族想不明白,不过面对那人族八品的挑衅,他们也是难以忍受,每每调兵谴将,围剿而去。

可是每次都空手而归。

墨族这边从最开始出动两位域主,到最后一次性出动了十位域主,更事先在不回关外设伏,竟都没能将那八品拿下。

甚至还有一次,墨族王主都准备亲自出手了,可那人族八品却仿佛有所察觉似的,直接遁逃离去,让墨族王主颇有一种打了空拳的挫败感。

短短不过一月功夫,那相同样貌的人族八品在不回关外来回招摇数十次,截杀了上百支运送物资的墨族队伍,若再算上围剿他的时候的损伤,单是这一月时间,死在他手上的墨族便足有五万之多,其中不乏领主级的墨族强者。

域主们倒是无恙,可如此损失只因一人而起,他们脸上也无光,个个将那人族八品恨到了骨子里,但凡他敢露面,必然要遭遇不回关墨族域主们的穷追猛打!

计划如预期般实施着,杨开也不知自己这样做到底有没有效果,可是事在人为,这边必定还有一些人族残兵的,他们或许隐藏在某处,窥探不回关这边的动静,伺机而动。

然而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他们根本不可能突破不回关中墨族的封锁,返回三千世界。

若没人领着他们,他们早晚要死在这里。

杨开在每次与墨族交锋的时候都给出了一些隐晦的暗示,也不知道那些藏身暗中的人族残兵能不能察觉。

希望他们足够聪明吧。

在墨族眼皮子底下,杨开也不好做的太明显,真把墨族当傻子的话,自己才是真傻子。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没有展露过真正的实力,只以一个寻常的八品实力来应对墨族的围剿,最后关头借助空间法则遁逃。

至于墨族猜疑他修行的神妙遁术,炸开一团血雾什么的,不过是障眼法罢了。

他也不敢去击杀任何一位域主,真将自己强大的实力暴露出来,那位王主恐怕就坐不住了,到时候必定要亲自出手来杀他。

如今的局面是他努力营造出来的,对他也是安可以掌控的。

把握好这个度,不容易,杨开屡次受伤并非作假,他面对的毕竟是诸多先天域主的围剿。

只不过他本身恢复能力太强,受的伤不严重的话,很快就能恢复过来,所以才给了墨族有孪生同胞的猜疑。

不回关外,一块破碎的浮陆之上,两道身影静静蛰伏。

两人都只有七品开天的实力,纵是修行了隐匿气息的秘术,也不敢距离不回关太近,免得暴露行踪。

他们藏身此地已有三日了,在此之前也屡次变换了藏身之地,因为不回关外那不速之客的搅扰,让墨族如今对不回关外围的防范和搜寻加大了不少力度。

他们两人数次都险些暴露行踪,好在搜寻的墨族当中没有什么强者,才让他们蒙混过关。

此时此刻,他们瞧着那位看不真切的人族八品,被一群墨族追着朝虚空遁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这样的局面,他们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几乎每一日都要上演一次。

待不回关外平静之后,两人才开始悄悄催动神念,暗暗交流。

“可看清是哪位总镇?”年纪看起来稍长一些的七品问道。

比较年轻的那位七品摇头道:“距离太远,看不真切,周兄呢?”

周姓七品叹息一声:“一样。”

他们的位置比较偏远,以七品开天的实力,又不敢明目张胆地窥探,自然难以窥探貌。

更何况,他们就算看清了那八品的面容,也未必能认得出来,人族八品数量不少,分布在各大关隘之中,彼此之间很少会有来往,他们又哪能认得部。

默了一下,周姓七品道:“那位总镇大人的做法有些奇怪。”

年轻七品颔首:“确实奇怪。”

这种玩命的做法,稍有不慎就可能身陨道消,好几次他们两位都以为那八品总镇要倒霉了,毕竟从不回关中追出去的域主数量实在不少。

可等到第二天,他又一次现身出来。

这样的行为没什么意义,反而容易将自身陷入险地,这是让他们感到的奇怪的地方之一。

更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那八品总镇屡屡催动力量,将己身化作长虹,生怕旁人看不到他似的。

他们两人纵然隔着及远的距离,只要那八品总镇现身,也能瞧个真切。

事出反常必有妖,八品总镇不是傻子,他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目的。

周姓七品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振奋道:“葛兄,那位总镇大人是不是在指引什么?”

葛姓七品其实也早有这个猜想,闻言颔首道:“周兄也是这么想的?”

周姓七品凝声道:“他若有所指引,那必然是指引我们朝某个位置靠拢……是了,他知道有我们这样的残兵逗留在不回关外查探情况,所以才会冒险现身指引我等汇聚之地。”

葛姓七品被他说的一阵激动:“那周兄以为,总镇大人指引的是哪个方位?”

周姓七品道:“我不知你有没有注意过,那位总镇大人每次在被墨族域主追击的时候,总是会第一时间朝一个方向遁逃,逃亡的路上,也数次会有意无意地往那个方向掠行一段距离。”

有些事若是不说破,让人感觉云里雾里,可一旦说破,那就简单明了了。

两人对视一眼,旋即齐齐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那个方向,正是杨开身化长虹,最频繁指引的方位!

两人皆都精神大振,又简单商议一阵,从藏身地悄悄潜行出来,顺着那个方向一路查探下去。

半月之后的某日,杨开再一次摆脱了墨族域主们的追击,落身在一处破碎乾坤上,稍作休整疗伤。

少顷,他取出一枚空灵珠,此物是他与黄雄那边的联络之物。

基本上每次空闲下来,他都要取出空灵珠与黄雄那边交流片刻,确认那边的情况。

这些日子以来,驱墨舰那边安然平静,并无任何异常。

倒是有一些墨族的队伍搜查附近,不过驱墨舰隐匿的极好,墨族也没能发现什么情况。

然而今日这边才刚拿出空灵珠,便有了空间力量的波动,显然是黄雄那边一直在尝试联络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