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莎·尼耶的血液,也就是绘画者之血,给出的信息量巨大。

首先,画之世界是绘画者画出来的,这不值得意外,也不用惊奇,绘画者是特殊的存在,但距离造物主、创世主那种级别,有天壤之别。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能在这世界内画出世界,究其原因是因为画卷残片的存在,完整的世界画布,其实就是种世界之核,这样理解就很简单了。

世界画布是能画出世界的主要原因,当然,绘画者的特殊性也不可小觑,让苏晓来画,他是绝对画不出来的,以他的画功,他所画的地图,只存在于他自己的‘世界’,外人根本看不懂。

苏晓可以把绘画者之血交给四方,不对,是三方,大小姐、五号房间内的迹王,以及迹王殿。

大小姐的身份无需多言,用脚后跟想,都能想到她是新的绘画者,因没有前任绘画者的血作为唤醒物,大小姐现在只能算是半个绘画者,无法用世界画布绘画世界。

第二目标是5号房间内的老人,苏晓之前一直怀疑这老人是5号病患,也就是史上唯一的七阶段兽化者,现在看来,5号老人不是,他是位迹王。

不过作为迹王的5号老人,好像不是和迹王殿一伙的,这就有点迷惑了。

迹王殿的成员一直在寻找迹王,那虔诚度,和太阳教会对太阳的虔诚都不签多让,一只寻找迹王的他们,居然和迹王不是一伙的。

这不禁让人想到,迹王殿寻找迹王们,真的是抱有善意吗,那些神叨叨的觅王者做出任何事,苏晓都不感觉意外,哪怕他们找到迹王后,把迹王给点天灯,苏晓都不会有丝毫的惊讶。

具体把绘画者之血交给谁,苏晓还没决定,这是特别难抉择的问题,因为把这东西出售给轮回乐园,能获得一枚世界级宝箱。

苏晓的储存空间内还有把世界钥匙,两者结合着打开,单是想想就怀念这感觉。

绘画者之血是深入噩梦·古堡病房后的收益,其实眼下的抉择并不复杂,是见好就收,还是谋取更大的利益,苏晓并不着急做出抉择。

书桌上还有很多书本与笔记,苏晓翻看一番后,部分是关于心灵兽化的研究,还有一部分,是关于海洋生物、深海的研究。

关于深海,苏晓想到在太阳教会时了解到的情报,王朝有两种代表型力量,光焰、海洋,前者可以理解,是王裔们传承的血脉力量,后者的海洋,苏晓推测这是王朝在末期时,想用来以毒攻毒的力量。

结果没攻明白,「心灵兽化」与「海之怨怒」不仅没互相对抗,还共存了,它们结合后的产物,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噩梦与浊光。

苏晓手中手中的笔记,眼中若有所思,原来噩梦是这么来的,他之前还认为噩梦是画之世界的一种超凡现象。

所有噩梦,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用于共鸣的水,噩梦·永望镇的共鸣水,来自于天上的红色雨水,这红色雨水,就是「心灵兽化」+「海之怨怒」所形成的大规模现象。

正因为有这种红色雨水,沙之世界才是噩梦出现的重灾区,之前莫雷提及过,她在沙之世界进入了七八个噩梦区域。

古堡病房内的共鸣水,来自大脑怪们的脑中,苏晓回想起,刚才在主廊内见到大脑怪时,对方的大肉瘤脑袋上逐渐浸出血水,在头上结出血水滴后,无视地吸引力,向上方飘。

红色血水、向上飘的水滴,如果大脑怪的数量够多,他们头上肉瘤浸出血水也就更多,这些血水飘到上空后去哪了?

又或者说,沙之世界下的红色雨水,就是大脑怪浸出的血水,所以被这血水雨淋到,才会导致理智值缓慢滑落。

血水蒸发、飘上高空、凝成云、下血水雨、血水雨导致更多噩梦区域滋生,以此反复循环。

苏晓之前一直想不通,明明那里被称为沙之世界,结果成天下雨,眼下看来,那是无数亡魂的血泪,他们信任王朝,可王朝为了在稳固统治的同时,削减兽化者的数量,把他们变成了大脑怪。

相比兽化者,大脑怪要好控制太多,刚变成大脑怪时,它们的肉瘤脑袋上没眼睛,无法放出浊光,杀死难度不高。

相比直接杀死即将兽化的平民,帮他们治疗,但却治疗失败,是更容易让民众们接受的事,不会造成大规模的反抗。

这样想来,王朝借用「海之怨怒」治疗心灵兽化,就不是以毒攻毒,他们是故意如此,从一开始,王裔们就知道「海之怨怒」治不了兽化。

古堡病房是他们的最初实验地点,得到成果后,王朝才在新的老巢,沙之世界内进行这一策略。

严酷的暴政会加速平民们兽化,这个世界的平民可不是任由掌权者欺凌的存在,如果绝望了,他们会更快的心灵兽化,造成更大规模的兽灾。

王裔们的办法是,既然治不好,就打着治疗的名义,把即将兽化的平民‘无害化处理’,这些平民是否痛苦,除了他们的亲人、朋友外,没人在乎,当初王朝的已濒临崩溃,在不惜一切代价削减兽化者的数量。

数之不清的大脑怪出现,它们头上肉瘤浸出的血水积少成多,形成了血水雨。

才那开始,「噩梦」来了,噩梦+兽灾,两记重拳后,王朝像个巨人一样轰然倒下,最终死去,死于千万亡魂的血泪中。

放下手中的笔记,太阳教会与古堡医生们记载这些,代表在那个时期,他们已和王朝彻底翻脸。

翻找桌上的书籍后,苏晓没有新发现,在他将一本书放回去时,一张夹在书页间的纸张落下。

这纸张对折着,打开后,他发现这是一份诊疗单,上面的字迹,与之前在屋顶所发现的诊疗单吻合,两张诊疗单是出自同一名医生之手,这张诊疗单的内容为:

患者:5号病患

心灵兽化程度:六阶段兽化(重度,已达到心灵映射肉体的程度)。

问诊情况:无法正常沟通,此兽化者未显露出狂暴与凶狠的一面,他只是平静的看着我,目光就让我颤栗,为了抓捕他,有36名太阳教徒为此而死,超过150人受伤,与其说他是野兽,他更像是失去理智的强大战士。

患者年龄:估测在兽化前,5号病患的年龄在68岁以上。

患者身高:3.12米。

「治疗首日观察报告:为5号病患注射罗莎……(血迹掩盖)的血液。」

「2日观察报告:5号病患的兽化得到了抑制,相比书写罗莎……(血迹掩盖)的诊疗单时,我现在的心情很平静,5号病患的兽化得到抑制后,他瞳孔内肮脏的棕黄色在褪去,但这并不是治疗兽化的方法。」

「3日观察报告:没错,我……创造了史上第一个七阶段兽化者,就如我上一份诊疗单写的那样。」

「4日观察报告:5号病患无明显变化,罗莎……(血迹掩盖)死了,原因未知,当天下午,太阳教会的成员们部撤走,返回沙之里画。

绘画者到底是什么?王朝和太阳教会在隐瞒什么秘密?都已经到了这种关头,还要继续隐瞒吗?还有被囚禁在古堡里的迹王,迹王们在这些事中,扮演何种角色?

作为医生,我需要知道病因才能对症下药,可王朝和太阳教会并不打算将病因公之于众。」

「5日观察报告:5号病患无明显变化,我已躲在密室内1天,这里只有我和72号病患。

她的兽化症已经得到抑制,但海之怨怒的力量,让她的头肿胀成一个大肉瘤,在注射罗莎……(血迹掩盖)的微量血迹后,她冷静了很多,不再穿着那双金属高跟鞋四处走动。

72号病患也会向更强异变,为了活命,不被她现在就用浊光照到,我只能给她注射罗莎……(血迹掩盖)的微量血液。」

「6日观察报告:5号病患无明显变化,72号病患有明显变化,她的肉瘤脑袋上,生出很多眼睛,可她没用浊光照我,她好像……恢复了理智?

她脚上穿的金属高跟鞋,走起路来真的很吵,我有多次想让她安静一会,但为了生命安考虑,还是算了。」

「7日观察报告:今天早上,我把门开了一道缝,向外观察,然后我看到了杂物厅里的5号病患,我当时的想法是,我死了。

让我错愕的事发生,作为七阶段兽化者的5号病患不仅没杀我,反而帮我去噩梦外取来了食物,他好像恢复了理智!在他刚成为七阶段兽化者时,太阳教徒们只是因为看到他,与他对视,就导致理智崩溃野兽化,可现在,5号患者居然恢复了理智,这是,何等奇妙。

这个秘密必须封存,否则会有追求力量的疯子去主动兽化,认为自己是天命之人,能蜕变到七阶段,太阳教会的几位主教和我抱有相同的观点,我们会对外宣称七阶段兽化者的存在,这很难隐瞒,但我们会编造出七阶段兽化者没有理智,很可怕。」

「8日观察报告:已确定,5号病患恢复了理智,太阳教徒们陆续回到了古堡病房,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10日观察报告:5号病患突然发狂,打倒了古堡病房内的所有太阳教徒,他没杀人,我知道,他很清醒,并没发狂,他只是想离开这里,他曾经的荣誉,不允许他像实验动物一样,被我们观察。

5号病患走前没打伤我,作为一名医生,我能判断出,他还不能很好的掌控自己的力量,他不想失手杀掉我,并且,他在尝试把兽化的力量,用自己的意志封印在心脏内,如果他成功,他的力量会大幅度削弱,但他能长时间的保持理智,希望这位老战士不要再兽化。」

「129日观察报告:72号病患改造终于完成,她头上的探照灯不符合我的审美,但真的很实用,关于她的高跟鞋,72号病患在未被切除大部分脑组织前,她很喜爱自己的金属高跟鞋,她将成为此地的守卫。

72号病患,把你改造成怪物,恨我吗?不要急,明天你就能撕碎我,我已经濒临兽化,罗莎……(血迹掩盖)的血液很珍贵,不应该浪费在我这种人身上,我掌握的知识可以通过书籍传承下去,这仅剩的绘画者之血,要留给真正需要它的人。」

「130日观察报告:真让人惊喜,5号病患居然回来探望我,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进入这片噩梦区域,他穿着身铠甲,背后的红色披风有些老旧,可他的大剑很不凡。

许久不见,他恢复的很好,与他闲聊时,他提起自己在没兽化前是名骑士,并且,他已经用意志封印了自己的兽化力量,发誓永不动用,看来,绘画者之血对他的帮助,比我想象中的更大。

多年前,兽灾爆发,我没能救下我的双亲,没能救下我的妻女,我甚至没能救下我所收治的任何一名兽化症患者,而这位有理智的七阶段兽化者,这位老骑士,他是我唯一治愈的人,希望……你能为这几近灭亡的世界做些什么吧,老骑士。」

PS:(今天两更,不过这两章都不短小,所以读者老爷们圈踢废蚊时一定得轻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