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了银票的魏长平,自然是带着妹妹直接前往了测灵殿。

测灵殿门外的守卫收了两百两银票之后,便递给了他们两个号码牌,让他们去排队。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之后,两人终于进入了测灵殿。

魏长平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

只见殿内只放着一块古朴的白色水晶石,应该便是测灵石了。

这时,魏长平在看守的指导下,把手放上了测灵石。

只见测灵石上亮起了红黄蓝绿白五种颜色,交相辉映。

“魏长平,五灵根。”

虽然只是一个被称做废灵根的五灵根,但却给了魏长平无上的惊喜。

林南看到这一幕之后,心里十分的无语,不过是一个五灵根,这种废物灵根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魏长平激动的离开了测灵石,然后接过了证明他是五灵根的证明书。

很快,妹妹把手放上测灵石的时候,石头上面居然亮出了一道炫目的蓝色。

“魏芊芊,单水灵根。”

“哥哥,单水灵根是什么啊?”

魏长平看到这种情况之后,立刻脸色难看的,带着芊芊离开了测灵殿。

虽然魏长平没怎么接触修炼知识,但也明白,单水灵根意味着什么。

特别是芊芊一个女孩子拥有这种极品灵根。

可是,就在他们离开测灵殿没多久,准备回乞丐庙的时候,魏长平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只见一群神秘的黑衣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然后迅速从魏长平手里抢走了芊芊。

等魏长平反应过来去追的时候,哪还有那些黑衣人的踪影?

“芊芊!!!”

不知道是原主的情绪在奔腾,还是他已经把这个认识了几天的小女孩当做了妹妹。

魏长平的心中无比愧疚,早知道他就不让芊芊测试灵根了,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林南这时候也看不下去了,准备做个好人,改变一下这个故事的结局。

这时,魏长平看见林南走了过来。

“那些人是专门抓资质好,没背景的带水灵根的女人,带去月楼,供一些修士享用的杀手组织影杀门,你没被杀掉都是万幸了。”

林南这么说之后,魏长平却红着眼说道:“我要修仙,我要变强!”

“就凭你这个废物五灵根?恐怕一辈子都没办法蜕凡,更别说开灵了。”

这时,魏长平也冷静了下来,然后问道:“前辈一眼就看出我是五灵根,恐怕修为不浅吧?”

“你小子还算有点聪明,这样吧,我也不卖关子,我现在的修为不是你能想象的。”

“请前辈收我做徒弟,哪怕是个杂役都可以。”

“今天我云游到此,看见你们兄妹也算有缘,这样吧,我传你一部修真基础功法,这个功法的好处就是,以后有更好的功法了,随时可以更换,但只是一部烂大街的功法。”

魏长平也明白,现在他是一穷二白,别说烂大街的功法了,他现在根本买不起任何的功法。

“多谢前辈传授我功法,这次的恩情,我一定不会忘记。”

“喏,拿去吧,这功法就是一本纸书,值不了几个钱,也别说什么客套话,你要真心想感谢我,就靠自己,堂堂正正的来找我。”

“晚辈铭记在心。”

林南走后,魏长平握着这一本功法,心中燃起了无限希冀。

不过,这时乞丐庙的一个乞丐,杀了人。

所以,官府直接毁掉了乞丐庙,象征性抓了几个小乞丐做替死鬼。

其他乞丐一拥而散,魏长平也没有了继续呆在这里的意义。

当务之急,是进入蜕凡境界,有一点自保之力。

虽然,没有开灵成功,都不算真正的修士。

就在魏长平打算找个地方,安静修炼修真基础的时候,麻烦却找上门了。

只见一个胖大婶丛已经烧毁的破庙里窜了出来,然后破口大骂。

“肯定是你杀掉了当家的!我见过你!这次我一定要抓到你,让你杀人偿命!”

魏长平也没想到这个胖大婶居然会躲在破庙附近来蹲点,是他疏忽大意了。

不过,魏长平直接就拿出了自己的灵根鉴定书。

“我已经是被测灵殿承认的五灵根仙师了,你确定要与我做对,你自己好好想想!”

魏长平这么一说,胖大婶自然明白,自己动不了眼前这个小乞丐了。

”造孽啊!苍天无眼啊!你这种丧尽天良的人,也能当仙师,没天理啊!“

魏长平看到这个胖大婶已经不准备抓他了,转头就走。

没想到,这个胖大婶突然起身,一头撞在了旁边的柱子上,一命呜呼。

此时的魏长平,心里毫无波澜,毕竟,如果他心软了,此时躺在这里的,就是他。

不久,魏长平彻底的离开了破庙的时候,一个大约十来岁的少年,从草丛里钻了出来。

”娘,你不要吓我,不要丢下炎儿,我不测灵根了,我要你回来。“

莫炎哭的嗓子都哑了之后,才明白,自己的父母都回不来了,这一切都是那个卑贱的乞丐造成的!

“我莫炎发誓,杀父弑母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会不折手段变强,然后向你复仇!”

当然,这里发生的事情,魏长平并不知晓,他满脑子都是找个安的地方修炼!

唯有修炼才能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才能救出芊芊,才能向那对狗男女复仇。

但是,如今这个城池,已经没有了他的容身之所,况且,官府还在追查杀人凶手。

虽然他现在有灵根证明,但也不足以保他的性命,唯有实力,才是永恒的硬道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