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杀海冬青后,身形再闪,这一次,一连带走了三条性命,同是尸首分离。

至此,已经杀了六个,还剩七个,而收割六条性命,前后连一分钟都不到……

这是何等恐怖的事啊,四周众人的脸蛋都已经变了颜色,无论是修为低的,还是修为高的,被叶凡可怕的杀+戮深深的刺激到了,不止是因为叶凡所呈现出来的能力,还包括叶凡这疯狂而残忍的举动。

至于剩下的七人,已经吓破了胆,纷纷往人群中逃去,指望能逃过死神的收割,只可惜,没这种机会,哪怕很多人准备出手救他们,也无法改变结局。

叶凡已经动用空之领域,身形消失,再出现时,已到了想逃跑的人身后,随手一带,脑袋落地,接着又是身形消失,带走另一个。

如今的叶凡,实力已经远远的胜过从前,因而在空之领域上,也达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凭眼前七人的实力,就算让他们先跑十分钟,也无法逃出叶凡的手掌。

一颗颗脑袋接连掉在地上,十一个,十二个,十三个!

无一例外,十三人同是尸首分离,十三个元凶,被一波带走。

地上到处都是断头的尸体和脑袋,这场景让人毛骨悚然,整个现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说句不夸张的,在这之前,大伙绝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但却是匪夷所思的发生了。

还没有完!

叶凡斩杀掉最后一人以后,直接一脚跺在其首级上,接着是下一个脑袋,一颗一颗,接连爆起脑袋四分五裂的“噼啪”声,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四周的人。

当踏碎最后一颗脑袋,叶凡朝依原走去,走近以后,哽咽说道:

“兄弟,你知道我此时心里的痛苦吗?”

是的,叶凡心里很痛很痛,他多么希望死的是自己,多么希望依原还活着,多么希望再和依原喝酒长谈,多么希望有机会和依原能三叩九拜结为兄弟,可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

哪怕已经杀了这13人,也无法抹平叶凡心中的痛恨和愤怒。

叶凡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杀的人,一般都会给人留条生路,但这一次,他要做个恶魔。

转身,看向先前曾说过话的海家家主——海守望,一字一字道:

“凡是参与了这次事件的势力,其掌舵人都站起来。”

“……”

难道还要斩杀涉事势力的掌舵人吗!?

海守望眼角隐隐抽了抽,黑着脸回应道:

“13条人命,就这样被你杀了,你真是残忍到了极点,难道不怕下地狱?”

“地狱?哈哈哈哈,别说下地狱,就算阎王爷阻拦我,我都要斩了他。”

“……”

这个时候跟叶凡谈报应,简直是闲得蛋疼,再说了,如果真有报应,那最该遭报应的绝不会是他。

“怎么?不肯站出来吗?还要一个一个的查吗?”叶凡盯着海守望问道。

海守望没有回复叶凡,而是对各势力的掌舵人说道:

“各位,你们都看到了,这恶魔已经毫无人性,如此丧失人性的魔鬼,绝不能留在世上,大伙一起动手吧,替天行道,灭魔卫道。”

邪月宗的掌门人马上表态:

“海家主所言极是,以他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估计在我等之上,但就算再利害,也只是个人,不是神,合我等之力,完可以诛之。”

另一个涉事家族的家主接话:

“没错,他的所言所行,已经比畜生还畜生,我等身为修炼者,绝不能容忍这样的恶魔活在世上。”

“对,就算是我们之前做的有失分寸,但他这恶魔的行径,实在是人神共愤,再者,他这摆明了是挑衅整个茵蓝世界,欺我茵蓝世界没人吗?徐家主,你向来嫉恶如仇,想必最容忍不了这种事,你可愿与我一起诛魔?”

这摆明了是拉着徐家主一起动手,真是老奸巨猾,也够不要脸。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们是畏惧叶凡的恐怖实力,马上拉着他人出手,还要冠冕堂皇的说成是除魔卫道,恶心。

这徐家主根本就不是刚才那人所说的嫉恶如仇,只是与对方私交甚好,平常是同盟关系,此刻被拉着下水,不好抹对方面子,再者觉得合众人之力确实可以除掉叶凡,两种原因之下,索性痛快答应,且说了几句大义凛然的话。

就在这种利益牵扯下和恶心的节奏中,越来越多的人被拉入进来,到后面时,群情激涌,气氛翻腾,呈现出要除魔的正义之师气势。

唯独依家,以及与依家结好的几个家族没有参与其中。

海守望眼看大势已成,马上举起手,示意大伙安静,等场静下来以后,他才冷笑看着叶凡说道:

“你都看到了,听到了,有句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今天,你休想离开此地。”

“说的好,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刚刚那个老东西也没有说错,我确实要挑衅整个茵蓝世界,或者说,报复整个茵蓝世界,你们不是想诛魔吗,刚好我也想灭你们,想诛魔的都站出来吧,我看看有多少人。”

“看来你已经没救了。”海守望冷笑了一声,随即回头看向众人:“各位,那我们就不用和他讲客气和顾忌脸面了,愿意出力的请上前来,大伙一起围杀他。”

一时间,人影翻动,足足有40多个人走到了海守望身边,都是各大势力的掌舵人,而且都是破天境的大能。

好庞大的队伍啊,就对付一个人,这只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叶凡冰冷看着他们,森寒道:

“开杀之前,我再说一次,与此事无关的人,可以退出,如果非要参与,我欢迎。”

立即爆起各种声音:

“呵,这是想吓唬人吗,我看你是没睡醒吧。”

“别跟他废话了,先杀后快。”

“越看越不顺眼,无知,狂妄,无药可救。”

海守望再一次举手示意众人安静,冷笑道:

“各位,我忽然觉得,杀这种人渣,真会脏了我们的手,对付畜生,不如让畜生上,各位意下如何?”

“好主意,免得说我们以欺少,我坐骑赤鹏可以参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