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海,数道流光急速追逐。

最前方的灰色光芒中,是一口小小的钟,无灵操控却玩命逃遁。

透过光芒隐隐可见,此钟四面镂刻着繁复的花纹,这些纹路蕴含着某种天地至理,让人看一眼就能滋生出层层感悟。

再看其后那两道流光,却是一只展翅翱翔的金鹏,与一名持剑遁空的青年道者。

此时,金鹏的极速竟没有半点优势,无论是这小塔还是这名青年道者,其遁速都在金鹏之上!

金鹏背上,赵公明、金灵圣母并肩而立。

前者催发定海神珠,极力为金鹏扫平混沌气息的动荡和阻碍,让金鹏的飞驰丝丝顺滑;

后者力催发金鹏身上的整套‘鞍具’,维持法力供应。

饶是如此,刚刚横向滑铲、侧面截击的金鹏,依然被青年道者和小钟渐渐落下……

圣人站在生灵之顶点,自身已没有短板。

当然,有强弱之分。

赵公明瞪着那随意穿行于混沌中的混沌钟,嘴边几乎蹦出几句截教粗话。

这玩意,里面真的没生灵在控制?

先天至宝真就这么强?!

赵公明自认,刚刚出手的时机、出手的角度,都已经过了详细计算,与自家师尊的配合也是无比默契;

可就是在那电光火石之间,混沌钟在即将被金鹏撞到的前一瞬,突然做出了极快的兜转,以赵公明和金灵圣母不能理解的速度,自金鹏鸟嘴前横挪了出去!

整个横挪自然流畅,没有半点违和之感!

这让赵公明和金灵圣母,都有一种自己此前计算失误的错觉。

还好……

此时的情形,并没有超出李长寿所定计划的范围。

赵公明心底念着李长寿的叮嘱,竭尽力将自身大道‘共振’了出去,穿过混沌气息的阻碍,将前方极速逃遁的混沌钟纳入自身大道辐射圈。

随后,赵公明故作咬牙切齿状,愤愤不平地骂道:

“刚才只差一点了!”

侧旁金灵圣母也是重重地哼了声,用仙力在赵公明身周撑开防护结界,言道:

“不能帮到师尊,我等做弟子的还有什么用!”

“这混沌钟,真就成精了不成?”

赵公明话语刚落,只见……

前方疾飞的混沌钟轻轻摇摆,那画面,仿佛一个身穿战裙的小屁孩,在用力扭动屁股。

赵公明眼一瞪:“它还辱骂贫道!”

金灵圣母纳闷道:“这怎么辱骂了?”

“它让贫道放马过去!还说让我们跟师尊一起上!”

“咱们追不上了……唉!”

这是截击失败后,转而进行的捕钟计划第一步——

对钟变相赞美,使钟麻痹大意。

能得到混沌钟的反馈,说明这一步已发挥了作用。

但让赵公明和金灵圣母始料未及的是,这招波及范围有点大。

距离混沌钟稍近的通天教主额头蹦起十字青筋,身周圣人道韵流转,唰地一声再次提速,身形直迫混沌钟!

混沌钟上下‘哆嗦’了下,速度暴增一截!

几乎只是两个呼吸,金鹏鸟就被远远落在后方。

“啊,这……”

赵公明和金灵圣母对视一眼,各自都有点懵。

长庚后面的计划该如何施展?

正此时,一抹道韵在两人灵台显现,却是通天教主给他们画出了一条路径。

通天教主在策划第二波截击,逼迫混沌钟无法‘飞直线’,为赵公明他们创造机会。

大道振振,道韵流转。

原本无序的混沌海,在圣人道韵笼罩的范围内,出现了短暂且脆弱的秩序。

赵公明心底一合计,发现自家师尊和长庚的计划并不冲突,便与金鹏沟通几句,开始极速穿行。

而在通天教主追逐混沌钟的画面之外,一道漆黑身影穿梭于混沌海中,寻找着出手的机会,自是李长寿驾着的鲲鹏号方舟。

追逐战,愈演愈烈。

金鹏载着赵公明和金灵圣母自侧旁截击,这次依然该精准的冲撞,依然被混沌钟轻松躲了过去。

混沌钟那诡异地横挪大有讲究……

似乎速度并没有加快、也没有放缓,但就是能完美避开金鹏的鹰嘴。

赵公明和金灵圣母又一阵咬牙切齿,那混沌钟于前方再次悠然的摇摇晃晃,还故意传递出少许灵觉:

‘你过来啊!’

“嗨!我就!”

赵公明眼一瞪,差点就真冲出去,还好被金灵圣母拉住胳膊,两人凭借金鹏鸟再次做阻拦的准备。

通天教主似乎真被小钟激怒了,身周出现了诛仙四剑,已是杀气腾腾!

那混沌钟赶紧闷头逃窜,却始终无法完摆脱背后这位天道圣人的追逐……

众所周知,混沌海也有阻拦之力。

混沌海虽没有规则,但却存在‘介于虚实之间的物质’,所谓的极速也有一个临界点。

天道圣人非大道圣人,脱离天道的边界后,便无法突破这个临界点。

而混沌钟这般异宝,又可凭借自身神异,逼近这个临界点。

有各类鞍具和定海神珠相助的金鹏,总体极速略逊于二者,但速飞驰的鲲鹏……

就代表了这个临界点。

鲲鹏背上,李长寿静静盘坐,在面前的小本子上写写画画,时不时面露思索。

他身旁的龟灵圣母则有些焦急,不断朝侧旁眺望,却只能勉强感受到通天教主的踪迹。

龟灵圣母有些不安,第六次发问:

“长庚师弟,咱们何时出手?”

“不急,师叔自不会跟丢混沌钟。”

李长寿头也不抬地答着:

“混沌钟这般重宝,在混沌海也无法探查太远,不然此时应该不会如此悠哉悠哉。

但它们灵性十足,有类似于生灵的灵智,这就有了破绽。

只是,混沌钟为何能在瞬息之间扭转自身方向,此事还未能查清,必须多观察才能制定对应的策略。

咱们是底牌,若底牌出手都无法拿下,这混沌钟真就彻底无望了。

所以,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把握。”

龟灵圣母轻轻颔首,继续注视着侧旁。

那赵公明和金灵圣母,依靠着金鹏之速,几次拦截、几次被躲,急得赵公明跳脚大骂,喜得那混沌钟左摇右晃。

这是计划的第二步——示钟以弱,使敌骄躁。

然而……

通天教主突然冷哼半声,忽而抬手斩出一道剑光,宛若开天辟地时划开混沌海的匹练!

混沌钟上下的纹路光芒大作,诡异地留下几道残影,横挪出不知多少里,险之又险地将剑光避开。

紧接着,这混沌钟传出两声钟响,虽然没有灵觉传递,却让生灵听懂了它的意思。

大致为:

你还想不想要本钟姐了?这还没到你手里就家暴啊?要被你追到手那还得了?

通天教主嘴角疯狂抽搐,持续前冲。

混沌钟铛铛做响,转身急遁。

鲲鹏背上,李长寿长身而起,一抹道韵流转,与一缕缠绕在身周的圣人道韵互相勾连。

‘师叔,逼它去这个方位。’

‘善。’

一直在远处保持平行飞驰的鲲鹏号突然掉头,通天教主手中诛仙四剑剑华大作,不断封堵混沌钟逃遁的路径。

又有金鹏、赵公明、金灵圣母在旁不断堵截,让这小钟不停发出钟声警告。

那一声声……

‘这是求宝的态度吗?’

‘就这,你们还想拖姐姐我去给你们镇压教运,呸!

截教教运镇得住吗?自己能收多少徒弟没点数,反过来要我们当宝物的去遭罪!’

‘你不要过来啊!’

‘当年咱们也算共过事!咱也是开天斧的一部分,你也是盘古老爷元神的一部分,为啥非要紧盯着我不放!咱们没有缘分!纠缠不清是不会有结果的!’

‘啊呀呀,通天你够了!信不信我去给天道当狗腿子黑你们截教!’

通天教主黑着脸,诛仙四剑越劈越准,那混沌钟叫苦不迭。

此前通天教主几次追赶,也曾拔剑劈砍,不过每次都是砍一两剑泄愤,没想真的伤它。

可这次……

好像它确实是把通天惹毛了,剑剑都对着它宝贵的身子砸!

这洪荒还能不能好了!

混沌海中都充斥着对先天至宝的压迫!

这小钟也是发狠,自身发出一阵噹噹乱响,却是清晰地传出了自身灵觉:

‘你就算抓到了姐姐我,姐姐我不想从你,你也没办法用强……

嗯?这是什么?’

后半段灵觉有些错愕,却是混沌钟突然发现,在‘虚无方位’的‘上’和‘下’,似有一方天地正要闭合!

漆黑、霸烈,充斥着无边无际的压迫……

正前方出现了一条虚无裂缝,其内传来了极强的吸力!

几乎只是转瞬,混沌钟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身形诡异地一个兜转,速度丝毫不停,朝侧旁连续闪烁,留下了一连串残影!

通天教主立刻向前阻拦,金鹏出现在另一个方位。

混沌钟再次折返,此时钟身之上出现了九道圆环,灰光大作,几乎是在不断闪烁。

岁月大道!

准确来说,是有限的岁月大道。

混沌钟在加快自身的岁月流速,外面过瞬息,它飞两个瞬息。

在混沌海中,没有完整道则镇压,它可以肆无忌惮更改自身岁月流速,再将这般岁月逆差融入周遭混沌气息,从而达到混沌海内的极速,并在极速临界点,进行短距离‘闪烁’。

这就是混沌钟能一直躲避通天教主‘捕猎’的关键。

而这般神通,也只能在混沌海中施展;

在洪荒天地有完整岁月大道镇压的情况下,混沌钟并不能任意操控自身岁月流速。

这一刻,混沌钟真的急了,完不顾自身灵力损耗,可在通天教主与金鹏鸟的围堵中,只能朝一侧疾飞。

此刻的金鹏鸟背上,已多了一道身着浅绿色短裙的倩影,正是龟灵圣母。

她背后浮现出一只巨大的龟壳,而龟壳之上点缀着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将大片乾坤完封堵。

混沌钟就算能操控岁月流速,却也无法直接穿墙……

那不属于它的业务范围。

‘天’与‘地’迅速并拢,压迫感越发强烈。

这!

这那里是什么天地?

分明就是一张巨大无比的大嘴,正在迅速闭合!

这张嘴张开的幅度太大,才安稳骗过了混沌钟,让混沌钟闯入鲲鹏之嘴;但也因此,给了混沌钟逃脱的机会……

等会,这熟悉的道韵!

太极图!

混沌钟前冲的‘钟影’再次闪烁,突然调转方向,与突然现身的那张数百里直径的太极图擦肩而过!

噹噹噹!

混沌钟一阵乱响,化作灵觉便是一声悲凉地呐喊:

‘图!咱们是姐妹呀!呃,不对。

是兄妹呀!也不对……

呸!连你也针对我!’

太极图缓缓旋转,灵觉展露,却只是一声冷哼。

一缕阴阳二气在两宝擦肩而过时,包裹在混沌钟之上!

暗中,李长寿右手剑指迅速滑动。

乾坤阴阳,镇!

那一缕阴阳二气化作云雾,完整的乾坤大道铺展开来,混沌钟前冲的速度虽然没有被影响,但此刻行动的轨迹已是无比清晰。

鲲鹏的大嘴即将闭合,而大嘴的边缘,已然不远!

混沌钟浑身光芒大作,它感受到要被捉住的危机,将自身能催动的威能系数展露!

逃出生天,它混沌钟还是一只无主至宝!

“均衡,存于万物之间。”

一声带着轻笑的嗓音自侧旁而来,混沌钟周遭的乾坤大道、阴阳二气,将它的遁速拖慢了一大截!

先天至宝无法均衡;

但捆住了先天至宝的阴阳二气,却成了均衡的‘把手’!

而混沌钟有影响岁月大道的威能,却对乾坤二字,束手无策。

若是混沌钟长了眼,此时自是能看到,一名身周青色长袍的青年道者,伴着浑身水蓝光芒,自侧后方追赶而来。

自是李长寿。

李长寿施展出‘遁虚之法’,以均衡大道为引,将自身与混沌钟的速度持平,又打开背部紧贴的袖珍鞍具·金鹏同款,趁混沌钟一不留神,在它身旁直接窜过,率先一步冲出鲲鹏大嘴边缘。

鲲鹏大嘴即将闭合,混沌钟即将飞出!

李长寿好整以暇地转过身来,面对混沌钟露出淡淡笑意,右手张开,似是要推混沌钟一把。

混沌钟‘见状’大急,那钟声化作了急促的铃铛响,一阵阵灵觉如潮汐般涌向李长寿。

灵觉只是传递其含义,李长寿听到的语句,实际上是潜意识里自行‘翻译’出的嗓音:

‘卧槽你干什么让开行不行大家都是好兄弟你丫哪位行不行我震碎你……’

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算准混沌钟前冲的速度,伸着的手猛力摇摆,顺势直接原地转身,道袍瞬间gu故障!

混沌钟堪堪飞出鲲鹏大嘴边界的一瞬,李长寿甩出了一记漂亮的鞭腿!

乾坤尺封锁乾坤,被阴阳二气纠缠住的混沌钟再次闪烁,却只是在云雾范围内闪烁!

噹——

这一瞬,李长寿踹的并非混沌钟,而是混沌钟周遭包裹的乾坤。

混沌钟表面出现了水波一般的褶皱,如一颗球,被径直踹回数百丈!

轰!

大嘴闭合,混沌气息如海啸般汹涌晃动,将混沌钟、通天教主、金鹏以及三位截教圣人弟子留在其中。

李长寿却是并无任何振奋感,反倒是面露思索,目光有几分担忧。

这钟,可不是那么容易纳为己用。

果不其然。

……

“切,就你们?

抓到了本钟又怎么样?还不是拿本钟没办法?

干瞪眼吧,开心了吧?还想着让咱去镇压你截教教运?门儿都没有!

呀呀呀!气死我了!

你小子谁呀!混哪的!一脚踹我,真无情!”

半个时辰后,鲲鹏体内石殿中。

李长寿黑着脸,看着眼前只剩下虚影的丈高大钟,听着心底那豪横的女声,嘴角禁不住轻轻抽搐。

通天教主盘坐在蒲团上,眯着眼,满意地打量着这口大钟。

多年夙愿,终于得偿所愿。

能不能用另说,捉到了就是痛快!

赵公明、龟灵、金灵、金鹏以及四梅将军,都在稍远处打量着,并未凑向前。

李长寿叹了声,对混沌钟拱拱手,言道:“贫道李长庚,太清二弟子,今日奉师叔之命阻截于你。”

噹噹!

混沌钟的虚影发出几声钟鸣,灵觉在李长寿心底化作那气冲冲的女声:

“你让图出来!有这么打它妹妹的吗?”

“嗯?我在。”

太极图的虚影自行在李长寿身前浮现,只是淡淡的一声回应。

混沌钟瞬间哑火,委委屈屈地抱怨一句:

“如果不是图,他们才抓不到我。”

“哼。”

太极图化作黑白流光钻回李长寿胸口,与玄黄塔一同待在李长寿元神附近。

李长寿道:“师叔,接下来的事该您来了。”

怎料通天教主摆摆手,言道:“不是都说了,大劫之后,混沌钟归你所有,你收服再借给贫道用就是。”

李长寿忙道:“师叔,这混沌钟此时封锁自身,非圣人无法破解这神通。”

通天教主不由笑眯了眼,言道:“这个,贫道其实也略感棘手,长庚你主意多,想办法糊弄糊弄就是了。

这般至宝,本就是必须它们心悦诚服,才可为你我所用。”

李长寿:……

那不是刚得罪完了?

此时混沌钟依然是催发了岁月大道,但更为神异,将它自身的岁月‘退格瞬息’,既‘永远只存在于上一瞬’。

它虽被乾坤禁锢,无法脱离乾坤,却可错开‘现世’。

开天三件套,当真名不虚传,有这般神通自是也可以当防御至宝来用。

金灵圣母道:“开天斧化作三至宝,盘古元神化作三位老师,这本就是一一对应。

而今我家师尊在此,此钟为何不肯降服?”

混沌钟的灵觉传递各处,仿佛有个风姿卓绰的大姐姐靠在钟壁上,抱着胳膊、面容冷漠,不以为然地哼了声:

“当年我们三个都是分头跑的,幡和图被捉住了罢了。

你家师尊当年没追上我,就这么简单。

大家都有灵性,开天都结束了,各自安好不可吗?非要凑一起做什么?”

赵公明皱眉道:“那你为何要助那东皇太一?金乌一族?”

混沌钟答:“自己看着长大的崽,多少有点感情。

至于你们,还是别想了,连触碰我都做不到,还想让我给你们卖命?

就你们截教教运,我镇上去自己八成就没了,真当姐姐是那朵专门镇压教运、斗法都费劲的金莲?”

一时间,众仙面面相对,圣人也有点犯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