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走的许沁很是懊恼,她为什么要说出那句话?一定是郁闷堵住脑子,让她气急败坏,失去了理智,才会口不择言,这种焦躁的情绪持续很久,于是乎,在拥挤的服装间内,可以看到女人来回跺脚的身影,她烦闷地抓着脑袋,嘴巴瘪着,脸上的表情既后悔又抓狂,像极了无路可走的猫儿。

想不明白的许沁只好向老板乌力进行场外求助,只是这电话打过去,没得到帮助不说,反而还给自己增加了不少压力。

“什么?你被发现了?”乌力尖锐的声音升高了八度,震得许沁耳朵疼,“许沁啊,许沁,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许沁讪讪地干笑,安抚地说道,“老乌,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说我该怎么办?你有没有好办法啊,快帮帮我呗。”

“还能怎么办,赶紧去陆秦那刷好感,你不是都说换工作了,只要他相信就行,还有一周时间,还可以拯救下。”

“可是,我怎么投其所好,陆秦感觉有点难搞诶。”要拯救下谈何容易,更何况她还说了胡话,不过许沁没敢和乌力说就是。

“怎么会难搞?你要相信自己,你是组织里最机灵的,一定可以做到。”乌力继续为许沁加油打气,但是根本不给解决方案。

“……”可是我不相信自己呀,许沁内心无助呐喊,可惜老板不搭理,她只好挂断电话,无奈地捶着脑袋开始想办法。

在许沁无解的时候,沈云跑到了服装间,她刚听说许沁亲自帮陆秦缝补衣服,非常羡慕,于是过来聊天,“小沁,你好幸福啊,竟然可以近距离接触男神,欣赏那盛世美颜,男神的皮肤是不是很好,身材是不是很棒,脸部是不是完美如雕刻?”

“……”许沁淡淡点头又摇头,她真没心情和沈云闲聊,谁管他盛世美颜啊,无奈沈云并没看出来,还在自顾自地说话。

“我听说吕妍对男神下手了,还偷偷揩油,这个女人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我一定要想办法让她离开剧组,远离男神。”

“你有什么办法?”这话终于让许沁有了反应,她疑惑地看着沈云,难道她背后有大靠山,有实力将吕妍踢出局?

沈云对着许沁神秘一笑,低声嘟囔道,“这个你就别操心了,她这种讨厌的人,肯定不可能再待下去啦,你静待佳音就是。”

许沁没把沈云的话放在心上,她现在满脑都在想办法,夜深人静的时候,许沁思索再三,翻来覆去,还是选择给安理发了条微信,她想着既然陆秦给自己一周的时间准备,那他大概不会和安理说明自己是娱乐记者的事情,因此,她打算赌一把,让安理帮自己求情,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安信回复得很快,从字眼间也能看出他的茫然,“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对不起陆哥的事情么?不然他不会为难你啊。”

许沁手指飞快地点击九键输入,嘴里说出自己的腹稿,“哪有的事情,那个,事情有点复杂,求你啦,帮下忙呗?”

安理纠结了,他瞥眼望在玩超级玛丽的陆秦,斟酌了下,走到陆秦旁边,低声问道,“陆哥,小沁,她犯什么事了吗?”

陆秦用力摁着遥控器,屏幕上穿着滑稽的马里奥不停地顶着砖头上的金币,很快他又顶出个蘑菇,吃掉后身体变大变强,眼看扫除前方障碍,最后关头,马里奥失足掉进了无底深渊。

玩游戏的激情被打断,陆秦意兴阑珊地关掉屏幕,然后将遥控器往沙发上扔去,他以为警告过后,她会放弃,却没想到还来曲线救国,但是她的愿望终究会落空,他是不可能任由她待在剧组,就算她是因为喜欢自己才过来,但这喜欢又能有几分真意?

见陆秦皱眉不说话,安理抓了抓后脑勺,很是纳闷,他极少碰到陆哥这样,想来也是打听不出什么,安理只得放弃询问,遗憾地回复了许沁,“抱歉啊小沁,这忙我可能帮不了你。”

果然没有用,许沁泄气地将手机扔在床上,满脸悲愤地将脑袋埋在被窝里,没多久,她被憋得无法呼吸,满脸通红,许沁猛地掀开被窝,在床上摸到手机,然后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抱大腿的方案,两个小时候,许沁脑子里已经是各种策略与技能,还有一周时间,她必须想办法说服陆秦!

事实证明,许沁失策了,她倒是想每天给陆秦端茶送水,捶肩揉背什么的,但是她没机会,自己的工作忙碌不说,陆秦不想见她,安理也帮不了她,许沁只能干着急,于是,就这样一天天的时间过去,眼看还剩三天期限的时候,许沁真是有些绝望了。

因为上次帮陆秦缝补衣服的事情,李姐对许沁赞誉有加,今天特意让她专门整理陆秦要穿的衣服,许沁刚开始还想细心整理,把工作做好,然而,盯久了那排华丽的衣袍,许沁真恨不得在上面剪个洞,她手里拿着剪刀咔咔作响,不过从哪里入手呢?

许沁认真思考了下,胸口的地方可以剪,腹部的地方可以剪,唔,男人的那啥,那里貌似也能剪,到时候陆秦穿上那暴露的衣服,估计很多地方都会失守,光是想想那荒谬的场景,许沁就忍俊不禁地笑出声,当然,她很怂,压根不敢进行实践。

清冷的夜晚,拍戏现场,陆秦饰演的太子穿着华服跪在宫殿门口,淅沥沥的大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