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当容颜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整个人已经软了,他们的教官是个寡言少语的军人,与他们的年龄相差不了多少,只是,训起来人来,完不管本是同龄人相煎何太急这种说法,那是下了狠劲儿的!想她,天天帮着干活做事都差点受不住,更何况是那些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当教官宣布结束的时候,很多人都直接摊在了地上爬不起来了。

在更衣室换了身上的迷彩服,容颜拿着自己的包就走了,已经晚上六点了,猜想那人已经回家了,也就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就走了。幸好华府豪庭离帝国大学不算远,她走回去也不算多大的事情,当然,如果是平时的话,现在被训了整整一天,要走回去还真有点困难。至少走到半路,她就觉着自己受不住了。站在路边,踢了踢自己快要僵硬的腿,又甩了甩手臂容颜这才继续上路。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辆摩托在她的身边停下,轰轰的声音引来不少人的注目,容颜回头,便看见戴着黑色头盔的男生正对着她望。

容颜皱眉,不觉着自己认识这人,直到这人将头盔取下,容颜才恍然,皇甫御,被调到计算机系的语言学天才!自从知道他是皇甫家的一份子之后,之前对于他的感官也就部不作数了。

“上来吧,我载你回去!”皇甫御皱着眉有点不耐烦的模样。

容颜扫了他一眼,像在确定他这么做的用意。

“来不来,不来我走了!”皇甫御淡淡的说道。

容颜很想说你走吧,可是看明明很短的距离于她而言却很远的模样,终究还是乖乖的爬上后座,嗯,他是皇甫卿的弟弟,也算她的弟弟,让弟弟载一程确实算不得什么事情。

确定她坐好了,皇甫御又带上了头盔,叱一声就冲了出去,几分钟便到了华府豪庭壹号院。

“谢谢你!”容颜下车之后,很认真的道谢。

皇甫御还是皱着眉头,似乎载她费了多大的事情一样,十分不高兴的模样。

容颜翻了翻白眼,这个顺便车你要是不想让我做你就别出口呀,现在到家了还一脸欠你八百块钱似的,呃……。不会还要向她要路费吧?这样就太抠了,好歹也算是一家人了。

“算了!既然你已经和三哥结婚了,你们就好好在一起吧!”憋了大半天,脸色臭臭的皇甫御只憋出这么一句,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

容颜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说这个,只愣愣的点了点头。

皇甫御又瞪了她一眼,在眼眶发红之前,皇甫御赶忙带上头盔,叱一声从她面前一闪而过。

容颜瞪着他离开的方向无语的很久,最后叹了一口气,哎,果真还是小孩子啊!耸肩,转身回家。

打开门,却发现皇甫卿还未回来,先回楼上洗个澡,换了身家居的衣服,这才到厨房开始煮菜做饭。

因着两个人,容颜做的比较简单,上次在超市买的菜还有,只做了三样小菜一碗鲫鱼豆腐汤。几个菜,没用一个小时搞定,可是那个男人还没有回来。

容颜揉了揉咕咕叫的肚子,若是以往,不到六点的时间也不会很饿,可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运动量大狠了。竟然饿的有点受不了,米饭还有几分钟才好,容颜无奈,只能喝点水缓解缓解,等那人回来一起吃才好。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

十点钟,壹号院的大门方才打开。皇甫卿看到漆黑的大厅,猜想着她大概吃过上去睡了,毕竟今天第一天军训,肯定累的厉害。

然而,当他打开灯,看到躺在沙发上抱着枕头呼呼大睡脸上还盖着一本杂志的人时,突然间便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充斥心间。忘了沙发上不能睡觉杂志不能乱放的规定,果然,什么狗屁洁癖强迫症,在特定的人面前似乎丝毫不起作用。

“喂,醒醒!”皇甫卿轻手轻脚的走到客厅,在沙发边上蹲下,白皙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拍着容颜的小脸。

容颜皱着眉头,轻应了一声,却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容颜?”皇甫卿轻轻拍着,感觉自己拍在一块嫩豆腐上,软软的又滑又嫩,手感极好。

容颜终于微微张开眼睛,眉头依旧紧皱着,意识还没有完清醒,只咕哝道:“你回来了!”

你回来了,一句话像个魔咒困住了皇甫卿的一生,让他下定决心,无论爱不爱,也要对这个姑娘很好,捧她在手心将她宠上天。

“你还没吃饭?”不小心瞄到一旁的餐厅,长方形的餐桌上整齐的放在碗碟,似乎怕冷了,每个盘子上都盖了一个盘子。

“不是在等你么?”容颜是彻底清醒过来了,整个人窝在沙发上,一头长发有些凌乱的披在肩上,看着眼前的人,脸上有点委屈,不回来吃饭好歹说一声呀,这都几点了,饿的她胃疼。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难得的,从来没说过软话的皇甫三少拼命的压低自己的声音。

“胃有点难受,可能饿狠了!”容颜一边按压着自己的胃部一边皱眉说道。

“饿了不知道自己先吃饭啊,你几岁了,这点事情都不知道!”刚刚还在压抑的皇甫三少听到这个原因之后终于还是没压住,直接爆了。然后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