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扶着刘梦婷走过操场,林枫注意到刘梦婷的眼睛不自觉地往周围瞄,好像做贼心虚一样,看来她也怕别人看见啊。

所幸,走过操场后B栋大楼已经近在眼前,看着那高高的大楼,林枫问:“婷姐,你住在几层?”

“4层,林枫要不我一个人上去得了。”刘梦婷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大楼其他的教师来来往往很多,要是不小心被他们碰到了,看见自己带着一个学生回家,难免会产生误会。

“婷姐,这怎么行,你以前那么照顾我,现在你生病了,我照顾你一下也是应该的。”林枫没有想那么多,刘梦婷以前对他这么好,现在该是报答的时候了。

见林枫这么说,刘梦婷咬了咬牙,她以为林枫会听自己的话回去休息,这样就能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哪知这个林枫怎么这么不懂事呀。只是这也不能怪林枫,他才刚十八岁,年少无知,对男女之事更是一片苍白。

沿着楼梯,林枫慢慢扶着刘梦婷往第四层走上去。

到了第四层后,林枫倒是没有什么,刘梦婷却微微有点气喘,看来她的身体真的很差,只爬了四层的楼梯就喘成了这样。

四层上面,有几个单元间,这些单元间住的都是教师,包括教师的家属,刘梦婷的单元间就在其中。

走到一个单元间前,刘梦婷从身上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等林枫走进去后,刘梦婷才才走进来,她像是小偷般把头探出门外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被人发现后才松了口气,然后才把门给关上。

从外面看虽然只有一个门,走进里面空间却很大,雪亮的地板,墙纸和窗帘都用统一的粉红颜色装饰着,倒是显得温馨而淡雅,这个小厅子旁边是一个房间。林枫往房间里瞄了一眼,心里默默地说,嗯,床也是粉红色的。

不过当林枫看见床上边挂着的几件贴身小衣物时,脸色微微变得有点滚烫,赶紧收回了目光。这是他第一次进女人的房间,心里难免有点激动,况且还看见了不该看的衣服。

见林枫看见了自己卧室里面私密的东西,刘梦婷又羞又涩,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下去,不过让她放心的是林枫只是瞄了一眼,并没有过多地在上面停留,虽然放心,不过她又微微有点失望,难道林枫对那方面没用兴趣?还是因为他年纪还小,对那些方面的东西并不懂?

“婷姐,来,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林枫挽着刘梦婷的胳膊,把她扶到了软软的沙发上坐下来。

等坐下来后,刘梦婷看着林枫低声地道:“林枫,真是谢谢你了,刚才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梦婷知道,幸好是遇上年少无知的林枫,要是在办公室晕倒的时候,遇上了其他的色狼男教师,或者是那些坏蛋学生,指不定要怎么揩自己身上的油呢?

作为学校里面为数不多的美女教师,刘梦婷很清楚这一点,平时在开会的时候,就有不少的男教师那炙热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瞄,那校长更加是肆无忌惮,刘梦婷对这些行为很是厌恶。

但她知道每个学期品学兼优的林枫并不是那样的人,心底里对林枫总有一种不可抗拒的信任感。

“婷姐,你这么客气就是不把我当弟弟看了啊,姐姐生病了,我照顾一下不是正常的么?”林枫在刘梦婷旁边跟着坐下来,这沙发实在是舒服,软绵绵的,林枫从来没有坐过这样的沙发,他家里的沙发都是没有海绵的,坐上去硬邦邦一片,满身地不舒服。

刘梦婷感觉心里一暖,林枫的那句“姐姐”叫得她心情跟着舒畅起来,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生病了。在这里举目无亲,又没有任何朋友的她,总感觉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学校呆着,平时连说话的人都没有,看向林枫的眼神多了几分亲切感。

以后要找老公,就得找像林枫这样的。刘梦婷在心里想道。

孤男寡女地在家里,刘梦婷一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见她不说话,林枫伸手摸了摸刘梦婷的额头,跟着大惊道:“哎呀,婷姐,怎么这么烫啊,这发烧越来越严重了,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这发烧可不是个小问题啊?”

林枫的手触碰到刘梦婷额头的时候,她的身体明显颤了颤,就跟触电了一样,她没想到林枫会突然摸她额头,让她触不及防,不过她的心里却感到了丝丝的暖意,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我不去医院,那个柜子里有退烧的药,你帮我拿点过来吧。”

刘梦婷说完,就伸出纤纤素手,指了指电视下面的柜子。

林枫虽然担心刘梦婷的身体出事,但她执意不想去医院,只好无奈地摇摇头,站起来走到柜子前,一翻倒腾后,拿了一瓶退烧药出来。

看了看上面的说明后,他倒了一片出来,这退烧药想必药力很强,不然不会说明一次吃一粒。看着刘梦婷像是被火烘过的脸,林枫又问:“开水在哪里?”

“诺,那里的壶子。”刘梦婷扬了扬头。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林枫果然发现了壶子,走过去倒了满满的一杯出来后,回到沙发重新坐下,一脸认真地说:“来,婷姐,把这药吃了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

刘梦婷眼神有点呆滞,没想到林枫对自己这么体贴,竟然把自己当作小孩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