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第23章怒火

“当年,老太太不是最疼老四了吗?不是把自己所有值钱的都给老四了?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你们要是拿不出现钱,用那些抵债也可以!”苏尘的大舅妈接着道。

苏建中苦涩的笑了笑,他们家哪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为了看病,已经是将能变卖的都给变卖掉了。

老四,正是苏尘的妈妈,也是家里排行最小的一个;苏尘的外婆在临终前将自己祖传的金银玉首饰都给了苏尘的妈妈;这件事一直到现在,苏尘的三个舅舅舅妈始终都还惦记着。

苏尘压下心中沸腾的怒意,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家欠你们多少?”

背着手站着的一个矮胖中年人哼了一声道:“三万!”

“你们家欠了我们三万五!”

“你们家欠了我们家三万!”

不等苏尘再问,苏尘的二舅妈和三舅妈就抢先开口,生怕被苏尘可以漏过去。

苏建中闻言却是怒了道:“哪有那么多,大哥,我们可是总共只借了两万!二嫂,当年可是只借了两万三!三嫂,当年你们家可是只给了我们一万五啊!我们欠条可都保存的好好的呢!”

苏建中说着转身就去翻衣柜,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张张有些陈旧的百元钞票,以及三摞摆放很整齐的欠条。

每张上面,都有具体的金额和借款时间,以及借款人。

“呦!这不是有钱吗?刚才往这里哭什么穷呢!”苏尘的大舅妈瞥了一眼盒子,拖着长长的声音道。

“这点儿钱,是要给孩子交住院费的!”苏建中低声回了一句,他翻着一张张欠条,一边那计算器算着道:“大哥二哥三哥,你们都看清楚喽!”

苏尘的大舅只是斜瞥了一眼,淡淡道:“这么多年,算上利息,差不多要三万多了。”

其他人一个个也不说话,显然都是这个意思。

“算上利息?”苏建中忙碌的手顿时一停,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老了好几岁,良久,他才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原来是算上利息了,我说咋会那么多呢。”

苏尘深吸口气,闭眼压下心中沸腾的怒意,缓缓道:“张河!这些年,你的公司开的顺风顺水,真以为是自己有多大的能耐吗?”

张河,正是苏尘的大舅,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年收入在百万上下。

张河闻言脸色一沉,喝道:“苏尘,怎么跟你大舅说话呢!”

苏尘却是冷笑一声,猛然喝道:“我问你,当真不知道我爸的身份?”

张河脸色微微一变道:“你爸的身份?苏建中嘛,还能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苏尘冷笑不语,上一世,苏尘曾无意间得知,自己的大舅当年竟然是打着他父亲苏建中的旗号在经营公司,只是当他知道这一消息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将其告诉自己的父亲,他就陷入了昏迷。

“总有一天,你们欠我们的,都要统统还回来!”苏尘满是冷漠道。

等帮自己父亲在苏家正名之后,再回头来算这一笔账!

张河闻言,脸上的不自然更多了:“小尘,在说什么傻话呢,你这是在威胁你舅舅吗?”

“威胁,你配吗?”苏尘走上前,弯腰苏建中搀扶了起来,继续道:“张河,当年你公司成立之初,我父亲给你任劳任怨,当牛做马一样干了半年,结果你就只给了几百块钱,事后还跟别人说是我们穷亲戚来寻个工作?”

“胡说八道!”张河目光闪烁道。

“苏尘,你怎么跟你大舅说话呢!苏建中,瞧你教育的好儿子!”苏尘的大舅妈刘艳猛地一掐腰,尖着嗓子嚷嚷道。

“就是,怎么还嫌我们借的少了?你觉得这世界上除了我们,还有谁肯借给你们钱吗?”二舅妈出言嘲讽道。

“借钱?”苏尘再次摇头一笑,冷漠道:“还钱可以,先将当年我妈抵给你们的首饰部拿过来!”

“首饰?”苏建中一愣,显然这是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上一世,苏尘的妈妈为了借到钱,自己将一些首饰抵给了几个哥哥,那些首饰都是真正的传家宝,每一件都价值不菲,到最后,苏尘的妈妈不过是只给自己留下一些不重要的。”

而屋子里也是诡异的安静了一下,苏尘的几个舅舅和舅妈纷纷目光闪烁。

最后还是苏尘的大舅妈刘艳十分泼辣道:“什么首饰?苏尘你这是要赖我们?哪有什么首饰?欠条上有些写吗?”

“就是就是!苏建中,瞧你教的好儿子,都学会讹人了!”另外两个女人顿时有了主心骨。

苏尘脸色冰冷:“念在昔日情分上,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三个月内,将首饰统统还回来!如果不然,后果自负!”

“昔日情分?别啊!我们可念不起!还给我们最后一次机会?苏尘,你个兔崽子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狂妄了啊!我就站在这儿,你能把我怎么样?”刘艳掐着如粗缸一样的腰,用针一样的目光剜着苏尘。

“刘艳,你有什么冲我来!”被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尤其是听到刘艳口中骂出“兔崽子”三个字之后,终于是爆发了出来。

刘艳冷笑道:“告诉你们,要是今天不还钱,你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