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一听连忙问道:“不知师兄说的是哪里不正常?”

“师妹且看,往日这井中的灵雾大约是每隔一个时辰才会喷发一次,但今天不知是怎么了,不到一刻钟就喷发一次灵雾,而且喷发量之大前所未见,简直可以说是对面不见人了!”这名花男说道。

“是哦,怪不得你喊我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我来到这里之时什么都没看见,眼前是灵雾呢!”真真附和着说道。

“对啊!这株灵花也是怪了,别的灵花快要开的时候都会拼命地吸收灵气,它倒好,不停地往外喷发灵雾,难道它发疯了不成?”花男奇道。

真真按着凌道子的提示说道:“这个…师兄有所不知,它并没有发疯,这些灵气与它平时所吸收的灵气相比那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不足一提,现在它已临近开花,平时吸收储藏的能量在这个时候达至巅峰,花内空间的灵压就连它自己都快受不了,所以才会如此频繁地往外喷发灵雾,以减轻其体内所受的压力…”

“原来如此!想不到师妹如此博闻强识,怪不得上方让师妹来查看呢!”花男恍然大悟道。

“嘻嘻,我也只是听师尊说的而已啦,师兄放心,此处正常着呢,你要是想回去也可以回去,不想回去就在附近散散步吧,其它事情交给我就行了!”真真娇笑道。

“这…还没到交班时间,回去当然不好了,不知师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呢?师兄我一定竭尽力地为你效劳!”花男讨好地问道。

“啊?不用不用!我的事情你帮不上忙的,说不定还会越帮越忙,你还是去散步吧!”真真急道。

“这样啊,那我就去散步了,师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需大声呼唤一下就行!”花男只好说道。

“好的,多谢师兄!”

花男慢慢地离开,心里还真是恋恋不舍,平日里都是他与另外几名花男在这里值班,好不容易有一名花女前来,而且看样子绝对是个美女,却不料此女将自己拒之以千里之外,难道自己就这么没艳福?

他一边走着,一边自怨自艾,心里在琢磨着要用什么办法接近这个花女…

真真等到花男走得远了,才掏出凌道子给的药水,装作不经意地查看水塘的水质,悄悄地倒了下去…

“小凌,这样就行了吗?”真真问道。

“行了!你绕塘一周后就回来吧!不过,刚才那个花男好象看上你了,正在你回去的路上候着,手里还捧着九百九十九朵灵花…”

“什么?!这里的灵花不是很珍贵吗?他采那么多?!”真真惊讶道。

“嘿嘿,他被美女冲昏了头脑呗,要是被人发现是他采的,恐怕他会受到重罚,就是被砍手砍脚逐出碧空洞也是有可能的!此事可是因你而起哦…”小星揶揄道。

“啊?才不关我事呢!不过,他真的会被砍手砍脚?!”真真震惊道。

“可能性很大,这是碧空洞的明文规定,私自采摘超过十朵灵花就会受到这样的处罚,何况他采了那么多…”

“天哪,这可怎么办?!”真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事情来得太突然,她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怪只怪自己长得好看呗,不过,自己戴着面纱,那名花男又是从哪里看出自己是个美人呢?

小星一眼就看出真真心里在想什么,说道:“你虽然戴着面纱,但按面容轮廓以及身材比例的标准,他看出你是美人那是八九不离十之事,更何况此花男的职位平日里很少接触到花女,偶然碰到一个象你这样的美人,不发疯才怪!”

真真奇道:“竟然如此?!碧空洞花男花女这么多,他不应该很少见到花女啊?”

“这里的花男花女虽多,但碧箩丝早就有所防范,她才不会让这里成为花男花女结交的洞天福地呢,否则岂不是会让这里成为盛产风流韵事的风月场所?事实上,这种事情在碧空洞内是严禁的,许多冲着此点前来投奔的花男花女,进来之后才后悔不迭,但已经发了誓,就无法再轻易出去了…”

“原来是这样…想不到外界盛传的根本就是相反的消息!”真真恍然道。

“你以为呢?不这样宣传,碧箩丝又如何能从外界轻易地招收到如此多的俊男美女?”小星揶揄道。

真真一愣,惊讶道:“你是说,是碧箩丝让人这样去宣传的?!”

“当然!碧空洞向来以美名著称,但一人独美不是美,满洞美色关不住!所以她需要很多的美人来装点此洞,才能使这里不负美名…”小星说道。

“一人独美不是美,满洞美色关不住…天哪,她还真是做到了!只可惜,如此多的俊男靓女聚集在这里,却只能望色兴叹,活生生地憋死自己,连结交朋友都不可能…”真真叹道。

小星笑道:“你还是想想怎么解决自己的麻烦吧!”

“这可怎么办?他守在我必经之路上,肯定避不过呀!我不管,是你让我来这里的,你要负责任!”真真撒娇道。

“负责任?我可以让你隐形之后从容回来,但此花男的命运只怕会很惨…”

“啊?!碧箩丝怎么能如此残忍?!只是采了一些灵花而已,就要将人砍手砍脚?难道在此之前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