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言可不知道,他与那东拂衣因是在精神空间里的交流,都是通过意识交流,说来话长,其实只是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的,如果不是东拂衣用法力给他续命疗伤占用了极大的时间,估计那些交流也就在短短的数十几个呼吸间便完成了。正当他为这所有的事惊疑间,忽觉身上一松,那股仿佛眼睛一样的东西已从他身上消失。

季军师收回神识,稳了稳心神,微笑向李言说道,“徒儿,你已完成了本门秘法洗经这一步了,现在正式进入了‘木阴功’第一层,你的表现为师很是满意,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午饭后,你前来找我,我自当传你‘木阴功’第一层的心法口诀了。”说完这话,他看向了李言。

李言听闻这话,坐在地上表情一呆,然后脸露欢喜之色,双手一撑地面,便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向季军师一辑,“多谢老师!”目光中隐隐透出一丝感激之情,再一躬身后,便脚步轻快的转身向自己石屋走去。

季军师看着他的背影走远,慢慢收回了目光,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然后又在原地略微站了一小会,便也转身向自己房间走了回去。

李言转身向石层走去,他真切的感觉到刚才那股力量又在背后盯着他,如芒在背,直到片刻后才消失。但他还如同刚才转身后一样,脸带微笑,脚步轻快的走入自己的石屋。

进入石屋后,他随手关上了房门,面色顿时有些阴沉了下来,他现在知道即使是这石屋、石门同样还是挡不住季军师那缕神识的,不过进来后,还是感觉心神放松了很多,并且他亦确定那缕神识也已收回去了。

看看自己浑身上下还是湿透的衣服,想起刚才才睁开眼时,季军师那温和的声音和笑容,不由的心里一紧,然后心中冷笑“真的那般关心我么?你只是怕我这头‘猪’死的太早,有些不值了吧,不然这这半刻钟让一个身体虚弱之人一身是水的一直躺在地上,这可是快进入深秋了,哼!还是说你怕我体内火毒不去,就这样用凉水寒气一直来压着。那之前的什么拜入师门免去繁琐礼节,编个‘木影门’的来头,还详细介绍当今武林中各大门派事情和武功境界划分这些,不过是让我更加相信你是清高的隐士,传给我的是武功秘籍罢了,当真是心细如发,连这日常的小细节都要做得如此逼真,这些事一一做来,当真是把人骗的死了都不知。”

不过,再完美的骗术也是会有破绽的,当他记起当日拜入季军师门下时,磕头后,那季军师立即就要传他“气息引导术”,还让他楞了一下,他再不是武林中人,那也知道,即使是在学私塾时,刚入门时先生都要讲诸般学堂规矩的,何况是一门一派,入得门后,一不说门派戒律,二不讲门规守条,而当时季军师却显得迫不急待了,恨不得他马上就学会一般。现在想起这些,晓得是季军师智计百出,但还是露了些许马脚,只不过他现在是后知后觉罢了。

再看看自己一身湿透模样,此时他还闻见了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仔细一看,见衣服下有黑乎乎的东西贴着水印若隐若现,当下疑惑的解开衣服,一看之下,顿时一呆,自己衣服之下浑身沾满了油乎乎黑黏稠状物,像是身体上涂满了一层黑油,此时正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他可不知道这正是由于修炼到了凝气期一层后,灵气把体内的一些杂质和废物通过毛孔排出了体外,他想了想以为是东拂衣帮他把梳理出来的一些毒素。

这些杂质油腻腻如此粘在身上,浑身难受之极,赶紧得去处理一番才是,便再次开门后面带一丝笑意的又出去打了些热水回来,简单的清洗了下后,顿觉神清气爽,身体轻盈。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后,便在屋内木床之上盘膝而坐,双目微闭,似在稳固刚才的修炼一般。

李言此时当然不是在修炼,盘膝坐定后,调整了呼吸,这时他才有空感受了下体内的状况,他现在除了感官比之以前灵敏度好上几倍之外,同时也感觉到了体内‘内力’浑厚了不知多少,他现在当然知道这应该是灵力了,之前他在修炼‘气息引导术’阶段时,就已感觉浑身轻盈、耳聪目明了一些,但却未像现在这般对天地万物感觉是那样的前所未有清晰,体内更是舒畅之极,仿佛每滴血液都在欢快、跳跃的奔腾着。

他此刻尚不能内视,只能凭感觉来体会身体情况,他忽然想起东拂衣说的话,他现在的火毒还存在于体内的,不可再修炼原先的“木阴功”,哦,应该是“乌夜帘青功”才对,这会引发火毒再次发作。

他心念一动,便小心翼翼的运行起那“乌夜帘青功”的心法,随即他脸色大变,本来以他之意只是确认老者所说之言是否属实,另一方法也是少年的好奇心所致,便想运转这“乌夜帘青功”驱使体内灵力行走一下,谁知,他只是刚调动灵力到功法行走的路线,尚未来得及在经脉中游走,他丹田一角处便立时有一股滔天热气像是闻了腥味的凶兽,立即躁动起来,直欲破体而出一般,吓的他立即散了心法。

即便这样,还是过了好久李言丹田处翻腾的灵力方才缓慢平息下去,而丹田那一角处的滔天热气也慢慢的退去,直至他再也无法感知。直到这时,李言方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道“原来东拂衣所言都是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