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言转身向谷内走去,连走边思量,自己好像是错过了一次绝佳的逃亡机会,自己怎得这般不用心,都已知晓了现在的处境,还恁得这般大意,如今时时都会有生命之险,谁知那季军师什么时候火毒压制不住,便开宰了自己这头“猪”。

“不行,既然有这机会,不能迟疑了,这稍许之后就得动身,不能再等了,否则必将后悔不亦。”想到这里,他赶紧走回屋内,屋内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几件衣服和这近二个月的俸银就放于桌头褐色藤条箱内,简单的打个包就可以,只是若是背个包就太显眼了,干脆揣了这几十两银子入怀就行了,免得太惹人眼。

话说二个月虽未出谷,但这御侮副尉之职的几十两俸银却是到月就由陈安他们递进来的,也让他心安了许多,现在这出去后正当盘缠之用,不然也是难行。

心中思定,便在屋内盘膝而坐,调息养足精神,只待一会后便自起身出谷逃走。他现在还不知道即使是季军师不在谷中,他要想出去也是要费一番手脚的,那陈安、李引可是不接到命令,不会轻易放他出去的。

他最近修炼“癸水真经”当真是有若天助,不亏是仙灵界古老仙法,而且是针对他这种体质特定的功法,在这短短十几日中,他已感觉自己水灵力增长迅速,他现在还不能内视体内,但他隐隐感觉到自己那口水灵力大缸这短短十几日便被注入了约五分之一的灵力,身体更加灵敏,气力都增了许多。

这个修炼速度可谓是恐怖之极,李言想如果按这样进度修炼,那岂不是不用一年,他便可以修炼到凝气一层顶峰的阶段。他这样想有一部分对,但也不对,修炼一途何来捷径而言,他现在修炼快,一是功法本来就是针对他这种体质而创造的,自是如鱼得水,尤其是最初的从无到有,当然增长很快;二是他体内现在的灵力缸其实小的可怜,感觉自是灵力增长的快;三是他尚不知修炼一途,无论功法、术法越到后期进度可是越慢的。

正在调息间,忽听屋外脚步声,心道“午饭来了,吃罢这顿,下顿什么时候吃上,却是不知了,且吃他个囫囵饱再说,也好得有力气跑路。”当下便站起身来,向屋门走去。

“李言,听说你刚才找我?”就在李言走到门边,手刚碰触到门把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起来,这声音入耳不由得让他如遭雷击,当下呆立住动作,脑中嗡嗡作响,这声音不是季军师却又是谁,一时间心情如坠深渊。

好在他有些自持之力,定了定神后,然后一脸迷茫的拉了门,他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位老师神识是可以外放的,但刚才好像并没有感觉到神识压身,可能是未放出神识吧。

“咦,老师?您回来了!”门开后,待看清是季军师的面庞,李言顿时脸色一怔,然后面露惊喜之色的说道。

“哦,为师因有急事,最近出去了一趟,刚才回来听得陈安说你找我,便过来看看。”

“找您是因为弟子有些问题需要请教的!”

此时的季军师脸色并不是很好,身上衣服有多处破损,隐隐沾有一些血迹,原本就清灰色的面庞上,更呈现出丝丝黑色之气。

话说,季军师那日待得李言走后,便做了决定,决定走上一趟那地图所标之地,去看了再说,现在他感觉火毒越来越压制不住了。这次去只要多小心些,不与人拼斗,路上这些消耗的灵力还是可以承受的,做了决定后,他便断然出谷向西而行去了。

但天有不测风云,终究人算不如天算,同样也是李言倒霉之极,本来季军师这一去,一来一回近三万里的距离,加上他寻宝的时间,少说也得一、二个月时间,可是就在季军师深入大青山数千里后,好巧不巧的碰到了一头一级中期妖兽,按理说他走的这条路线可是他以前探索过的路线,像这种等级的妖兽至少要待得他再深入到上万里时才有可能遇到,到那时他已是小心潜行,尽力避开这些目前不能力敌的存在。

说起这些隐匿手段在他们“寻仙一脉”悠久的传承中还是有不少的,或利用草药气味隐藏,或利用山川河流地势隐藏,他若施展出这些手段来,只要不是太过深入大青山几万里,还是能避过绝大多数妖兽的,不然他们若没些手段,这“寻仙一脉”还在人迹罕见之地寻个什么仙,早就灭绝在历史长河之中了。

但这次不知怎得,这只妖兽一只脚跛着,好像似与人或别的什么生灵争斗时受了伤,现在竟然跑到此处,好巧不巧的与季军师撞个正着,而这时的季军师是一点防备没有,根本无法隐藏行踪。

一级中期妖兽,那可是堪与修仙者凝气四、五层相媲美的存在,这头受伤的妖兽见是一位人类修士,同时也从季军师身上气息判断远远不是它的对手,顿时凶焰滔天,向季军师掩杀而来。

季军师才凝气期三层,这哪里是它对手,但好在这头妖兽脚伤未愈,行动间很是不便,季军师见状不妙,立即转身就逃,但这头妖兽受伤后一直怒火未消,如今找到一个可以发泄的对象,那能就此放过,在其后穷追不舍,就这样一追一逃的向大青山边缘而去,其间有几次那妖兽凭借比他高出的境界,生生的拉近了距离,季军师不得不拼尽浑身所能,仙法、俗世武功尽出,才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