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颜娧掘了三个多月的甬道,裴谚只花了五夜就完成填塞,外加把后院给整了个遍。

白日里清明谷雨清理后院的土堆,按颜娧建议修葺成一区区高矮皆有的景观院子,塞不回去的奇石造了个廊景,花卉造景什么都有了,直接把原本三进的院子提升好些档次。

原本主仆三人才觉得,一个六岁娃娃造出来能够好到哪去,一大早窜上佛堂顶鸟瞰才发现,这娃是受了那些园艺熏陶?摆个六色月季花都能利用高低层次展现它的风姿。

当他们目光收起垂涎,颜娧高傲的抬着颔鄙视他们说。“姐儿可不是玩沙的。”

还外加长长的哼哼声一路走远。

这可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了,可有了她的作品,清明谷雨有仿效的样本,在整理满山片土的后院就快多了。

今晚是最后一夜了,从三进院到佛堂的路都掩实了,等莺儿伺候她入睡,就能开始填平床底。

阮嬷嬷稍早送来了月例,她原封不动的交还,摊上她这样的主子能不反水已是祖上烧高香了。

这些天也想过就把阮嬷嬷与莺儿带走,如裴谚所言,她的确需要人照顾,知根底的人终究难寻,可卖身契终究是大问题,出了这门也很快会被押回伯府。

只能舍下这两个照顾她的人了,未免被扣上失责的大帽子,还得想法子不致命的伤她们俩。

这深宅大院规矩多如牛毛,要是主子不给请郎中,也不能让她们有个万一。

“真的什么都不带走?”裴谚从房梁上不着痕迹的来。

这些天佛堂的大梁都被他们清理干净了。

“不了,留来留去留成仇,还不如让她们在熟悉的地方,有缘终归还能见面。”

这三个月又过了个清清淡淡的年,敬安伯府的轨迹照常走着,六岁以后的年过得越发冷清,她知道,母亲在不孕多年后即将迎来嫡长子,之后更难见到母亲了。

在亲情与家族荣光的抉择下,母亲终究选择了家族荣光,她怨不得......

她本就是多呼吸了几年的佛堂白烟,因此日后颜娧乖离脱序也怨不得人,没有父母陪着成长的孩子,能不长歪?

“娧丫头,妳才几岁老说这些老成的话,不晓得的还以为妳承受过多大的苦难。”裴谚长指轻戳了她的小脑壳。

颜娧闪开了他的手。“我能不成熟吗?你见过哪个官家姑娘这样打小被关在佛堂里?爹亲公务繁忙见不着也罢,连母亲......”

这一半的话语咬在心里,才是挠人心疼,颜娧抬眼就是含泪的水眸回望,让裴谚又哽在心头,什么话都吞回去了。

“这几日的确都没有见到敬安伯夫人......”梁上悠悠的传来清明扼腕的回应。

裴谚回望房梁冷厉怒视。“乖乖待着,废话少点!”

“......”

“最近八个月都不会来了...”她本来想说永远不会来了,终究为伯府留了脸面。

“恭喜!”裴谚立马意会,这是家里要添丁口了。

颜娧没理会,拿起褙子披上刚刚花了好些功夫穿上的浅绿对襟半臂儒裙,稍显长的裙襬没碍着她爬上黄梨雕花镂空木椅,那青涩甚为可人,明摆着就是小丫头,眉色话语中的老成只叫人心疼。

“谚哥哥准备好怎么安顿阮嬷嬷和莺儿了?”颜娧故作轻松晃着脚,交握的双手还是扭得小手发紫。

“我让谷雨把剑给磨钝,即使真砍也是皮肉伤居多,只是这一刀下去可就没得回头了,真的想好了?”终归还是个小娃娃,真能放下心不疼?

“谚哥哥,我没得想了!也无路可退,如果你也不能帮我,只能花些时间再挖一次了,这土石松动过,我挖第二次应该能快些。”

“.....”他怎么感觉到被威胁的味道?

这话怎么都是觉着要从他赁的那院子冒出头来......

还没来得及消化威胁,就听她稚嫩软语喃喃的念着。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

“......”

带不带这么埋汰?六岁能诵读诗经,他十二岁还正在跷家呢!

却也明白的说明了她的想法,这是与敬安伯府见与不见都喜悲参半的无奈??

“不难过!以后哥哥照应你!”裴谚再正经的拍胸脯保证。

颜娧漾出了甜美的笑,回答的干脆、潇洒。“行!”

“......”裴谚呆楞得阖不上嘴,这根本是翻脸比翻书快的绝佳代言人。

还没来得及消化她的哀戚呢!就马上被带歪了情绪......

远方传来敲梆打更声,颜娧回望了梁上的俩人。“可以准备出发了,迷烟别吹反了啊!”

这是不是一百种埋汰人的方式?污辱专业啊??

清明谷雨一脸受伤的看着主子,裴谚只是脱了外衣,开始拆卸手上、肩上、腰上、腿上的玄铁,不敢造次的一一收好并叮嘱俩人。

“等会记得带走。”

这寄乐山从不要求他功夫过人,只要求他轻功顶尖,跑得比别人快。

这些玄铁重环是老门主特地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