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有可能!”

甄贵人道。

原本还有些怀疑小桃。

现在看来,最应该怀疑的就是那个李公公。

一切都是他的嘴在说。

亏本宫还认为他有才,给他看病的机会。

“娘娘若是不相信,可以找御医先给公主殿下瞧瞧。”

有太监建议。

甄贵人点点头。

很快御医到了。

听说是蕊蕊公主出事了,来了两个御医。

两个御医轮流诊断。

“蕊蕊怎样?”

甄贵人连忙询问。

“公主殿下之前可是服用过药物?”

“没有!”

甄贵人摇摇头。

“那公主殿下只是轻微中毒,我开副药方就好。”

两个御医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道。

同时,两人两人心中蹦出疑惑。

中了这种毒,表现怎么会这么轻微?

“真的是轻微中毒?那太医可知道蕊蕊中了什么毒?”

甄贵人一愣。

没想到蕊蕊真的是中毒了。

“回娘娘,殿下中的什么毒,臣下也不清楚。也许是吃了什么发霉的东西,有或者吃了本身带毒的食品。臣下不敢妄加揣测。”

太医思索良久后开口道。

他说的轻微中毒是事实,只是这种毒不应该出现在宫中。

在宫里多年,自然明白这又是一起投毒。

只是他不敢多说。

这些年,因为多说一嘴而出事的御医不少。

没看到旁边这位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么?

宫内,言多必死啊!

最主要的是,对面这位只是一个贵人。

不值得他们说实话而惹祸上身。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甄贵人满眼寒霜。

等太医离开后,甄贵人曾的一下站起来道:“传令,以后不许蕊蕊去寿宁宫。挑拨离间,用到我的头上了。”

回到寿宁宫。

李牧将手里的活干完,心中依旧无法平静。

“既然无法理智,那就不理智了。”

扔下扫把。

李牧身影消失。

甄贵人发火之后,几个太监也将蕊蕊的药抓回来了熬好给蕊蕊服下。

一副药下去,蕊蕊的脸色好了许多。

小桃也松了一口气。

甄贵人没有怀疑她就好。

先保住自己的命。

改天再完成贵妃娘娘交代的任务。

拿着蕊蕊喝完的药碗到井边,打算洗个干净。

唰~

忽地井边刮起了一股风。

接着小桃感觉自己脑袋一重,昏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小桃发现自己处在一处阴冷黑暗的房间中。

房子内还散发着难闻的恶臭。

“有人么……呕~”

张嘴呼喊时,一口臭气入口,胃里顿时翻腾起来。

长期在甄贵人身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

吐了一会儿,恐惧逐渐侵占小桃心底。

“回答我,呜呜……”

小桃大声哭了起来。

依旧没有人理会。

苦累了,小桃起身朝四周摸摸。

除了手臂粗的铁栅栏,还有三面石壁墙外,什么也没有。

“这是哪啊?”

带着哭腔,小桃大声疾呼。

“这里是司礼监地牢最深处!”

空荡荡的黑暗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声音击打在石壁内,回声不断。

“地牢……你是谁?求求你放我出去吧!”

“说吧!是谁让你投毒的?”

李牧问道。

这段时日,无论白天还是晚上,他都关注着宫外。

四处寻找心中的天才。

没想到有人竟然在眼皮底下投毒!

大意了!

本以为宫斗离他很远。

他错了。

平静的语气下,李牧压制着即将喷涌的火山。

“我……我不能说!”

“你不说,我也能调查出来。到时候,你和你背后的人会尝遍这司礼监地牢中所有刑具。还有,你的亲族因为参与谋反,也会被诛三族。”

李牧吓唬道。

“我……”

“你觉得你的亲族被关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牢,等待被活剐时会不会骂你?”

“我,我不能!”

黑暗中,小桃脸色煞白,不停摇着脑袋。

李牧伸手一招,地牢中挂着的铁链朝小桃身上奔去。

果然,小女子是没有吃过什么苦头。

啪~

铁链落地,地上石屑乱飞。

“给你三息时间,若不说,这铁链就会砸在你的双腿上。此后就算你说出来了,我愿意给你一条生路,你想恢复正常人绝无可能。另外告诉你,我有信心在你死之前,能从你嘴里弄到我要想要的。”

李牧淡淡道。

原本还想疲劳审问,或者用前世网上流传一些有名的审问办法。

想一下,放弃了。

把大量时间耗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