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无溟负手而立,停驻在苏九面前,漆黑的瞳孔闪烁着冷芒,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对方,最后视线停留在了他丹田的位置。

凤珠,应该就盘踞在那里吧?

在他打量苏九的同时,苏九何尝不是在打量他。

最后总结出一点,跟昨晚一般无二,这个人不能惹!

原主的记忆中虽然没有这个人,但单凭太子对他恭恭敬敬,便能看出来对方地位极高!

彼时,苏盼惊喜的喊道:ap;ldquo;云姐姐,那是我弟弟!冥王找的是我弟弟啊!ap;rdquo;

云无暇阴着脸,讽刺地问:ap;ldquo;你哪个弟弟?苏九那个废物?ap;rdquo;

ap;ldquo;对,苏九那个废物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九洲城,也不知道怎么会冥王认识的ap;hellip;ap;hellip;不过ap;hellip;ap;hellip;ap;rdquo;苏盼眼底放着亮光,如果把苏九当成垫脚石,攀上冥王这座靠山,那苏家岂不是直接平步青云了?

思及此,她哪里还管得不得罪云无暇啊!

她无比夸张的大喊一声:ap;ldquo;小九!姐姐等你半天了,你怎么才来啊!ap;rdquo;

小九?姐姐?

不是说不要告诉别人是她弟弟的吗?

苏九玩味的勾起唇角,无声的看向苏盼。

见他不语,苏盼主动伸手就去挽苏九胳膊:ap;ldquo;呵呵呵ap;hellip;ap;hellip;小九,原来你跟冥王认识啊!ap;rdquo;

然而,苏九却横移一步,躲开她的触碰。

苏盼一脸尴尬,厚着脸皮看向墨无溟:ap;ldquo;参见冥王殿下,我叫苏盼,我是苏九的二姐!呵呵ap;hellip;ap;hellip;小九虽然不是元者,但是也不能怪他,谁叫他天生没有根源,无法修炼呢!唉,幸好我跟我姐的天赋还不错ap;hellip;ap;hellip;ap;rdquo;

苏九!你死定了!

撇开冥王尊贵的身份,就他那逆天修炼的天赋,也绝对看不上你这个废物!

就在她满心以为挑拨得逞的时候ap;hellip;ap;hellip;

ap;ldquo;这东西,你认识?ap;rdquo;墨无溟冷幽幽地问道,平静的视线看着苏九,丝毫没有理会脸色僵硬的苏盼。

这人嘴毒起来,还挺合她口味的。

苏九眉梢染笑,漫不经心的摇了摇头:ap;ldquo;不认识,不知道哪里来的疯婆子。ap;rdquo;

ap;ldquo;哦?ap;rdquo;墨无溟冷着脸,语调拖得长长的,给人一种寒冽如冰的森冷感。

苏盼顿时毛骨悚然,吓得跪在地上大喊:ap;ldquo;苏九,你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我是你姐ap;hellip;ap;hellip;冥王殿下您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呜呜,小九你别害我啊ap;hellip;ap;hellip;ap;rdquo;

苏九淡淡瞥了她一眼。

要玩死她,路上机会多得是,不在乎这一时。

ap;ldquo;殿下,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吧?ap;rdquo;

一听苏九没有追究的打算,墨无溟沉黑的瞳眸闪了闪,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猛地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苏九没多想,跟着他来到马车上。

墨祯还在旁边等着,看见墨无溟刚想再说两句话,就被他那满身寒气逼人的模样给骇住了。

ap;ldquo;拜见太子殿下!ap;rdquo;

苏九礼貌的弯腰,毕竟有权利的人结实一下,也不是坏事。

只是,还不等她弯下腰ap;hellip;ap;hellip;

ap;ldquo;启程!ap;rdquo;

冷厉的两个字从马车里丢出来。

幸好苏九反应极快,抓住马车边缘,一个侧身翻上去。

她刚刚跳上去,马车嗖的一下就跑了!

站在原地墨祯,愣是吃了一嘴的尘土。

墨祯黑着脸,有些阴沉的看着马车离去的背影,很快,他又敛起了神色。

他转过身,视线看向了抹眼泪的苏盼,转而又看了看云无暇。

这两的女子容貌都不差,墨无溟却连看都不看一眼,难道他真有断袖之癖?

若真是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了ap;hellip;ap;hellip;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