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方舟自己做庄主多年,早已经把山庄看成自己所有。

有人要乌云山,那就是从他身上剜肉。

或者说,他宁愿从身上剜肉,也不愿意把乌云山送人。

眼看百霄宫寸步不让,方舟心?里把儿子骂了?个狗血淋头。想着把人接回去之后,怎么教训都不解气。

教训儿子,那是以后的事,在此之?前,要先把人接走,他伸手扯了扯边上的云如意,示意她开口。

云如意面的漠然,道:“你不要扯我。”

方舟:“……”

他靠近了?些,压低声音道:“那是双云山庄祖辈传下来的立足之基,怎么能送人?”

云如意侧头看他:“我把山庄好好交到你手中,护好山庄本就是你份内之?事。”

方舟哑口无言。

云如意这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着实气人。

楚云梨伸手一引:“昨天突然有人冒出来劫杀于我我,我被吓得一晚上没睡好。现在得回去补眠,两位请回吧!”

方舟不愿意动:“宫主,我们是很有诚意的,你也……”

言下之?意,楚云梨开口要乌云山纯粹是胡言乱语。

楚云梨打断他:“我也很有诚意,只要乌云山。”

“这不可能。”方舟语气决绝。

那就是谈不拢了。

两边算是不欢而散,楚云梨是无所谓,反正人关在地牢,着急的不是她。

今日庞理霄不在,她缓步往后院走时,心?里正想着中午的菜色,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靠近。

脚步声是属于习武之人才有的轻盈,听在耳中熟悉,她没有回头,道:“你又打不过我,这样有意思吗?”

身后不远处,吕良面露苦笑:“我只是想靠你更近。”

楚云梨回头:“但我不想在无关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我很忙,你再这样纠缠,我要生气了?。”

看她真恼了,吕良双手做投降状,往后退了?一步。

夜深人静,百霄宫内除了零星几个巡逻的护卫,周围一片安静。

忽然有一抹黑影从外院窜出,一路飞掠着直奔地牢。

黑影武功不弱,三两下放倒守卫,摸进了?地牢中。

云飞扬伤得很重,平时是能不动弹就不动弹,昏睡的时候多。

被人推醒时,看到面前一身黑衣的男子后,眼睛一亮:“你来救我的?”

黑衣男子手放在唇边嘘了?一声,弯腰将他扛起。

云飞扬自然是不愿意呆在这地牢的,还配合着往他身上趴,期间扯到了伤也不吭声。满心都是自己被救的喜悦。

黑影背着他掠出地牢,一路往后山飞奔。

云飞扬不熟悉百霄宫,看他走错了?方向,提醒道:“这不是出去的路。”

清越的男子声从身下传来。“属下知道,这里通往后山,到了密林中,我们就能找着机会逃出。”

一个“逃”字,云飞扬听了格外不是滋味。

他知道自己落入百霄宫手中后,双云山庄那边和谈不成,肯定会想办法来救他。

这偷偷把人劫走,也算是救他的法子之?一。

但是,他可是堂堂少庄主!

只一个人来接,会不会太草率了??

往后山密林跑就算了?,竟然还没有人接应。双云山庄这么缺人么?

不过,现在正在逃命,也不是说话的时候。回去之后,再做计较。

百霄宫内偏门不多,后山门算是偏门里最大的一个。无论白天黑夜都有守卫看着,黑影将云飞扬放在隐蔽处,自己上前与两个守卫缠斗,刚开始交手,突然发觉周围一片灯火通明。

一大片火把浩浩荡荡而来。

云飞扬见势不妙,强撑着想要挪过去帮忙。

但也只是“想”而已,他磨成半天,扶着大树起身,已经到了近前,走在最前的赫然就是庞月篱。

黑影对付两个守卫绰绰有余,可双拳难敌四手,弟子们赶上前,纷纷拔剑。

没多久,黑影就被人摁倒在地动弹不得。

楚云梨走到云飞扬面前,上下打量他:“果然人的潜力无穷尽,你都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跑到这。”

眼看黑影不敌,云飞扬眼神一转,做出感激模样:“姐姐,你不知道,这个人跑到地牢里一言不合,就把我扛到了这里。我真的怕他对我动手……好在你来得及时把他拦下。回头等我跌倒了?,我一定让他厚谢于你。”

睁眼说瞎话,说的就是云飞扬这种人了。

楚云梨冷笑一声:“这人分明是来救你的。”

“不可能。”云飞扬斩钉截铁

:“我是少庄主,若真的有人来救我,怎么可能只派一人?”

这话乍一听还挺有道理。

楚云梨嗤笑一声:“当我这百霄宫是酒楼么,外面的人想进,先得问过我。”她缓步走到黑影面前,叹息道:“吕公子,其实我已经信了你的,也想重用于你。你到底还是辜负了?我的期望。”

地上之?人脸上的黑布被扒开,赫然就是吕良。

吕良苦笑一声:“宫主饶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