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父子俩同病相怜,心里?都不好受。

方舟抹了一把脸,嘱咐道:“这?事情非同?小可,不能外传,等百花谷主到了,我会?常来探望你。如果我们父子俩喝的药一样,就更不会?惹人注目。”

云飞扬想了想:“我的武功可能是被那碗汤要废的。您的呢?”

自然是那两枚药丸了。

百霄宫内,一定?有一个特别高明的大夫。

明明庞理霄的筋脉尽废,已经变成了废人……想到此,方舟眼前一亮。

连庞理霄那样被废了的经脉都能重新练武,他们父子只是经脉滞涩,如果那位大夫出手,一定?能治好二人。

想到此,方舟坐不住了。

他立刻起身出门,找来了心腹,让他去百霄宫打听此事。

但是,百霄宫累的人都不知道自家少主的伤是怎么好的,他再太费心打听,都是白搭。

方舟遍寻不到疑点,再次跑来找儿子:“庞理霄经脉尽短都能治好,百霄宫肯定有一位高明大夫,不过我让人去打听,却又没发现疑点。都说宫内只有两位大夫……我记得那两位是在庞理霄受伤了许久后才去的,应该不是他们。你在百霄宫那几日,可以发现疑似大夫的人?”

云飞扬仔细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没看到大夫,那碗药也是送到地牢给我的。从头到尾没人给我把脉。”

方舟眉心皱得很紧,心里?在思量着舒服云如意去请那位大夫的可能。

云如意自然是请不来的,但她可以去求她女儿嘛。

他立刻起身就走。

云飞扬特别想治好自己的伤,找回自己的内力。眼看父亲一言不发又要离开,他急忙伸手拉住:“爹,你有办法了?”

方舟一脸无奈:“我能有什?么法子?”

云飞扬想了想:“要不,你找人去劫持了庞理霄,到时候问他们要大夫。顺便还能要赎金,讨回我们送去的那些银子和乌云山!”

如果有这?么容易就好了!

方舟瞪着儿子:“馊主意。”

他们父子两人亲自带队,包括三位长老,都不是庞月篱的对手。还有,百霄宫弟子的剑法进境飞快,想要从他们手里?抢人,没那么容易。

你消停点,好好养伤。”方舟心里?有事,随便丢下一句话,飞快回了主院。

云如意的院子里?幽静雅致,方舟却没心思欣赏,他大踏步走在花木间,没多久就看到了正在浇花的云如意。

看到她那份悠然,他心里?憋屈不已。

“如意,我有事情跟你商量。”

云如意倒也没拒绝,抬手挥了挥,丫鬟们鱼贯而出。

两人多?年夫妻,早已形同陌路,方舟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把自己怀疑百霄宫内有大夫的事儿说了,末了道:“山庄内人心惶惶,长老们各有心思,都想让我收下他们的儿子做弟子,都想做庄主的父亲……如愿,这?山庄是云家的,你应该也不想它落入外人之手,对么?”

云如意早已放下了手里?的瓢,负手听他说完,道:“你是何意?”

方舟立即说出自己的想法:“你去找庞月篱,让她把那个大夫借我们一用。”

云如意想到女儿对自己冷淡的态度,淡然道:“她不会?答应。”

“你都没去试,怎么就知道她不答应?”如今的方舟最怕的事不是长老们逼自己收弟子,而且他自己武功尽废的事情传出。

所以,他得在秘密被传出之前就治好自己。

哪怕不能恢复到全盛时期,也不能像如今一般连轻功都不得使。

最近他是在庄内,又借口自己身上有伤,一副虚弱模样,所以才没有人出手试探。

否则,他怕是已经瞒不住了。

眼看云如意不说话,似在沉吟,他继续劝:“如意,山庄是云家的,只能有云家的孩子接手,飞扬是咱们俩的儿子,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你也不忍心看他被废了之后,年纪轻轻颓废至死对不对?庞月篱是你女儿,只要你愿意放下身段求和,她一定?不会?拒绝你的。”

云如意没有不想去,她只是在回想自己去百霄宫这几次时的情形,想要从里面找出那位高明大夫的影子。

想了半晌无果,她回过神道:“月篱对我误会很深,我劝你还是另请高明。”

方舟听了这?话,心里?泛起了层层怒气?。

这?个女人不肯帮忙,肯定是想着等到飞扬废了之后,就去接庞月篱回来做少庄主。

他承认,庞月

篱确实手段高明,很有几分御下之法,脑瓜子也聪慧,但是,她不是他女儿!

甚至他曾经还把她往死里得罪,真要是接了庞月篱回来,他们父子哪还有好日子过?

看来,得下猛药!

他咬了咬牙,上前一步,在云如意不赞同?的目光中靠近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我的内力,也已经散尽。你要是不帮忙,等这?事情一出……”

那后果,不用他说,云如意也明白。

她脸色微变,抬手一掌劈出。

看她出手,方舟的脑子喊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