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氏跟厨娘趴在门边,乐的不行。

尤其看到森哥儿吃瘪的模样,更是笑的捂肚子。

“那小子,可太笨了,就这点招儿可不够用,真是笨死了。”

换做他爹早就手到擒来,把姑娘追到手了。

哎,这儿子真是闷骚又笨蛋,一点都不会追姑娘。

厨娘笑,“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至少说明少爷愿意主动追一个姑娘了。”

总比对谁都冷冰冰的强。

伍氏也是这么想的,“对,他愿意付出就行。”

就怕这小子一直闷骚下去,人也追不到,可愁死她了。

厨娘安慰道,“不会的,男女之间就那点事,只要少爷动动手,小姑娘很快就会沦陷的。”

毕竟那张脸还是很有魅惑姑娘的资本的。

这点伍氏倒是很自信,她生的四个孩子都好看,尤其森哥儿身上气质很好,一看就招姑娘喜欢。

加上平乐应该也是喜欢森哥儿的,不然也不会留下来。

两人是双向奔赴,这下她就放心了。

森哥儿知道亲娘在外面偷看,并不理会。

他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平乐身上。

都不知道这个小哑巴怎么这么有韧性,被说了也不生气,也不哭,反而一脸兴致盎然,跟打了鸡血似的。

森哥儿实在忍不住问她,“你不累吗?”

平乐切着果子,一脸阳光,“不累。”

能给恩公洗菜做饭,她是真的高兴。

因为她能用自己的双手来报答他,而不是处处受他照顾,她觉得这种报答方式很开心。

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有用的人,尤其森哥哥吃她做的饭菜后,那种成就感是大大滴。

她很开心,希望能一直给他做饭吃。自然跟打了鸡血似的,动力满满。

于是小丫头又继续忙活去了。

森哥儿....

为什么感觉她好像都不需要他?

难道她就真的不想多跟他说说话什么的?

其他小姑娘喜欢他,都恨不得黏在他身上,怎么她不都不粘着自己?

森哥儿好奇,反而粘过去,竟跟平乐在厨房耗时一下午。

直到晚上他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好像有点过火了。

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居然让他好奇一下午?甚至跟了一下午?

这太不像他了。

于是他拉回高冷,哼了一声,直接回屋去了。

这次案子结束,其他小案子就交给别人来做,所以他可以在家休息一个月。

平常他都不在家,一旦休息基本都在家待着,免得他娘想他。

所以这一个月他都不打算出门,就天天在家窝着。

不过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小姑娘,甚至是个扰他心神的小姑娘,叫他不想再出屋子了。

于是晚上吃饭的时候,森哥儿都没出来。

伍氏觉得奇怪,就让平乐去看看。

“你去叫他出来吃饭。别老待在屋里,怪热的。”

平乐领命,当即去了。

她跑到森哥儿屋子前,抬手敲门。

“咚咚咚。”

但里面都没回应。

最后又敲了几声,里面还是没人说话。

平乐不死心,用纤细的肩膀去撞门,想试试能不能把门撞开。

奈何房门太结实,门没撞开,倒是让她撞疼了。

她‘嘶~’了一声,显然是疼的。

森哥儿本来在睡觉,在她敲门的时候就醒了。

他不回应,就想看看她会不会离开。

谁料人家不仅没走,还想用肩膀撞门。

结果门没撞开,肩膀还撞疼了。

那呼痛的小动作,看的他眉头紧皱。

他生气的下来,走去开门,一脸不悦的瞪着她。

“谁让你撞门的?”

平乐本来在揉肩膀,冷不防被他打开房门,差点站不住。

好在被森哥儿眼疾手快的拉住了。

刚要感激,人家就劈头盖脸一顿训。

“这么柔柔弱弱,还学人家撞门?你是想让我给你出医药费,还是出看脑子的钱?”

这话说的凶巴巴,平乐自己也吓到了,顿时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无声叫了句,“哥哥?”

虽然没有声音,但不用想也知道这声音可怜兮兮。

本来还生气的心情,这会被她可怜一叫,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好了,别哭了,进来我给你上药。”

平乐还在发懵,刚要说什么,就被他拉进去。

森哥儿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反正就不喜欢她受伤。

他去柜子上拿药,让她,“抬起手来我看看胳膊有没有受伤。”

平乐听话的抬手,胳膊还是可以动的,就是肩膀角有点疼。

森哥儿都服了她了,“下次别撞门了,多等一会就好了。”

平乐乖巧的点点头,无声说了句,“好。”

那小模样要多乖有多乖。

森哥儿一腔怒火在此刻突然化作百转回肠,心软又纠结。

“这是跌打酒,回去揉揉就好了,再次别这样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