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哥儿真是服了亲娘了,把他说的跟无所事事的小混混一样。

什么叫懒洋洋睡一天?一天就吃一顿?他有这么废吗?

伍氏却不容他狡辩,“反正我让平乐看着你,一日三餐你得给我好好吃。”

看这身板瘦的,一点都不像她养的孩子。

家里几个孩子,虽然都不胖,但都营养均衡。

唯独森哥儿每次出去几个月,回来就瘦的跟一根柴火一样,看的她心疼。

问他去查什么案子了,他也不说。回来直接睡大觉,睡的昏天暗地,看的她胆战心惊。

但每次他都好好的回来,她才没多问。

只是这高大的身高配着干瘦的身材,叫伍氏如何也不放心,这才想让平乐给他调理一下身体。

“平乐啊,你看看你森哥哥,瘦的跟一根竹竿似的,肯定营养不良了。这几天你帮婶婶给他调理一下,把身体养养,免得年纪轻轻看起来个丐帮一样,瘦巴巴,干瘪瘪的。”

平乐也觉得森哥哥太瘦了,很是心疼。

她皱着小眉头,猜想森哥哥每次出去查案子,肯定都忙的没时间吃饭才会这么瘦。

她爹娘也是查案子的,每次出去踩点,怕被人发现,都不敢吃喝,也是瘦巴巴的。

当时她就很心疼爹娘的辛苦,想给她们好好补补。

可惜他们都不在了,她就是想给他们做饭都没机会了。

如今爹娘走了,森哥哥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一定要学好做饭技巧,好好给他补补身体,别让他虚脱了才好。

于是她对伍氏重重点头,表示,“婶婶,我一定会把森哥哥养胖的。”

伍氏虽然看不懂唇语,但能读懂她的表情。

于是她也重重点头,拍拍她的肩膀,“婶婶看好你。”

这一巴掌拍下去,痛的平乐“嘶~”了一声,却又笑了。

她是在用笑容掩盖疼痛,森哥儿眼尖的发现了。

他啧了一声,不满的瞪了亲娘一眼,“您干嘛呀?这么粗鲁。”

不知道小哑巴肩膀疼吗?

伍氏还真不知道,被森哥儿瞪的一脸莫名。

“我咋了嘛?”

她也没用多大力气啊。

森哥儿拉平乐过来,给她揉揉肩膀,啧了伍氏一眼。

“她年纪小,娇生惯养长大。您力气大,以后下手轻点,别给拍坏了。”

伍氏....

“有这么夸张吗?”

她就轻轻拍两下啊?

森哥儿啧她,“您大手大脚惯了,力气也足,轻轻拍两下能把小孩拍哭,以后还是别拍了。”

说着,拉起还在吃鸡腿的平乐,直接回后院了。

伍氏.....

她一脸不敢相信的看向了,梁晋,“你儿子刚才凶我了,你看见没?”

梁晋点头,“看见了。”

“不过这不是好事吗?”

伍氏...“这个不孝子,敢欺负我,算什么好事?”

梁晋笑,“你不是盼着他对平乐动心吗?这不就动心了。”

伍氏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嗨,看我这记性。”

是了,刚刚她拍平乐一下,臭小子就不乐意了。果然是对平乐上心了。

“那行吧,看在他对平乐上心的份上,我勉强原谅他一次。”

等将来把平乐娶进门,看我怎么收拾那臭小子。

梁晋摇头一笑,“好了,吃饭吧。”

伍氏无奈,只得坐下来继续吃。

吃完就直接给莹姐儿写信去了。

这几天可她把乐的不行,自然要跟两个闺女分享分享。

----

这头。

莹姐儿在收到信件后,也很开心。笑着跟景释榕说,“没想到森哥儿那小子,还挺主动。”

长这么大,莹姐儿还是第一次看他主动呢。

虽然只是在信件上看到,但已经可以想象那个画面了。

景释榕手上抱着两个孩子,笑问,“怎么说?”

莹姐儿嘿嘿一笑,“我娘在信上说,森哥儿不仅主动帮人家干活,还给人家盖水池,还给重新修了院子。”

不知道还以为俩人什么关系呢,看把森哥儿狗腿的。

房子修好后,平乐就搬过去住了。

但她每日都会过来给森哥儿做饭,做点心,顿顿不落。

一个月下来,森哥儿还真叫她养些肉来。上称都重了五斤。

伍氏高兴坏了,一直夸平乐是个小福星。

她一来家里,家里就热闹很多。

森哥儿不仅不出去喝酒,还很乖的把一日三餐吃完了,甚至还吃夜宵。

偶尔有朋友来叫他去喝酒,他是去喝了,但喝到一半平乐就找过去了。

她也不说让他回家的话,而是笑嘻嘻的坐下来想跟他们一起喝酒。

森哥儿哪能让她喝酒,冷着脸赶她回去,“快回去,大晚上的,姑娘家集不要在街上晃。”

平乐不肯,还笑着跟他兄弟打招呼。

对方见过平乐几次,知道她是个哑巴,却也没有带任何鄙视色彩,反而很心疼她的遭遇,对她格外温柔。

“小平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