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不许喝就不许喝,更不许跟其他男人喝,你只要记住我的话就好。”

“要是让我发现你跟其他男人喝酒,看我怎么收拾你。”

平乐被他凶巴巴一通训,特别委屈。

咬着下唇,一脸不服气的瞪着他。

森哥儿气急,“你还瞪?”

“不服气是不是?”

平乐气鼓鼓的瞪着他,就是不服气。

她气呼呼的拿了两壶酒,跟他比划,“我也能喝酒,酒量可能比你还好呢,不信比比看!”

森哥儿哟呵一声,“个小丫头,还来劲了是不是?”

“那好,晚上就喝哭你,看你还倔不倔。”

说着,又去拿两坛酒,准备给小哑巴一点苦头吃,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随便跟人喝酒了。

平乐没发现他的用意,还以为他真要跟自己比拼呢,顿时来了兴致。

她还屁颠屁颠的跑去拿大碗,掷地有声的把碗落在森哥儿面前,要跟他豪饮。

森哥儿瞪大眼睛,“你?你还想用大碗?”

这丫头,胆子怎么这么大,还敢用大碗。

“一会喝醉了你该晕了,真要喝这么多?”

平乐很有自信,“嗯,喝!”

她从小就很喜欢跟父母喝酒,只是那会年纪小不能喝,后面长大了就自己偷偷喝。

虽然不知道能喝多少,但感觉喝酒是一件很快活的事情,所以她今晚打算来个不醉不归。

她抱着酒坛子,开始往碗里倒酒。

整整两大碗,两只小手捧着,笑容灿烂的跟森哥儿碰杯。

“干杯!”

然后仰头一喝,咕噜咕噜往肚子里灌。

森哥儿看的无语,想制止,又觉得让她醉一次也好。

等醉后头晕难受,下次她就不敢喝了。

加上她千里迢迢去京城找姨娘,却又被赶出来,心情也不好,能喝酒释放一下情绪也是好的。

于是他端起酒碗,陪她一起喝。

“干。”

平乐灿烂的笑了,“干!”

两人咕噜咕噜喝着酒,一碗接一碗。

喝到后面平乐整张小脸红的不行,显然醉了。

她开始坐不稳,整个人都要往后倒。

还是森哥儿眼疾手快接住她。

拉她坐到他腿上,声音宠溺,“醉了?”

平乐窝在他怀里,天真无邪的笑了,“嘻嘻~”

嘴巴没什么,小鼻音倒是哼哼唧唧的,猫儿似的。

森哥儿心头一软,见她笑的那么天真,大眼睛水盈盈,小嘴巴也是水灵灵,心跳突然加速,“嘭嘭嘭”跳个不停。

偏她不好好坐着,还扭动小腰,叫他脸一红,身上突然有些怪异。

这种怪异他明白是什么,脸臊的不行,赶紧拉她起来。

“行了,你也困了,回去睡吧。”

平乐醉懵懵的看着他,乖巧点点头。

嘴上无声说着,“好~”

然后跌跌撞撞站起来,准备回隔壁院子睡觉。

可她酒劲上来,脑袋越来越懵,晕头转向,一时不知道该走哪里。

甚至小腿发软,渐渐站不出。

眼看她就要摔倒,森哥儿一把拽回她,深深叹一口气,“真是服了你了。”

说着一把横抱起她,抱着她回别院。

别看她小小一只,居然还挺有分量。

森哥儿扬起嘴角,“看来你来我家还是对的,看这小脸肉的。”

记得她刚来那会,瘦巴巴一小只,轻飘飘没点分量。

要不是天天跟他一起吃饭,他逼着她多吃两碗,这丫头早就瘦巴巴了。

像这会多好,肉肉的,抱起来有分量,还香喷喷的。

森哥儿笑的一脸成就感,抱着她回屋,给她放到床上,刚要起来,人家就赖上来。

一把抱住森哥儿的脖子,嗯~了一声,好似在说,“不要走嘛~”

虽然没有声音,但森哥儿知道,她就是这么说的。

这下他耳朵更烫了,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温度,一下子又上来了。

“你乖,自己睡觉,别抱我。”

他伸手把脖子上的小手扯开,但人家却无骨蛇一般,很快缠上来。

甚至哼哼唧唧,一脸哭意,好像在说他欺负她。

森哥儿无奈,“你自己睡。”

平乐不听,哼哼唧唧,抱着他不撒手。

森哥儿真是服了,想着陪她一会,等她睡着了再回去,便坐下来,看着她睡。

偏偏这小丫头平日规规矩矩,喝醉后就变了个人似的,缠着他不撒手。

甚至把森哥儿拽到床上,还坐到他身上。

森哥儿....

“小丫头,我劝你适可而止。”

他又不是柳下惠,这么欺负他,他是要反击的。

平乐听到后,不仅不害怕,反而笑嘻嘻的,借着酒意,一低头,直接亲下去。

森哥儿蓦然瞪大眼,人生头一次被人强吻,一时有些懵。

等反应过来想推开她,她又哼哼唧唧抱着他,然后开始哭。

嘴上咕噜咕噜不知道在说什么,眼泪却一直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