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4章先做个表率

小姑以前也是比较怕事,觉得家和万事兴,吵起来都不好看,这样的懦弱让孩子们都瞧不起她。

夫家有薄产,所以家里也有两个小妾,不管嫡出还是庶出的,没怎么敬重过她。

她压根也没个正头娘子的气派。

往日怕事,但今日她是见过皇后娘娘的人了,觉得人生顿时拔高了许多,家中乱七八糟的事,想起来也一点都不可怕了。

她站起来,气势如虹,“嫂子说得对,我得发作发作,叫他们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徐师傅当即吩咐儿子们,“你们陪着姑姑回去,发作是可以的,但是不能鲁莽,咱有娘家人支撑,凭什么不用?”

小姑迟疑了一下,往日她回娘家说过,希望侄子们能帮她一下,但是,娘是反对的,娘说自家的事自己解决,动辄找娘家的人过去闹事,岂不是显得她的女儿不懂事?

老太太就是这样,她自己可以失了礼数,但是要求别人不能失礼数的。

“去!”徐师傅也跟着站了起来,“娘那边我来说,她如果生气,我担着,这些年你护着我,如今该我护着你。”

有嫂子这句话,小姑底气就足了,马上带着侄子们家去。

这大半夜,闹得小姑婆家那叫一个鸡飞狗跳,这也实在是那边给了小姑一个很好的借口,她今日回了娘家晚上没归,进门就被婆母斥责。

她没像以前那样乖乖受骂,回了几句嘴,惊动了丈夫出来上巴掌,这不动手还好,动了手,这巴掌刚从她脸颊上扫过,手都没收回,几个侄子就从外头扑了进来,把这所谓的姑丈摁在了地上,一顿拳头伺候。

两个小妾和儿女们闻声出来,都想过来帮,但是哪里架得住鹿家几位少年郎?他们这时候的大小子,力气大得惊人。

对于儿媳妇忽然“造反”,公婆都气坏了,说是要扭她去见官。

小姑一点都不懦弱了,反问她自己回娘家错在哪里?为什么回一趟娘家晚些回来就要挨骂?为什么被骂了不能回嘴,回嘴就要挨巴掌?

公婆都没问懵了,懵了肯定就更加生气,气得都把休了她说出口,小姑的嫡子庶女们也都纷纷指责,说她挑事闹事,小姑腰杆子硬得很,竟是上前去一人给了一巴掌,才把他们打老实了。

小姑心头从未有过的舒适,觉得这一口气憋在心头已经许久,如今大闹了一通,情绪亢奋,想起皇后娘娘的话,女人总是刁难女人,不禁对婆婆控诉,说嫁过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得到好好的对待,拿她当牛马使唤,平日里病了也得忙活家事,没人关心没人问候。

婆婆被骂得发怔,“哪个新妇不是这样的?我不也是那样过来?”

小姑说:“您那样过来就得为难我?您当日不苦吗?您觉得苦,为什么还要我来承受?我都承受十几年了,难不成非得您走了我才能过好日子?若这样的话,心眼长歪了的儿媳是不是可以谋害婆母了?”

婆婆彻底不会说话了,就觉得是她是疯魔了,莫非是往日对待太差了,整疯整傻了?

疯子可惹不得啊,还是得顺着她点才好。

家里人这么一商量,就认得她疯了,心里害怕她会做出更加激烈的事来,就说往后不可刁难她。

小姑听了这些话,心里觉得很讽刺,她疯了才能过好日子啊?娘娘说得是对的,女子反抗的路很长,还需要继续努力啊。

小姑丈夫被打了一顿,怕了,对她的态度好了起来,对待不好那还得吃拳头,再打的话,他命都要没了。

小姑抗争的事虽然说没有朝正向的方面发展,但是确实能改善小姑的家庭地位,只不过被背地里嘀咕说她疯了有些不好受。

鹿家儿子们回去就跟娘说了这事,徐师傅听了之后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不过这种事情也要慢慢来,皇后娘娘决意要做这事,一定会开展全国教育的。

第二天,小赤瞳在徐一的陪同之下,找到了鹿家。

看到师父满身伤势,小赤瞳哭了出来,一直愧疚地说自己当时不该走的。

鹿家的人本来因为赤瞳的身份,想着要恭谨一些,但见到小赤瞳哭了,都心疼不已,一个个轮番过来安慰,说话的态度也自动转变回哥哥的模式,恭顺不起来了。

徐师傅也是如此,见徒弟哭得这么伤心,也忍不住抱入怀中去好生安慰一番。

后听得说跟着来那位大个子竟是当今天子身边的红人,忠勇侯徐侯爷,大家才忙地招呼起来。

徐一尝到了当侯爷的甜头,觉得这滋味还不赖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