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盛这一世是猎户,对大唐的刀剑还是很有研究的。

不管吹的多么天花乱坠,冶金工业基础就那样,这宝刀宝剑雕花抛光再好看……

也就那么回事罢了!

李盛也只是实话实说。

但是杜如晦,长孙皇后则都是表情一僵。

开什么玩笑,陛下凌烟阁收藏的宝剑,你居然说不行?

这孩子什么情况哦。

凌烟阁的收藏品都不行,那天下还有什么兵器是行的?

李二也是一愣。

本以为这孩子过了不少苦日子,想着正好顺势给他个将校之位做做,以后可以领兵就很好。

结果这孩子直接吐槽兵器不利……

李二整个大脑都卡壳了一下,这剑不行,那玄甲军岂不就是个笑话。

“这……孩子,这剑也是名贵之物,质量岂会差?”

“再说……伐树本非宝剑职责,天下本来也无长剑可以砍树吧?”

拿剑去砍树,怕不是几下就给整卷刃了。

……

但是李盛还是摇头。

“老李,你指定被忽悠了。你要实在不信,我手中正好有一柄粗用的猎刀,是我先前定制的。”

“不如就让刀剑两把来碰一碰,试一试不就真相大白?”

李盛说着,有些同情有些好笑的看着李二。

李二心中一动。

这孩子还自己收藏了刀剑?武德丰沛,看来真是个做将领的料啊……

惊讶归惊讶,不过李二对刀剑本身的看法也就那样。

就算这孩子收藏了宝刀宝剑,对他这样的万人敌选手而言也不过是一种纪念品。

但是没过一会……

李盛打了个响指,莺儿从书房里取来了李盛的猎刀。

……

铮!

一声清鸣,李盛拔出了猎刀。

看到这刀的瞬间,杜如晦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这是唐初,不是成平日久的各种盛世。

即便文官,多少也是懂一些军事、兵器的,更何况杜如晦是兵部尚书呢。

可问题就是。

这刀真是什么宝刀就罢了。

但在他看来在,这刀的工艺抛光等等,也就一般啊。

……

自古名刀名剑,莫不有着“剑刃清如秋水”的描述。

这就在是说工艺精湛细腻。

李盛手中的猎刀,除了形状有些奇怪,呈现出类似兽腿的形状外,并无这样的感觉。

……

“老李,那咱就试试?”

李二自然也懂刀剑,不然凌烟阁这么大里边总得塞点啥吧。

李盛手中的猎刀,除了看起来很有分量,其他倒也平平无奇,李二其实也不太在乎这个。

可是紧接着,

李盛一手拿起猎刀。

一手拿起李二送的宝剑。

用猎刀,对着宝剑,直接挥了下去。

铮!

一声清脆仿佛斩金断玉的金属悲鸣。

当啷!

半截剑刃,直接掉到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李二,杜如晦,甚至长孙皇后,直接惊掉了下巴。

这猎刀简直太强悍了!

……

李二,杜如晦两人,整个顿时愣在原地。

“这……这……”

“这刀……天呐……”

……

杜如晦双眼瞳孔都缩紧了。

这是怎么回事,陛下从凌烟阁里取出的宝剑啊。

居然就这么被一把平平无奇的猎刀。

一刀,斩为两段了?

简直是骇人听闻。

不可思议,完是不可思议!

……

李二直接捡起了地上的剑刃。

震惊的无以复加。

作为马上征战出身的开国天子,无论是什么名刀名剑,他都见过。

但是从来,就没有见过什么刀剑可以一击斩断另一把的。

闻所未闻!

“怎么样,老李。这下,你该信了吧?”

李盛嘿嘿一笑,对李二的神情丝毫不意外。

作为有着现代人知识技术的理工仔,即便没有高炉,只能靠铁砧铁锤。

李盛也能大致估算出,铁锤用什么方式加工,加工到什么程度,可以锻造出合格的钢材,无非是效率低一些罢了!

没错。

他这把猎刀的确加工工艺平平无奇。

但在这个时代,

这猎刀,却是唯一一块真正的钢材!

其物理强度,根本不是生铁可以比拟!

……

李二看着手中的断刃。

又看了看李盛手中的猎刀。

心中真是翻江倒海。

要是大唐的玄甲军都能用上这种钢刀,那恐怕……整个突厥数万骑兵,根本就不堪一击啊。

原来他一直没怎么重视兵器的价值。

毕竟,兵器强弱,总是需要人来配合,人来使用。

如果士卒本身训练不良,大军总体士气不高。

那就算兵器再怎么精良,又有什么用。

而现在他明白,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