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昭大步流星走出,头也不回的沿着长廊石道前行。

吕乐则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跟在后面。

等二人回到北苑,孟昭本来和煦得体的笑容收敛,冷冷道,

“阿乐,回头叫人给孟文递个消息,就说孟青淮早已和大公子孟希私下有了来往,对他未必忠诚。

再故意点一下今天他如此反常,针对于我,就是为了大公子。

做的隐秘些,不要暴露了咱们。”

吕乐有些意外,不是事情很难办,而是太好办了。

他还以为孟昭会派他找人教训孟青淮,好一吐怨气,却没想到只是散播一个传言,故而犹豫道,

“孟青淮和二公子相识很久,感情深厚,未必会听信这等流言。

若少爷真的不满今晚此人的行径,不如小奴找人给孟青淮一个教训?”

孟昭毫不怀疑吕乐有这种能量,毕竟他是吕忠的义子,现在也是他身边唯一听用的亲近之人。

调动二房麾下的实力,去教训一个旁支子弟,并不难。

只是,孟昭不喜欢麻烦,对敌人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做绝。

给对方一个不轻不重的教训,只会将矛盾激化,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说不定将来还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摇头道,

“不,照我说的做,不管他们两个人感情有多好,也不论今天孟青淮敌对我的原因是什么。

只要给孟文一个怀疑的理由就够了。”

孟昭前世被社会多次毒打,很会隐忍,更懂分寸。

真要是鲁莽无脑的明着打压这人,说不定正遂了某些人的愿。

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今晚孟文对孟青淮可是回护的很,几次打圆场。

现在他这么做,就是为了给两人中间加一根刺,成不成不说,恶心人是有一手。

吕乐点点头,应了下来。

随即想到什么,从怀里取出碧玉佛珠,递给孟昭,目中带笑,赞道,

“少爷,依小奴的眼力,这佛珠应是取材于碧玄灵玉,灵气逼人。

长期佩戴,可以滋润人体精气,吸纳人体排出的毒素杂质,十分珍贵。

串联佛珠的乃是灵虫冰蚕所吐的蚕丝,坚韧无比,刀劈斧砍均不能断,还可保持心念纯净平和。

公子日常佩戴,对身体大有裨益。

二公子的这份礼不轻啊。”

孟昭本来对这佛珠无感,之所以收下它,也只是源于本能的一种渴望。

生怕某种机缘就此不翼而飞,听到吕乐这么说,倒是生出几分兴趣。

这个世界广袤玄奇,瑰丽无比,拥有匪夷所思的力量存在。

故而,各种天材地宝,奇花异草,灵兽凶兽,数之不尽。

再以天珍,地宝,凡物三大品来分论,碧玄灵玉,冰蚕蚕丝,虽不入地宝之流,总归也算得上凡物当中的精品了。

接过碧玉佛珠,孟昭手掌微颤,自身体当中传来一阵强烈的吸力,将这碧玉佛珠当中的某种能量吸纳一空,整个人从灵魂深处都透着一股满足劲。

但低头仔细仔细看了佛珠,又好像没什么变化,光泽依旧,灵气不减。

孟昭心中生疑,越发好奇,挥手让吕乐先行退下,自己一个人在橘色光芒笼罩的庭院当中,仔细探究了下身体的异常。

孟昭坐在庭院西角的长椅上入定,凝神静心,冥冥中,感应到脑海深处,有一造型古朴,绽放七彩华光的铜镜沉浮。

同时,还有一连串更复杂的信息传到孟昭的脑海当中。

良久,孟昭方才睁开双眼,绽放出惊喜的光芒,起身在宽敞幽静的庭院当中来回踱步,手里还不停的拨弄着碧玉佛珠,嘴里反反复复就念叨着原来如此四个字。

孟昭脑海当中的那面铜镜,是一件名为照天镜的宝物,品级未知,但威能宏大,拥有匪夷所思的神力。

在一次大战当中,打破空间壁垒,来到孟昭前世所在的世界当中,因为处于末法时代,灵机断绝的关系,陷入沉寂,变成古董店的一样商品。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孟昭被人用这面镜子在脑袋后面开了瓢,沾上血,这面照天镜认他为主,短暂的激发灵性,并耗尽力量,带他穿越到如今这个灵机充裕的世界当中。

只不过,照天镜本就因为大战而受损严重,又耗费本源带着孟昭打破时空界限,穿越而来,灵性无,只留有一点本能。

所以,在孟昭穿越过来后,照天镜一直没什么动静,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直到今天,孟文将碧玉佛珠赠送给孟昭,其中所蕴含的特殊能量韵勾动了孟昭体内照天镜的本能,促使孟昭最终收下了佛珠,也让孟昭了解到这事情的前因后果。

孟昭此时有了这面镜子,不但有信心在神秘人和孟家的双重压力下活下来,说不定还能玩借壳上市这一招,把孟昭的身份彻底坐实,同时摆脱神秘人对他的控制。

孟昭平复心情,仔细琢磨起这镜子的功能来。

照天镜,盛时期应该属于攻击,防御,还有辅助于一体的能型宝物,威能无量。

毕竟已经涉及到时空间,逼格满满。

说不定还能和传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