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孟希和孟文两兄弟的时候,孟昭注意到。

吕忠的表情不是很好,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

对于一个先天强者来说,有这种体验,也是很稀奇的了。

当初吕忠是服侍孟昭爷爷的老仆,算起来,孟希和孟文两个人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不过后来他又开始辅助孟正安,属于二房的人。

因此相比起孟昭,对那两兄弟的感情要疏远浅薄不少。

再加上孟继组现在当权,作为南安伯掌管整个孟家大小事务,他两个儿子也是水涨船高。

就算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吕忠也是很难处理。

就算倚老卖老,人家还不一定买账。

孟昭一想起这些,也是脑壳疼,老二孟文还好,有意拉拢他,现在也是知情知趣。

有意识的将自己安插在二房的人,抽调回去,打算放弃二房的这个盘子。

但老大可就不同了,非但没什么表示,或许孟昭昨夜赴宴的事还激怒了他。

孟昭又不可能在羽翼未丰的情况下,直接扯开旗子和老大孟希作对,这简直就是在给自己的大伯,也是孟家家主孟继组上眼药。

所以他才觉得自己虽然看起来风光,但处境也说不上多好,烦心的事不少。

不过,事有轻重缓急,孟昭觉得,还是先把庄子被洗劫,还有自己被埋伏袭击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忠伯,您说这孙传山欠了地下黑金组织一大笔钱,以孙家的权势财富,这种事情应该不太可能发生吧?

还有,这个所谓的地下黑金组织难不成还真的敢去孙家讨要这笔钱不成?”

孟昭有这个疑惑很正常,孙传山的种种表现,实在有点拉胯。

让他不得不怀疑,孙家真的有能力和孟家掰腕子吗?

吕忠笑了笑,知道孟昭刚刚回来,对于许多事情都很陌生,解释道,

“少爷您有所不知,孙传山虽然是孙家家主的一个孙子,但只是庶子出身。

再加上没有学武的天赋和韧性,才干平平,因此并不受孙家重视,手头的资源和钱财有限。

因为好赌而欠钱,很正常。

而正因为他在孟家不受宠,甚至有点遭遇白眼,所以才不敢将这种事告诉家里。

独自一人想法子解决欠钱的事,解释得通。

至于地下黑金组织。”

说到这里,吕忠脸色肃穆,组织了下语言,对孟昭告诫道,

“少爷切莫小瞧它们,这些组织虽然上不得台面,但背地里都是有着大金主支持的,势力很大,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

而孙传山借钱的这个组织,老奴仔细查了下,怀疑和邪魔道上的人有牵连。”

孟昭一愣,来到这世界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从神秘人那里了解了不少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扮演孟昭后,也在有意识的学习了解。

但还从没听过什么邪魔道的事。

吕乐脸色则是一变,急促道,

“怎么可能?一宫,三道,五邪宗早已经消失多年。

传闻在泰山会盟时,已经被太祖北堂恭下达诛杀令诛灭殆尽。

义父的意思是,他们还一直存在,没有被消灭?”

吕忠点点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被消灭。

有阳光的地方总会有阴暗存在,而且阳光越强,阴暗越深。

就如同阴阳,黑白,昼夜之分。

只不过在某一阶段,彼此的力量有强有弱罢了。

眼下就是正道力量压过邪魔道,所以它们隐藏不出,在阴暗角落蛰伏。”

看孟昭还是疑惑的模样,吕忠解释道,

“少爷不必疑惑,所谓的邪魔道,是个泛指。

不过一般而言,代表的就是一宫,三道,五邪宗。

一宫指代天魔宫,相传乃是自远古时就存在的古老势力,代代相传,绵延至今。

上古时,还曾有天魔宫的高手出世,与人族皇者轩辕氏逐鹿神州,虽败犹荣。

后来被称为兵主,战神,受到不少人的尊敬和崇拜。

三道,指的是无上邪道,地狱道,人间道,存在时间也很久远。

比如地狱道,似乎是中古起源,大夏皇朝时的组织。

无上邪道的最强者,则在大汉皇朝时期,曾与混沌体武帝一战,负伤后远遁,再无消息。

人间道在皇宋时期,也曾有一番惊天动地的作为,为人所知。

五邪宗,则是罪恶谷,魔尊殿,邪孽门,寂灭宗,黄泉宗。

它们的声势稍弱,活跃在中古最后的余晖,大明皇朝时期。”

见孟昭若有所思,吕忠继续道,

“其实自中古以来,正道邪道号称万宗齐鸣,邪道遗留下的余孽不少。

只不过在大明皇朝灭亡之后的那百多年战乱,以这一宫,三道,五邪宗最为出名,为人所知。

所以少爷万不可以为这些就是邪魔道的所有力量。

据老奴所知,而今就有一个号称中古绝情道传人的高手在南方宁州掀起波澜,诛灭了一个小家族三百多人,上了大雍天刑堂的通缉榜。

日后少爷若是遇到此类的邪魔外道,也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