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昭见状,也是尴尬一笑,白皙清俊的脸上貌似出了汗,隐隐有汗珠浮现。

抬手做掌,扇了扇面庞,道,

“事情就是这样,若是做成此事,对于咱们帮助极大。

须知,叶欢此人碍于邪魔道身份,无法明面帮助咱们,但他妻子,那位三州绿林的天狼盟主,却是有好大势力,横跨三州之地,根基深厚,关系庞杂,不可小觑。”

对于此人,吕乐倒是有所耳闻,缓缓点头,圆脸严肃,开口道,

“天狼盟主,小奴也有耳闻,其为女中豪杰,武功高强,以一己之力,压服众多绿林道上的好汉,影响力辐射三州之地,尤其在江湖上,以义信为重,豪气干云,可谓巾帼不让须眉,颇受崇敬。

少爷曾言,咱们落足灵武城,正是看重此处地利极佳,以巫水一系勾连三州,东至梁州,北往冀州,南下兖州,俱都方便快捷,但计划虽好,却很难施行。

主要是灵武城势力复杂,本土派又十分排外,纵然少爷不久前在明秀湖畔一战立威,让城上下无不赞服,依然掣肘颇多,举步维艰。

原本估算,至少也要两年时间蛰伏发展,夯实根基,才可迈出那关键一步,有余力走出灵武。

但若是有这位天狼盟主相帮,打通绿林环节,此事便好办许多,咱们也可以直接脱离灵武城之限制,在三州落地生根,大力发展壮大。

到了一定层次,还可反哺灵武城,积蓄更强。

待天时一到,少爷有足够把握,便可尽揽灵武上下,大势成矣!”

孟昭既决定了在江湖发展,便也要在江湖打滚。

他当初挑选灵武城为根基之地,便早存有让自己麾下势力,遍及三州的想法。

而且,这也是他人生某个阶段最主要的目标,虽然很难完成,也要一试。

但他原本想的,是以灵武城为起始点,向外扩张,冀州方面有孟家关系,不难,梁州一方,孟昭与唐玲儿颇有暧昧,或可利用,继而影响火龙洞,只要这位列十三家的武道圣地,稍稍倾斜一二资源关系,足以叫他省却巨大功夫。

仅有兖州算是他最薄弱之处,不但在其中发展壮大难,更难的其实是落脚。

也所以,天狼盟主,甚至其身后的谭长明,才显得如此珍贵,直接就能补足孟昭所图缺陷之处。

吕乐圆脸严肃,看起来颇为喜感,然这番分析却是十分到位,引得韩普几个十分赞同。

“那风险呢?万一传出和魔尊殿有瓜葛,我怕孟昭你抵挡不住滔滔舆论,乃至朝廷雷霆之威!”

这次泼冷水的却是梁穆秋,她虽恼怒孟昭拈花惹草,而且不是为情,而是为利,显然不是她所喜欢的那种柔情,深情男儿。

但陷入爱情当中的女子,还是本能的以孟昭的安危,利弊考虑,直接提出这个麻烦,当然,也不乏给他上上眼药。

不能只看谭采儿身上所带有的好处,也得看看她身上的麻烦。

若其父亲只是一普通邪魔道中人,乃至散派中的巨擘,也没什么。

无牵无挂,便无所累,身份基本上很难泄露。

偏偏是魔尊殿的执掌者,偏偏是这种敏感而强势的身份,人多眼杂,泄密的可能性便大大增加。

梁穆秋所虑,也是吕乐几个人所担忧的,若不然,和魔尊殿合作,真是有益无害,猛虎与猛虎相交,岂不是强强联合?

孟昭见梁穆秋冷面消融,言语中透着担忧,心中一暖,冲她使了个眼色,道,

“此事的确有风险,不过于我看来,风险不大,你莫非忘了,那高平侯谭长明与叶欢的关系了?

他乃堂堂二品大将军,实权侯爷,都督一州军事,麾下何止十万,他都不怕自己有個魔尊殿主人做自己的女婿,我又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这?公子所言也有道理,但,谭长明到底位高权重,于朝中关系盘根错节,非咱们能比,是不是?”

吕乐还是试探性的提出自己的担忧,孟昭,谭长明,岂能一概而论?

孟昭笑笑,冲吕乐点点头,

“阿乐说的不错,即便十个我,百个我,论地位实力,都比不上那位高平侯,然,我与魔尊殿的关系,也只是合作,用自家船队运输一些物资罢了,做生意而已,又不是不给钱,白帮忙。

关系之疏远,隐患之大,也远不如对方。

以孟家和我的底蕴,即便有些许流言蜚语,也无惧之。”

接下来,孟昭又就利弊二者,向众人一一讲解分析出来,甚至结合目前天下局势,加以辩述,让这场商议,落下帷幕。

参与商讨的五人,都听从孟昭的命令,同意此事。

孟昭将这个任务,交托给吕乐和韩普两人共同督办,务必将此事办的妥当,不出乱子。

之所以如此选择,也有因由。

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壮大,孟家原有十二艘龙骨黎木大船组成的船队,已经增长至七十三条船,有大有小,有商有客,往来不休,在灵武城也算是中上等层次的船队,实力雄厚。

其中有半数都是从原铁手会那里夺来的,交给船队管事韩鹏,一起管理,挂靠在大旗帮名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