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1:15 缘起之于白银(上)

法兰西海岸的小村庄。文字阅读

一名狼人族的少年从硝烟和瓦砾中爬起。

他还是个孩子。他身披着纯银sè,光亮柔顺的毛发,有着一双蓝sè的大眼睛,以及尖尖的灵巧的狼耳朵。就是在狼人族(艾斯基莫族)里,他也是一名高贵的纯种兽人。

现在的他却满面狼藉。浓烟呛得他连连咳嗽,泪流满面。烈火烧焦了他身上的毛发,看起来又脏又乱,就连他的眼睛也因为浓烟而变得浑浊。

"爷爷?nǎinǎi?"狼人少年在浓烟里低声呼唤着,"你们*咳咳*,你们还好吗?"

"贝迪。"老人虚弱地回答了一声。一只烧焦了的手从瓦砾里伸出来。

"爷爷?爷爷!"狼人少年冲过去,开始用他的爪子疯狂地挖掘,"你再坚持一下,*咳咳*我马上就救你出来!"

滋的一声,少年被烫了一下,手反shèxìng的缩了回去。瓦砾里的一块巨大的碎片在大火中被烧得通红,这怎么看都不是可以搬动的质量。

"贝迪,------我的事就算了,你---*咳咳*---你一个人逃吧。"爷爷说。

"别说话,爷爷,我马上就能把你------"少年不顾高温的烧灼,硬是想要搬开瓦砾。可是他瘦弱无力的身躯搬不动如此巨大的碎片。

"没关系了,真的,"爷爷平静地说,"爷爷已经活了一把年纪了,已经很足够了。而且nǎinǎi也和我在一起。*咳咳*......我们不会再分开的了。贝迪维尔,你以后一个人...... *咳咳*---要坚强生活,不要随便哭鼻子------"

一阵爆炸湮没了老人最后的声音,然后天顶跌落更多的瓦砾,将老人完压扁了。鲜血溅在狼人少年的身上。

"爷爷------"狼人少年从地上爬起,他身的毛皮被火星烧得一坑一洼的,额角被鲜血染得通红。

"明明...... 明明只是想要平静地生活。就连这个小小的愿望也不能实现吗?!"少年嘀咕道,"可恶---可恶啊啊啊啊!!!该死的凶牙族!!!!"

因愤怒而发狂的兽人少年,已经完失去了理智。大量的光子从周围的环境中被吸入狼人的身体里,少年的身体瞬间膨胀,变成狂暴的巨兽。这正是兽人们的天赋,吸收光子而强化**的[狂化术]。

巨兽不再害怕那熊熊烈火,他疯狂地吼叫着,冲了出去。

市镇广场上,凶牙族的虎人们正在整理他们抢掠的战果:他们把抢到的金银财宝准备打包运走,把杀掉的人类尸体堆在一起准备焚烧。尸体里有数十具法兰西王国坚盾骑士的尸体,显然是被灭的巡逻队。

这群歹毒的大猫们坏事干尽,表面上是为了抢而抢,实际上却只为了掩盖某个目的而行动,把一切的目击证人灭口,一个接一个村庄地扫荡。

"那小子还没有找到吗?"虎人土匪里身材最高大健硕的一个对身旁的另一个说,"都已经找了十几个村庄了,真是浪费时间。再这样下去会引起骑士团大部队的注意,到时候行动就碍事得多了。"

"没关系,头儿。"另一名虎人说,"多亏了疯子克洛蒂尔的统治,法兰西现在的政局动荡着呢。骑士团忙着内战,哪有空管这种偏僻的小村庄。"

"哇啊啊!"不远处传来士兵们的惨叫,一头巨大的猛兽从火海里冲出来,右爪还抓着一名匈加人士兵的头。

猛兽银sè的毛发在火光中映出刺眼的绯红。它嚎叫一声,直接将士兵的尸体向劫匪头领的方向丢了过来。

头领纵然一跃躲开了这一波攻击,但他身旁的士兵却没有幸免,一整群人像是保龄球似的飞散出去,不是撞在硬物上摔成肉酱,就是落入火海活活烧成焦炭。

"狂化了吗?多么夸张的怪力。"土匪头领冷笑道。

怪物发狂地嚎叫,完没有停止的势头。他抓起视野内一切能抓起的物体,然后像小孩子丢玩具那样把东西丢出去。一时间,建筑物的残骸,燃着的树木,兽人的尸体,甚至是港口里各种货箱,都像长了翅膀一样漫天纷飞,然后又化作致命的陨石雨砸落下来。

"真是乱七八糟的攻击方式,"劫匪头领一边躲避着一边冷笑道,"银sè的狼族,没有经过锻炼就能随便使用狂化的天赋。这一定错不了。------啊哈哈哈哈哈,终于找到你了,银狼贝维尔夫!"

在火海中疯狂咆哮着的狂兽与疯狂大笑着的土匪头领,再加上天上不断跌落,无数燃烧着的瓦砾,这是多么异样的一副光景。

然而,这副光景不会持续多久。猛兽仍旧咆哮,但他的咆哮声变得急促,他的动作也变慢了。

"累了?要持续狂化状态需要消耗很多的体能,你还能坚持多久?"头领yīn险地笑道,一边不忘躲避攻击,他显得游刃有余。

"嗷嗷嗷嗷嗷-----"狂兽怒吼道,把手上的巨石丢向虎人头领。

"没用的没用的!!"劫匪头领轻易地躲避开。

"吼!"怪物却已经紧跟在巨石后面,在对手视野的死角里一瞬间钻出,锋利的巨爪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