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炊烟袅袅。

陈星河没有睡懒觉,昨天早上那顿饭就错过了,今天早饭焉能再错过?

民以食为天,江湖客都是大胃王,对于食物更加看重,恨不得天天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食量和酒量永远都是战斗力的一部分。

伤员可以在病房中等待,也可以到外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陈星河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自然不会去等小厮送饭,卯时天刚擦亮就来到外面排队。

那一个个馒头真是喜人,还有大锅里炖了一夜的牛骨头,肉没有多少汤管够,滋味相当不错。

“来,盛满,吃!”统共就这四个字,然后踢里秃噜甩开腮帮子猛造。

陈星河边吃边想:“难怪在沙长老的记忆中,定期要服用一些人参鹿茸丸,还有更加珍贵的首乌神龟丸,这样才能补充消耗。正是因为每位一流高手都需要过硬财力支撑,所以平常人即便拿到功法秘籍都不容易修出成绩,必须依托强大门派才能崛起。”

想到这里,心思转到昨天晚上。

半夜有人进来查看,他自然感受到了,不过为了少生事端,强行封闭五感。

“应该没有问题吧?因为开龙脊声音大,他们还真找过来了,所以说小心无大错。”

“这就是江湖!”

“无权无势无实力,只能将身子埋在泥沙中,但凡行将踏错一步都有可能通向不可预知境地。”

就在这时,身边突然有人问:“小师兄,想啥子想得那么认真?”

白衣少女一脸婴儿肥,脑袋上插着各种绒毛,大眼睛忽闪忽闪像是会说话,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个子有点矮。

“呵呵,我在想中午吃什么,昨天中午伙食不错,今天中午不会太差吧?要知道我们可是出生入死的功臣,好歹伙食上不能亏待我们。”陈星河算不上俊俏,不过模样也不差,剑眉没有,五官相对柔和,掌柜式微笑叫人如沐春风。

少女愣了愣,总觉得面对这个小村民就像进了杂货铺或者脂粉店,这是错觉吗?

“咯咯咯,小师兄好胃口,我听别人说吃得越多,武功也就越厉害,小师兄一定身手了得。”

陈星河摇头浅笑:“过奖过奖,为了师门,为了正道,硬着头皮也要流血流汗!不过我说句心里话,其实就是为了几顿饱饭,吃好喝好比什么都重要。可叹师兄们死伤惨重,若是能够坐在一起把酒言欢,这饭吃得才更有滋味。”

好嘛!这淡淡的伤感是怎么回事?

少女有些凌乱,这小子居然把天聊死了,再说下去就有强行插入的嫌疑。

“小师兄重情重义咯!说得对,吃饭,吃饭最重要。”胡幺儿咬了一口馒头,感觉自己好失败。

明明是过来套近乎揣摩对方心理的,怎么被带偏了?不是吃饭就是缅怀,见到像她这么美的姑娘不是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

“吃吃吃就知道吃,竟敢拿我当路人甲。”少女看似笑面如嫣,实际上心里恨不得对着陈星河的草人扎扎扎。

“汤不错。”陈星河蹲下自顾自喝汤,就像一个不解风情的木头疙瘩,实则心中已经变得格外谨慎。

有句话说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

大早上一群抠脚大汉吃饭,突然跑来一个漂亮小丫头,而且没有察觉到她是怎么来的,单单这份轻功就颇为了得。

年轻人谁不喜欢和美女说话?

不过做账房先生要有操守,否则主家谁敢用你?

高门大户的漂亮女人多了去了,眼睛不可乱瞟,说话不可轻佻。

甭管你心中怎么想,必须给人留下木讷,呆板,不解风情的印象,做不到这点别想吃这碗饭。

陈星河虽然不是账房先生,可是家里就是按照这套模式培养他的,以至于行事风格仍然圈在这个圈子里,并未超出。

不得不说这套家里流传下来的东西很管用……

辰时整,肖燊听到楼下“叮叮当当”乱响,他设置的暗铃从百丈外响到床前。

“师妹,我刚上床,能不能让师兄睡个好觉?”

“不能,那个点苍臭小子很欠扁。”

“哦?很少有人能将师妹逼得如此狼狈,我突然感兴趣了,他是如何做到的?”

“你这个后师兄就知道给自己找乐子,那个臭小子则就知道吃,吃吃吃。”

“他对吃很感兴趣吗?”肖燊起身盘坐,抱着肩膀询问:“把他的一言一行告诉我,还有师妹你的黑眼圈好重。”

“都是陈星河!”胡幺儿边跺脚边数落:“他属猪的,夜里睡得特别踏实,我在房顶隔着瓦片观察好久,发现他真的在睡觉。哼,这小子不可能是高手,对于不协调的鸟叫声和猫叫声没有半点反应,有树叶落到床上然不知。还有,我故意制造一丝杀气,将三根银针射向他的床铺。结果肌肉松弛,神色不变,哪怕他皱下眉头都逃不出我这双眼睛,可是他没有。”

“人家好不容易熬到早晨,他倒是醒得早,跑去没心没肺开吃,这种货色怎么可能开龙脊开出龙吟?师兄,你的直觉毫无用处。”

某少女碎碎念,肖燊然不顾,正色道:“我在问他的一言一行,忘记门中的复述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