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其他的东西,除了杨华中他们屋里原本就有的床和桌椅,几把农具外,灶房那块是连一根筷子都没有给!更别提后院那鸡窝里的鸡鸭了!

至于日后置办锅碗瓢盆的花销,谭氏更是半个铜板都不给。

杨若晴心里拨凉拨凉的,她知道杨华中和孙氏心里,肯定也是凉透了。

这净身出户,还以为是句气话,没想到老杨头和谭氏是当真恨得下那个心!

晌午,拿啥去招待长庚叔和大牛叔?莫说招待人了,就连孙氏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该在哪吃饭!

提到这事儿,孙氏铺被子的手顿了一下,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丝难色,琢磨着道:“这事儿啊,我昨夜就跟你爹那合计了下。”

“我爹咋说?”杨若晴问。

“我等会去跟你爷奶那商量下,等你爷奶他们一大家子人吃过了晌午饭,我再借下灶房使下。油盐啥的,回头等咱自个的灶房升起来了,再还!”

杨若晴没说话,好像也只好这样了。

一个小家想要冲破这重重压力另起炉灶,起步阶段必定是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阻扰的,咬咬牙,挺过去了,一切都会变好的,杨若晴对此坚信不疑!

“娘,我帮你一起收拾!”杨若晴甜甜一笑,走过去帮孙氏一起收拾起来。

雨势弱了一些的时候,五叔杨华中和二堂哥杨永进来了,“三嫂,晴丫头,东西在这吧?那我们搬过去了啊!”

“都在这,辛苦你们了啊!”

“嗨,三嫂又说外道话了!永进,咱走起!”

“好嘞,五叔!”

看着杨华中和杨永进搬着东西走远的身影,孙氏喃喃道:“这趟能分出来,还能得到一点田地和五十斤稻谷,多亏了你五叔。”

不是五弟出头,一家五口真的要去喝西北风了!

杨若晴明白孙氏话里的意思,轻声道,“以后,咱也会好好待五叔的。”

“永进也是个好孩子!”孙氏接着又道。

杨若晴微微怔了一下,随即便暗暗点头,今个三房搬家,还下着雨,老杨家的人,都没去下地。一大家子就五叔和二堂哥过来帮忙搬家,其他人,都无动于衷。

就连住在对面屋子里的四叔杨华明,都没露面。

患难见真情,杨若晴心里有个小本本,谁好,谁不好,都记得一清二楚,这些账,留待将来再慢慢还。

“晴儿娘,在屋里不?”

一个妇人的声音从院子门口传来。

孙氏一听这声音,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对杨若晴道:“是你长根叔家的桂花婶子来了!”

“诶,桂花,我在呢!”孙氏应了一声,奔迎出了屋子。

杨若晴也跟了出来,刚好瞧见一个穿着蓑衣的妇人和孙氏手拉着手往自己这屋而来,妇人的另一只手臂上,还挎着一只篾竹编制而成的篮子。

“桂花婶子。”杨若晴朝那妇人喊了一声。

桂花正跟孙氏说话,一扭头,看清叫自己的人,竟然是孙氏家的胖丫,妇人一脸的惊愕,有些不敢置信。

“晴儿娘,这,这……”

孙氏扭头看了眼身后紧闭着屋门的东厢房,抿嘴一笑,压低声道:“进屋再说。”

桂花“哦”了一声,赶忙儿进了杨若晴的屋子,屋门关上,杨若晴过来帮着桂花脱下蓑衣。

蓑衣刚脱下来,桂花就一把握住了杨若晴的手,睁大了眼睛将杨若晴从头到脚的端详着,“胖丫,方才是你喊我来着?快快快,再唤一声婶子来听下。”

“呃……”杨若晴满头黑线,但还是甜甜一笑,“桂花婶子。”

“诶,诶!”桂花激动得都说不出话,还紧握着杨若晴的手,扭头对孙氏道:“晴儿娘,胖丫这是清醒了?”

孙氏眼眶红通通的,却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桂花连声说道,又收回头来打量着杨若晴,叮嘱杨若晴:“胖丫,听婶子一句劝,往后莫要再为了沐家那没良心的小子做傻事了,你是不知道,你娘听到你跳了池塘,差点急死过去啊……”

“桂花!”孙氏轻轻拦住了桂花的话,慈爱的目光看了眼杨若晴,说道:“我家晴儿从前是不懂事,现在清醒了,可会疼人了。”

桂花反应过来,又看着面前眼神清澈,嘴角噙着乖巧笑意的杨若晴,越看越喜欢,点头道:“好好好,过去的事咱不提了,往后咱都好好过日子……”

“咯咯咯……”

桂花的话还没说完,从她脚底边的那只篾竹篮子里,突然发出奇怪的叫声,那上面搭着的一块防雨的毡布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拼命的挣扎。

“哎呀,瞧我这记性,光顾着说话差点忘了正事!”

桂花赶忙儿松开杨若晴的手,俯身揭开篮子上面的布,从里面抓出一只绑了翅膀和爪子的老母鸡来,递给孙氏:“我听我家长庚说,晴儿爹这趟重创损了好多血,这老母鸡养了两个年头了,拿来给晴儿爹炖汤补补元气!”

孙氏掂量着手里沉甸甸的老母鸡,感动得眼眶再一次红了。

“桂花,你的好意咱心领了,你家日子也紧吧,几个小子都是正长身子骨的时候,这鸡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