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第二轮和第三轮箭雨依次落下,密集的箭矢射穿了盾牌和盔甲,射穿了头颅,伤亡的士兵在人群中翻滚哀嚎,没有人顾及他们,很多士兵血流如注,挣扎着向山下爬去,最终是爬向死亡。

山道变得一片混乱,在混乱中奔跑,士兵们躲闪推攘,不断有士兵被兵箭射中,一头栽倒在地上........

一千多名契丹士兵在坡道上疾速奔跑,推进很快,片刻跑过了两个坡道,在倒数第三个坡道时,地面忽然变滑了,这是宋军在地面上泼了大量的水,夜里结冰后,地面光滑无比,对布鞋还好一点,但对皮靴却是致命的挑战。

士兵们纷纷滑倒,手中的盾牌失去了作用,山坡上,宋军的弩箭乱箭齐发,伴随着巨大的滚木从头顶落下,滚木将一片片金兵砸得骨断筋折,到处是中箭的哀嚎声和坠下山崖的惨叫。

强烈的恐惧感占据了每个金兵的内心,队伍大乱,进攻的意志瞬间崩溃,士兵争先恐后向山下逃去。

萧延陀再三叫喊不止,他虽然是契丹贵族,但这些契丹士兵和他没有关系,根本就不理睬他。

万般无奈,萧延陀也只得跟随士兵向山下撤退.

........

第一轮进攻,两千契丹士兵付出伤亡六百余人的代价,以失败告终。

这虽然在完颜活女的意料之中,但他还是有点难以接受,伤亡六百多人,却连宋军的边都没有摸到,他满脸狰狞地盯着萧延陀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败,我必军法从事!”

萧延陀也豁出去了,硬着头皮顶撞道:“万夫长必须给我资源,没有资源,就算给我十次机会我也胜不了。”

完颜活女盯了他半晌,冷冷问道:“你要什么资源?”

“第一,把我的五百女真士兵给我,我需要用他们押阵;第二,山路太滑,我需要在山道上铺大量干草;第三,契丹士兵的盔甲太薄,挡不住兵箭,我要女真士兵的铁甲。”

“前两个条件可以给你,第三个条件不行,我不可能让士兵把盔甲脱下来,最多给契丹士兵每人披一张羊皮。”

完颜活女心里有数,这么高的山上射下的兵箭,可以轻松射穿一头牛,力量比城头上的兵箭又强大无数倍,就算披上羊皮也没用,甚至普通的铁叶甲也挡不住,除非是游哨骑兵的黑漆铁甲。

当年他们就是用数万辽国降军耗光了上京城内的兵箭,这次他也准备如法炮制,他赌宋军的兵箭数量不会太多,按一把守城弓配十支兵箭,宋军最多有两千多支兵箭,用三千契丹士兵去耗光它。

他当即下令两千骑兵去周围村庄强征麦秸,大半个时辰内,骑兵们强行征集到了上万担麦秸。

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时间,萧延陀吸取了第一次失败的经验,又重新制定了新的进攻方案。

第二次进攻,萧延陀命令五百女真士兵在后面压阵,前面是两千四百名契丹士兵,又命令百余士兵在前面铺设麦秸,士兵们挑着麦秸担子,贴着山壁小心翼翼前行,一段一段将麦秸铺设到结冰的地面上。

契丹士兵们依旧高举盾牌结阵而行,但萧延陀做出了两个重大的决定,第一是士兵们尽量靠山壁行走,这样一来,无论兵箭还是滚木,杀伤效果就会减少一半。

其次是设立了二十名哨兵,只要对方兵箭射出,哨兵立刻大喊,士兵们就会迅速向山壁收缩,或者直接趴在地上。

“兵箭来了!”哨兵齐声大喊。

士兵们吓得纷纷向山壁涌去,挤成了一团,兵箭‘嗖!嗖!’落下,深深的插在泥土里,原本应该落在他们的盾牌上,现在大部分被躲过了,只有极少数士兵躲避不开,被兵箭射中,盾牌和盔甲接连被射穿,数十人惨叫倒地。

尽管伤亡比第一轮进攻减少了很多,但在宋军一轮一轮密集如雨的兵箭下,契丹士兵的伤亡渐渐加重,萧延陀终于承受不起了,士兵已不足两千人。

就在这时,宋军兵箭数量迅速减少,萧延陀立刻意识到,宋军的兵箭已快耗尽。

“冲啊!”

萧延陀大喊一声,带着士兵向上狂奔,铺草的士兵已经到了倒数第二段斜坡上,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就算靠着山壁也没有,宋军士兵就在他们头顶上。

宋军的兵箭已经耗尽,陈庆冷冷下令道:“用军弩射击,滚木准备!”

上方的泥袋掩体上,五十名宋军士兵一起射出弩箭,十几名铺草的士兵纷纷被箭矢射中,惨叫着倒在地上。

决战的一刻到来了,萧延陀挥刀大喊,“最后的八十步,弟兄们,杀上去!”

“杀啊!”

凶悍的契丹士兵手执盾牌和长矛向山坡上冲去,头顶上弩矢如雨发,紧接着一根根滚木砸下,滚木将敌军士兵的头颅砸得稀烂,翻滚着向密集的人群砸去,契丹士兵纷纷举盾抵挡,但还是挡不住滚木的强大冲击力,一片片士兵被砸翻。

这时,铺路的稻草也不需要了,士兵的尸体成了垫脚石,契丹士兵杀红了眼,踩踏着尸体向上冲锋,很多受伤来不及爬起的士兵也被活活踩踏而死。

八十步.....六十步.....四十步.......

契丹士兵疯狂进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