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算是这样,你为什么认定他就是通缉犯?”张建国很谨慎。

王志铭对此也感到不解:“是啊,这个李泽生与通缉照片区别太大了,我看着根本就是两个人。”

虎平涛不慌不忙地说:“头发可以剃光,体内脂肪可以通过锻炼得到消耗。我是学美术的,观察人体主要通过骨骼与肌肉。化妆、毛发、胖瘦的确可以对一个人的外貌进行修改,但骨骼不会因此产生变化,除非他会武侠小说里的缩骨功。”

“李泽生颧骨很大,与通缉照上的这个人基本等同。他的眉弓很高,鼻梁很直,眼窝深陷。这种特征的亚裔男性很少见,而且颜值一般不会太低。我们入户登记的时候,他一直眯着眼睛,当时楼道里没有灯,房间里的光线不算强,而且他背对着灯,如果是因为刺眼的话,感觉说不过去。”

“以前我画素描的时候,都是用模特的眼睛长度对整个面部比例进行测准。专业画画的人都知道,一般人的头部正面,也就是眼睛所在的横向面部宽度,大约为四只眼睛加起来那么长(以模特本人为准)。双眼正中的鼻子凹陷部位,宽度约为一只,双眼左、右边角与面部边界之间各为半只。肥胖的人面部边界宽度略有增加,但双眼中间的距离不会变。李泽生给我的感觉很怪异,他双眼正中鼻梁凹陷的部位偏黑,导致看上去双眼被拉长变细,就像化妆涂了黑眼圈,而且加重了眼角的颜色。这导致他看起来双眼中间的鼻根部分明显缩短,整体宽度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我当时找了个借口跟王哥要烟,换了个光线稍好的位置。我发现他左右眼窝靠近鼻子方向的部位,也就是内眦部边缘的阴影面积实在太大了,已经超了眉弓遮挡光线产生的正常效果范围。尤其在他左眼与左边颧骨邻接的部位,在微弱光线的映照下,竟然还能看到大约一平方厘米的黑色……由此可以断定,他化过妆,使用了眼线笔或眼影之类的东西。”

廖秋等人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震惊。

王志铭倒吸了一口凉气:“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小猫你竟然看出这么多问题。你这眼睛究竟是怎么长的?我当时也在场,你说的这些我怎么一点儿也没发现啊?”

“李泽生,也就是通缉犯关勇,他选择了背光的位置,如果不特别留意很难发现他化过妆。虽然有些粗糙,但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他的面部特征。而且他把身份证递给王哥的时候,我发现他右手食指上有些发黑,估计是他听见我们在楼下与房东说话,匆忙用眼影涂抹化妆,却来不及洗手。”虎平涛的分析有理有据。

张建国听得又惊又喜:“小猫,你可真厉害啊!”

虎平涛谦虚地笑笑:“素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形准,无论石膏、静物,还是模特人像都一样。说起来,今天的事情也是巧合。”

“这可不是巧合那么简单。”廖秋眼里满是欣赏的目光:“我当所长两年多了,还从没见过有谁能把通缉犯照片记得那么准,连细节都能说得一清二楚。这是用心与否的最直接表现,也意味着你的工作态度。”

说着,他转向坐在旁边的张建国,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老张,打电话给所里调人,还有街道办事处和关口村委会,请他们调派执法队员和村管队控制各个路口,现在就开始布控。”

就算李泽生不是通缉犯关勇,警方也可以通过正常程序对他的身份进行调查。何况虎平涛说的这些细节充满了疑点,“犯罪逃避”是最符合逻辑的理由。

……

村长找了个与女房东关系密切的人,以“打牌”为借口,把她叫到了村委会。把事情的严重性一说,嚣张泼辣的女房东顿时焉了,怕得要死,瑟缩着身子半天也不敢说话。德高望重的村支书耐心劝了半天,她好不容易回过神来。

“我家里住着一个杀人犯?”这事听起来简直就像天方夜谭。

办工作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上刚调出来的通缉文告清清楚楚:关勇,北青省人,身份证号码……

四名警察,两名辅警,再加上分散在租户附近巷子里的十多名执法队成员,终于使倍受惊吓的女房东回过神来。她咬咬牙,答应做向导,带着警察回家抓人。

“查水表”这个梗早就用烂了,“交电费”的理由却刚好合适。说起来这事跟女房东有关:她按月从租客那里收取电费,因为整幢楼里所有租客公用一个大电表,因此每月电费只能均摊。这样做肯定谈不上什么公平,女房东也乐得从中做点儿手脚,每次在电费基础上偷偷增加几十块钱。反正分摊下来每个租客出的不多,而且租客流动性大,无人察觉其中的猫腻。

以往收电费,她都会选择夜间十一点左右。这个时间段大部分租客都在,不是正准备休息就是刚睡下不久。这是女房东从村里老人那里学到的经验:趁着租客想睡觉的时候收费,很多人都会老老实实掏腰包。一来是为了避免麻烦,二来求个安静省得叨扰,三来电费这点钱实在不算多,与其被这个婆娘敲门震天响,不如赶紧把她打发走。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长廖秋和张建国特地换了身便装,陪着女房东回去,从一楼租客,挨家挨户敲门收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