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很清晰。

辅导员和王大龙齐齐发愣,好似丢了魂儿。

还是辅导员见多识广,率先反应过来,喃喃的问:“王大龙,你听清楚了吗?”

“啊?我……”

王大龙都吓傻了,脑门子跟鞋底子似的,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辅导员追问:“新生代表是周不器吗?”

“呃……好像……可能是吧……”王大龙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能装鸵鸟,“说不定……说不定是重名的。”

“重名?”

辅导员冷笑了一声。

他就是经管院工管系的大一导员!

有没有重名,他会不知道?

王大龙听出了导员愠怒的语气,肠子都悔青了,哭丧着脸道:“导员,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行了。”

辅导员的态度很冷淡,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关切。在大学当导员,可不是光有能力、能和学生融洽相处就够的。

最重要的是能够领会上级领导的指示精神!

然后,传达给学生们,让学生们避免受到西方邪恶思想的影响走向歧途。

懂政治是必备素质。

很多院系领导,尤其是务虚的岗位,都是由导员这个位置升上去的。

此时,辅导员已经想明白了,自己恐怕犯了一个大错误。

把一个最该拉拢的优等生当成了差生。

要知道,北科是理工科大学啊,而经管院只是边角料的文科学院。

让一个文科学生上台,代表新生演讲,还越过了他这个导员,这是北科创校以来从未有过的事。

可想而知这个学生背后的关系有多硬。

这时,周不器越过了很多校领导,上台了发言。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我是周不器,是经管院的一名大一新生,今天能够站在这里代表大一新生发言,我感到无比的荣幸。回想起曾经的高三……”

王大龙呆若木鸡,似乎怎么都想不明白。

辅导员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冲他摆摆手,“你先回去吧。”

王大龙躬了躬身,烟儿时的溜了,感觉吃了一肚子黄连。

……

新生大会结束后,就开始了真正的大学生涯。

回到教室,先是开会,辅导员讲话,然后自我介绍,相互认识,以及竞选班长。

周不器是5班,他没兴趣竞选班长,自我介绍也懒洋洋的,对这些大一新瓜蛋子兴趣不大。

不过,他是名人啊,刚刚代表新生讲话呢。

他的自我介绍一结束,辅导员就带头鼓掌。

然后所有人一起鼓掌。

掌声结束,辅导员就笑呵呵的讲话了:“按理说,班长是应该各班自己选举的,不过周不器同学足够优秀,又代表校新生在大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我认为他有足够的能力当5班的班长,你们说呢?”

能怎么说?

当然是同意了。

周不器都快气死了,心说你个吕游,不好好去旅游,当什么导员?故意折腾我是吧?我还得忙着创业呢,哪有时间跟这些小屁孩瞎胡闹?

“不行,我不适合。”周不器站起来,直接拒绝。

辅导员还以为他是谦让,笑着说:“合适,怎么不适合呢?系人都觉得你合适呢,你们说,是不是?”

能怎么说?

大家当然都表态合适。

周不器这个气啊,咬牙道:“班长的人选要公平公正公开,虽然我很优秀,但也不能破例。我提议,5班同学都可以上台演讲,谁的票数多,谁就是班长!”

辅导员愣怔了一下,看出来他是真不想当这个班长,心头不由得纳闷。

不对呀!

关系户不都喜欢当官吗?在班级当班长,在学生会当部长,这小子怎么搞特殊?

不过,对方的底细还没探清楚,辅导员也不好得罪,就笑着说:“既然周不器同学这么谦让,那就投票好了。5班先来吧,谁想竞选班长?”

珠玉在前,谁敢上台?

5班的同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动。

过了一会儿,王大龙轻咳了一声,站起身,整了整衣襟,向台上走去,看样子是要竞选班长了。

辅导员脸色立时一黑,淡淡的道:“王大龙同学,你回去坐好吧,你不适合当班长。”

王大龙猛地抬头,脸色僵住。

妈的!

太狠了吧?

在周不器那当孙子,在我这就当爷爷?

好吧,你辈儿大,我服了!

王大龙脸色铁青,悻悻的扭头,回到座位上,重重的往那一趴,眼泪往心里流。

……

工商管理是文科系,而且要到大二才分流。成绩好的分到会计系,成绩差的留在工商管理系。

所以大一新生比较多。

5班有34个同学,女生偏多,有19个,男生则有15个。

班长的最终人选是个女生,名叫田悄然,是个两百多斤的胖子,嗓门挺大,咋咋忽忽的挺能说。

周不器对这点小事完不在乎。

他读大北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