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刑天专属技能不死发动

不死,乳目脐口、刖首舞兵,刑天专属技能

效果一,免除一切负面技能效果

效果二,免疫一次致命攻击效果,再恢复50%的状态。

注:效果二发动后,冷却时间三年。

刑天不死属性发动,鬼神效果三失效,武力维持134不变。”

逆天呀,这刑天的技能好像有点破坏平衡了吧。不死虽然没有增加属性,但一面免除负面技能效果却可以使刑天最高武力完美保持在140,而吕布虽然理论上说武力最高也能达到140,但却是建立在群战与使用弓箭的基础上,更何况,吕布的武力是可以被削弱的,比如说一旦吕布遇到了自己的武霸属性,就会被立即削成渣,几乎相当于一个技能也没能发动的白板武将。

而且,效果二更是过分,刑天巅峰时武力本就是满值,据李翔猜测,即使是那几位也就最多与刑天相当了。而想到杀刑天一次,敌人必然要付出极大的甚至是无法接受的代价,更何况刑天需要三年内连杀两次才会真正死亡。换句话说,若刑天与同样武力天花板的武将对阵,若刑天使出同归于尽的打法,那苦的绝对是敌人。不过,幸好,刑天是自己人,李翔如是想到。

而吕布鬼神效果三发动失败后,他也失去了最后的依仗,再次交手不到十合,就被刑天再次击飞,可他这次却再也站不起来了,只能不甘地被几个小兵抬走养伤了。

“叮,刑天经过大战,有所领悟,基础武力+1,当前基础武力105。”

听到这个提示后,在下面观战的李翔笑得更灿烂了,刑天离完达到巅峰又近了一步,此次不仅达到了目的,而且刑天也突破了瓶颈,已经到了绝世巅峰,若刑天再进一步,便到达神级武将的领域了,此次当真是双喜临门。

“好小子,你与我切磋时原来竟还未用力,我还一直以为我和你差不动呢。你小子瞒得我好苦,待回去后,你我可得好好比试一番。”刑天刚一过来,雄阔海就拍着刑天的胸脯笑着说道。

“哈哈哈,阔海,何必着急,此次比武结束后我们应该马上就要驰援雁门关了,不如,等到了战场之上,你与刑天比一比谁杀人胡人多好了。”李翔看向一脸兴奋的雄阔海道。

“大人言之有理,刑天兄弟,可否与我比比谁砍下胡人的人头多,如何?”

“敢不从命。”刑天一脸震奋地答道。

在台下李翔三人交谈的时候,台上的情况更是热闹。

当吕布重伤被抬下去的时候,丁原的脸色便一片铁青。

“丁刺史,恭喜呀,吕小大人虽年轻,却勇猛非凡,今日校场之上吕大人已证明了自己的武力,虽败犹荣,刺史有此虎子真令我等羡慕呀。奉先只要再练上几十年,说不定还是有希望战胜那刑天的,不知刺史可觉得在下所言是否有理?”当李阳看见自己一直忌惮的吕布被刑天击败后,也是一时间飘了。

丁原听完李阳的话后,脸更黑了,留下一句出征的事交给李大人你了的话后就板着脸离开了,不愿再多看那李阳一刻。

夜晚书房之中,“不知父亲可否想要更进一步,真正地成为并州的主事人。”李翔就这么突兀地来了一句。

李阳闻之愣了一下,随后便疑惑道,“我儿莫非有什么办法除去那丁原。”

“父亲说笑了,那丁原好歹是一州刺史,相当于日后的当朝二品大员,若不明不白地被杀,朝廷那边可不好交代。何况父亲自己都没有办法除去丁原,孩儿又怎可做到。”李翔答道。

李阳闻言却并没有失望,毕竟这一切本就在自己的意料之中,而且李翔若真强行除去丁原,那李阳才会失望呢。毕竟世家就要有世家的规矩,而杀人是最后解决问题的方法。“那我儿又如何准备帮我成为并州刺史。”

李翔仔细想了想王猛的计划道,“若想做成此事,此次大战须得取胜,而后恐怕需要父亲舍去大部分功劳与那丁原,并假借丁原之名贿赂大将军何进,使其调入中央,而后若是朝中有与我李家相近的世家之人进言,父亲便可顺理成章成为并州刺史。”

李阳闻言沉默了,好久一阵之后才对李翔说,“我儿的计策虽妙,但却是建立在大败匈奴的前提下,而以我并州现在的实力,要做到这一点甚难。为父已收到密报,此次匈奴又已增兵,目前雁门关已集结了十五万匈奴骑兵,而这也是我与丁原不愿再因出兵之事拖延的缘故,否则,我儿以为今日仅一场比武就令丁原服输同意不亲自领兵不是有些儿戏了吗。”

闻言,李翔不由一怔,随后心中大呼侥幸,此次却是有些靠运气了,否则计划第一步就可能腰折。

不过,事到如此,李翔实行下一步计划在所难免。

“父亲,今日敌虽众,孩子亦是没有取胜之法,但孩儿之师王猛王景略先生却有经天纬地之才,此次孩儿已说服先生坐镇军中。父亲只需嘱咐一声领兵的樊能将军,并手书一封于雁门关的二叔与蒙副将,要他们依景略先生之计用事,孩儿必可大败匈奴。”

李阳闻言却并无表情,只是深深看了李翔一眼,“翔儿要我等将一切押在一个外人身上,此次却是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