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行云收起画卷哈哈一阵大笑道:

“她代表着我和李秋水都错了,无崖子一生最爱的居然是她,不过无崖子也是一厢情愿,难怪秋月十六岁便离开天山,她不愿意插在我们几人中间。

秋水她不是逍遥派弟子,可她却是唯一一个熟读所有逍遥武学之人,她性格不喜争斗,所以会去什么地方谁知道呢,我想无崖子肯定是想让她指点你武功吧,可她没人知道在什么地点,找她是不可能了。”

萧江脑袋中晃过扫地僧的模样,没有李秋月,他遇到扫地僧学会了逍遥武学不说还多了个护体罡气,所以找不找李秋月并非什么事情。

萧江从巫行云手里拿回画卷收起说道:

“原来如此,好了,现在你也安了,虽然我是逍遥派掌门,可你看来也不大在意我这个掌门的,那就各走各的路,你自己开心就好。”

巫行云被萧江的话弄得一愣,她盯着萧江手指上的指环面色变了数次,最后她好像决定了什么般对着萧江行礼道:

“巫行云参见掌门,失礼之处还望掌门见谅。”

巫行云忽然来这么一出,萧江讶然一下便笑道:

“你现在急需恢复修为自身没有力量对抗危险,认我这掌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吧,不过我无所谓,叫我一声掌门,我也不可能看着你送死,此去天山需要月余,你需要鲜血我可以帮你一下,等你回复了功力自己捕猎我也就可以走得安心了。”

萧江好歹是逍遥派掌门,巫行云好歹是无崖子师姐,帮下忙不会掉肉的。

巫行云略尴尬了一下,她那点心思转眼被萧江揭开,所幸萧江大度不介意,巫行云不禁对这个新掌门多了一些好奇。

……

巫行云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十分霸道,作为按照不老功部分逆转修行的功法,这门武功刚阳霸道,原本逍遥子打算创造的是一门阴阳平衡功法,哪知道独尊功却这么霸道。

西夏王宫内,一名长相与王语嫣七八分相似却又多出份高贵的宫装女子站在花园之中,她看着高高的宫墙眼中充满了对墙外的向往,可她不知道,原本今前些天她该被人送到冰窖和一个和尚成就姻缘,只不过萧江的乱入夺了和尚的未来,这漂亮人儿未来嫁给何人就天知道了。

女孩看了一阵转身进入宫内,在大殿的房脊上,萧江坐在上面看着这个女孩消失的地方叨咕着什么,在不远处已经变得如同八十老妪的巫行云一晃到了萧江近前,她看了看萧江说道:

“这小妞是李秋水的外孙女,长得很漂亮是吧?如果掌门需要,我可以把她抓来服侍掌门。”

巫行云性格暴躁,估计是修炼独尊功的后遗症,萧江对她的话如若未闻般笑道:

“你师妹回来了,这段时间西夏一品堂的人四处打探你的消息,李秋水绝对会猜到你就在这里修炼,对了,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已经赶往灵鹫宫,你安排好没有?”

在两个多月前,萧江带着巫行云直接到了西夏皇宫,直到巫行云武功恢复大半,萧江便和巫行云切磋。

作为逍遥三老之一,巫行云对逍遥武学应用也出神入化,每天恢复修为的巫行云就是最好的切磋对手。

两个多月后的萧江武功更加纯熟,举手投足间再也没有丝毫滞涩,而他理解程度越高,巫行云就更加对这个掌门震惊。

作为超级战士血清进化者,萧江的大脑会越来越强大,而修炼一脉本就有着淬炼能力,萧江还没有打破天地之桥,否则他的理解能力分析能力还会更强大。

巫行云实战经验比扫地僧强多了,与萧江切磋一开始还占据上风,可她修为即将恢复到巅峰时她却发现已经不是萧江对手。

她还不知道萧江只是使用逍遥武学,六脉神剑根本没有动用,否则她更难抵挡萧江不断加强的武学修为。

提及李秋水和攻打灵鹫宫那些人,原本脾气不好的巫行云却笑了起来,得知乌老大等人要攻击灵鹫宫的消息后她立刻找到外出寻她的灵鹫宫门人,消息传递回去,凭借灵鹫宫的天险和提前准备,巫行云一点都不用担心。

至于李秋水,这还有一天巫行云武功就会尽数恢复,李秋水想对付她也没资格了。

“师姐,师姐……我知道你在这儿,你知道吗,师兄来找我了,说要和我白头偕老双宿双栖呢……”

眼看中午即将临近,一个甜美的声音开始出现在皇宫之中,巫行云瘪瘪嘴从一旁口袋中抓出一只喂养的丹顶鹤,切开血管放了一碗血后将仙鹤脖子包扎好放到一旁,这才咕噜噜喝下鲜血盘膝坐下开始修炼,只见巫行云鼻孔中冒出两道白气环绕身,不一会这股劲气息就如同茧子一般把她包裹住。

“师姐啊,你是不知道师兄对我多好,他每一天都抱着我,到了夜里啊更是不舍得和我分开片刻,还有那事,你不知道我多开心……哎呀呀,忘记了你还是个老姑娘一点都不懂呢,咯咯咯……”

皇宫内那甜美的声音飘忽着在四方荡漾,巫行云却如无事人般继续运功。

声音不断加速向中心区域接近,而巫行云的运功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不多时一道白影窜上大殿房顶,张望一下就发现了被白气包裹的巫行云和坐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