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弦,你······”

止水伸手指着宗弦,几次张口欲言,但是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他这会儿脑子乱麻似的,九尾人柱力出现在宗弦家中,这事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这特么可是九尾人柱力啊!是木叶村独一无二的战争兵器,更是三代目等老人们的禁脔!

这事会给家族带来什么样的麻烦,村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千头万绪的理也理不清,让人脑袋都快宕机了。

“别那手指头指我,我都说了,这事不是我在算计什么,算计人的是三代目才对,止水你就是暗部,九尾人柱力的身边有多少暗部保护你难道不知道?要是三代目那边没点头,你觉得藤花真有本事把九尾人柱力拐回来?”

“这就是个意外,恐怕谁都没想到藤花会把九尾人柱力给拐回来。”宗弦缓缓言道:“三代目十有八九是选择了顺势而为,打算借这个机会继续打压我们一族,毕竟,这种名正言顺的机会很难得。”

“那你呢?你又准备做什么?”

止水深吸了口气,恢复冷静,“你打算利用九尾人柱力达成什么目的?”

宗弦没有回答。

原因很简单——

晚饭做好了,该吃饭了。

“藤花,开饭了!”宗弦站在缘侧的长廊上,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也就是十几秒钟的时间,藤花和鸣人一前一后从竹林中冲了出来,不过在看到了站在长廊上的宗弦,跟在后面的鸣人明显是有些畏惧的放慢了脚步。

「怎么感觉有点怕我?这个笑容难道不够和善?」

宗弦捏着下巴自省起来。

不过也没忘记按着妹妹的脑袋瓜,跟转陀螺一样转圈圈,“藤花,看看你身上脏成什么样子了?你这是和瘌蛤蟆去玩摔跤了吗?”

“啊啊!你才去和癞蛤蟆摔跤呢!”

急了眼的藤花抬脚就踹向了宗弦的小腿。

兄妹两个在长廊上你来我往,打打闹闹的好不闹腾,踩得长廊“咚咚”响。

然后,

被制裁了。

宇智波早季在这个一点都没有长兄样子的儿子背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至于说一点女孩子的乖巧都没有的闺女······揪着耳朵拎进了厨房好好的教训了一顿,听着藤花那骗人的惨叫,把鸣人这小子吓得够呛,站在长廊下面瑟瑟发抖。

闹哄哄的一家人终于是在七点十分的时候安静了下来。

兄妹两个洗过手后都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餐桌边,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兄妹两个刚好是面对面,止水也留了下来,就坐在宗弦的旁边,还有鸣人也没有离开,他的位置在藤花的旁边,正好和止水也是个对面。

“爸爸,今天的晚饭好厉害!”

藤花看着桌子上大盘子中那高高垒起的炸鸡块,眼睛都亮了,旁边鸣人也是悄悄咽了咽口水,小孩子就喜欢这样的炸物······嗯,其实成年人也同样喜欢呢。

“喜欢的话就多吃点,今天爸爸我做了很多,不够还有哦!”

宇智波真史笑眯眯的说道。

那是和宗弦有着八成相似的脸,这么说不太对,应该说宗弦长得很像父亲,继承了宇智波家那锐利的黑发和黑瞳,妹妹藤花的话可能是身为女孩子的关系,相貌上更贴近于母亲宇智波早季,不过也是黑发黑瞳,没有继承母亲的棕色瞳孔。

“鸣人,尽管吃吧!爸爸做的炸鸡块超级好吃哦!”

藤花很是豪气的招呼着自己这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小弟。

忍者学校的生活和她最初想象的不太一样。

她想要在学校招收一批小弟称霸忍者学校的梦想受到了重挫,除了鸣人外竟然没有在招募到第二个小弟,不知为什么大家看到她和鸣人,总是会远远的避开,也就只有佐助这个熟人不怕她。

不过她不怎么看得上这个张嘴闭嘴“欧尼桑”的粘人精,哥哥什么的讨厌死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班上的那些个女孩子老是围在佐助的四周,叽叽喳喳的跟鸡圈里的小母鸡似的吵个不停。

好在鸣人这个小弟倒是没有像其他的同学那样避开她。

为此,

藤花小姐特别邀请了鸣人来家里玩。

甚至还分享了最喜欢的炸鸡块。

“······谢谢!”

鸣人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拿起筷子,瞅了眼斜对面的宗弦,搞得宗弦郁闷起来了,自己有这么吓人吗?为毛鸣人这小子这么怕自己?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笨蛋的直觉?察觉到了自己利用他的念头?

“好吃!”

鸣人被炸鸡块的味道惊艳了,那蓝宝石般漂亮的眼睛有光被点亮。

“爸爸做的炸鸡块是木叶第一。”

藤花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宇智波真史也很开心,他不是忍者,对于家里的一些事情并不知晓,加上小说家的职业因素影响,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小孩子是村子里的妖狐,只是当自己闺女在忍者学校交到的朋友。

一顿饭吃的很热闹。

主要是宗弦和藤花兄妹两个在闹腾。

哪怕是已经被母亲教训过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