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族长是什么?

简而言之,是掌管宗族事务的人。

根据历史、文化、风俗、习惯的不同,在不同的家族族长的权力也是不仅相同,而在宇智波一族,族长是一族中妥妥的最高权力者,在以前的时候对于族中的大小事务都可以一言而断。

不过自从宇智波斑这个族长叛逃木叶。

拒绝追随族长离开的族人们经过数次商议之后,决定限制族长的权力,他们提高了族中长老的权柄,用来制衡族长的一言堂,免得又发生类似的事故,毕竟,宇智波斑叛逃一事差点就引来了家族的覆灭。

当时还不是二代目火影的千手扉间提议彻底剿灭宇智波一族,还好初代目火影宅心仁厚,非但没有惩处宇智波,反而是夸赞了他们拒绝和宇智波斑一起离开木叶的选择。

不过饶是如此,那一代的长老们也是被吓了个够呛。

所以,

就有了之后的变化。

长老们掌握了可以干涉族长决定的权力,在某些时候,取得多数族人的同意的情况下甚至可以更换族长,当然这样的事情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生过,毕竟自宇智波斑之后,也才经历了两代族长。

宇智波富岳就是那之后的第二代族长。

而且只要族长没有明显的背叛家族的迹象,没谁敢随便更换族长来着。

在原本历史中,已经反心高炽的族人们都没有说甩开三心二意的族长,而是通过集体请愿的方式施加压力,迫使宇智波富岳走上了策划政变的路线······说实话,要是能甩开宇智波富岳这个族长,宇智波就算是灭族也不至于灭的那么憋屈!!!

“没想到火丸那家伙也会支持你,这样一来······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又提高了不少!”在宗弦家的宅子庭院中有一颗上了年月的老樱树,据说是木叶建立之初宗弦这一脉的长辈栽种下来的,族地搬迁的时候用土遁术连树一起搬了过来。

树下放着一块青条石,宇智波玄示坐在上面,拎着一瓶最爱的红玉波特酒,一边赏樱,一边饮酒。

“老夫,龙司,火丸······六位长老有一半支持你,再加上你自己拉拢的那些个年轻人,族中超过一半的上忍站在你这边······宗弦,你打算还要准备多久?”

“不会拖太长时间。”

宗弦在树下不远处的草地上铺了块毛毡,盘腿坐在上面陪着爷爷一边赏樱,一边密谋。

“这一次我拒绝了三代目的邀请,不快点当上族长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遇到新的袭击,爷爷,说句实话,我都想让藤花退学了,呆在忍者学校总感觉不是很安······”

“藤花的事情不用担心,我有安排人保护她,你要是实在不放心,上下学的时候去接送也行,不过退学最好还是别退,你自己都说了宇智波不能画地为牢,要和其他的家族交流接触,忍者学校就是最好的改变渠道,藤花要是退学了,以后你打算怎么样让族人们把孩子送去忍者学校就读?”

“又不是说把所有人都送去忍者学校,挑几个脾气好的,样子长的帅的就行······好吧!我明白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亲自接送藤花上下学。”

“别太宠你妹妹了,宠坏了以后还是你的麻烦。”

一阵风吹过。

老樱树的枝丫抖动了起来,美丽的樱花像是粉色的糕饼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被风卷着飘向不远处的竹林,像是一场下了一场樱花雨。

宇智波玄示说完话,视线就情不自禁的被吸引了过去,抚掌赞叹:“真美啊!”

“藤花她是女孩子嘛!多宠爱一下也是应该的。”

宗弦笑呵呵的说道,心中则是一个劲儿地腹诽「明明您老人家才是最宠孙女的,我都不知道你派了人保护藤花······我当年上战场和雾忍互砍的时候都没这待遇!」。

当然这也就是心里想想,脸上是半点破绽不露。

“对了,宗弦,止水那孩子······是怎么回事?看昨天晚上的样子,你收服他了?”等到这一场樱花雨落定,宇智波玄示恋恋不舍的收回了视线,突然提起了止水。

说是突然也不对,

宗弦一直都在等着被问及此事呢!

宇智波止水,别看年纪不大,和宗弦今年一样都才十五岁,然而瞬身止水的名号响亮到云忍和岩忍都知晓的地步,在家族中对于年轻一代的号召力不逊色于炎魔宗弦多少。

此外,宇智波镜虽然早亡,但是族中还是有那么一批拥趸,其中甚至还有一位长老。

因此止水的态度,对于宗弦的成败的确是有着不俗的影响力的。

“勉强算是吧!”

宗弦轻轻颌首,端起清茶喝了一口,年纪不满二十岁的忍者是不准饮酒的,宇智波一族也同样奉行着这么一条规矩,酒是穿肠毒药,色如刮骨钢刀······酒色二字对于年轻的忍者而言往往是有害无益。

准确来说不管什么年纪,沉溺于这二字当中都不是什么好事。

“严格来说止水之所以选择支持我,不过是在彻底看清了残酷现实之后,发现除了我之外没有其它任何选择······他只能支持我,当然他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