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的幻术无用,

但是鞍马一族的血继限界还是能发挥出来效果的,变幻为真这一能力别说这种残留一定战斗本能的尸体了,甚至可以直接不讲道理的干涉到不具备任何意识的物质,所以哪怕是面对这些行走的尸体,少女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就是宇智波家的幻术貌似是排不上用场了。

宇智波千早在出刀前就已经尝试使用幻术,可惜用出去的幻术却是泥牛入海,没有任何的回应,幻术无用······她并未太过在意,幻术并非是她最擅长的手段,在族中所有开了三勾玉写轮眼的上忍当中,她的幻术水准也就是中规中矩。

她所擅长的是风遁术和宇智波流剑术。

两者相结合,

便是死之风这一名号的由来。

眼下,她所担忧的地方在于两处,其一是这些家伙体内有完整的查克拉系统,难不成说这些家伙还会使用忍术不成?其二······就是她发现那沉重杂乱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浩浩荡荡的犹如惊天的浪潮。

下一秒钟,

她的担忧应验了。

顶着重重攻击靠近到第一班众人不远处的一头‘丧尸’竟然结印了,施展出来了‘火遁·龙火之术’来攻击,虽说这威力弱小的攻击被宇智波千早随手一发斩击就给破灭了。

但情况却是瞬间变得严峻了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该死的丧尸还会使用忍术,还有就是数量······太多了,这些丧尸从四面八方齐齐涌过来,就像是奔腾的海啸一般,给人以极大的压迫力。

“节省查克拉,尽量用体术战斗,不要浪费起爆符。”

宇智波千早快速的下达了指令。

“还有,往来时的方向突围。”

所谓久受必矢,在摸不清这些个怪物究竟有多少的情况下,留在原地打防御战绝对是最愚蠢的选择,与其等四面合围上来,还不如在此之前挑选一个方向杀出来一条血路。

————

如果从天空高处去看,

就会发现以第一班众人所在的营地为中心,外围是蔓延出去数公里远的尸潮,并且还有源源不断地尸体从那蕴含着深深死气的泥土中爬出来,进一步扩大着尸潮的规模。

“·······这是什么术?”

土蜘蛛白浪站在树上眺望着这庞大的尸潮,呆滞了半分钟的时间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脱口问道,目光也落在了和马的身上,他是当真没有想到和马除了他们土蜘蛛一族的禁术·怒发天之外,

还有着如此了得的手段。

纵然他依旧是坚信他们一族的禁术·怒发天要更强,落在和马这种外人手中是明珠暗投,根本没有发挥出来禁术·怒发天百分之一的力量,但是在此刻望着着好似怒潮一样席卷平原的尸潮,还是倍感震撼。

“一点小把戏罢了。”

和马笑了笑,

并不准备和这个傻瓜解释什么。

他只是道:“接下来,我们就耐心看戏即可,等到猎物被耗光了力气,到时候生擒活捉的把握就更大了。”

“······哼!”

土蜘蛛白浪用鼻孔发出了一声冷哼,不过却也没有再追问什么,执着于家族禁术的他还是从骨子里瞧不起这种手段,在他看来,若是他有禁术·怒发天在手,横扫这种杂鱼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当然,如果没有禁术·怒发天,就会很难办了,所以他保持了沉默,心中甚至不自觉地希冀着猎物们能够坚持的更久一点,多消耗掉一点和马召唤出来的这些个丧尸,这样万一要是等事后翻脸,胜算能更大一点。

“天目,盯紧点,别让我们的猎物溜了,如果有援兵出现的话立刻告诉我。”

和马没有再和土蜘蛛白浪浪费什么时间。

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天目。

“放心,除非对方是遁地而来,否则别想躲开我的秘术探查。”天目一如既往的给予了和马回答,一如当年他们还是守护忍十二士的时候。

“那就拜托你了。”

和马放心的收回了视线。

他们是真正的老搭档了,这么些年下来说真的没有人能比天目更了解和马,也无人能比和马了解天目,他们就是那种铁打的交情,只不过和马并未注意到在说完那句话之后的天目神色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翱翔于天空中的那精神力所化的飞鸟俯瞰下方,看到了正在尸潮中拼杀的第一班的众人,也看到了和马和土蜘蛛白浪以及他自己在内的一群人,而在他们的身后,又有一个身着有火焰花纹的白色长袍,以及衣领上有焰团扇家纹的男人站在他们一群人身后不远处的位置。

明明已经看到了这个男人,

甚至于连衣领处那小小的家纹都看的一清二楚,但是天目却是一句话都不说,像是完没有看到那个站在身后不远处的男人。

夜风徐徐吹过,

密林中传来“沙沙”的枝叶摇摆声。

“精神秘术······是挺不错的,可惜这么明目张胆的将自己的精神力外放,都不好意思不用幻术和你玩一玩。”宗弦看了眼天空中那透明无色的精神力化作的飞鸟,唇角翘起,脸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