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仙娥,居然也会有觉得自卑的时候?

马云腾琢磨着,她这是觉得,在高颜值的人面前自惭形秽。

他这个掌门,在她心里竟然不属于高颜值的范畴?这是当万灵仙界四海八荒的女仙君们都眼瞎了么。

嗯,其实,只是把他当成自家人看来着,外人面前不能丢丑,自家人面前却可以坦然面对。

“我就不麻烦花神姐姐了,掌门,你是男的,也能给我解毒,赶紧吧。”

马云腾瞧了一眼四周,问道:“在此处解毒?”

“嗯嗯!掌门,你果然知道如何解毒啊,实在太好了,那雌斑蝥说得信誓旦旦,我还以为她故意撒谎呢。”

橙子赶紧点头,粉嘟嘟的小脸,布满了发泡的脓包疮,实在有些可怖,不过,映衬之下,粉嫩嫩的唇瓣愈发显得娇艳欲滴,圆溜溜的杏眼更加水润清澈。

果然是一个不谙情事的纯情小萝莉。

咳咳……

马云腾一眼瞅见远处走来的花神侍女,赶紧招了招手。

那侍女也是极为玲珑的,快步走来问道:“仙君可有什么吩咐?”

马云腾客气说道:“麻烦仙娥给我这徒儿,拿一顶颜色深些、质感厚重些的帷帽过来。”

“好的,马上送来!”那侍女只是轻轻瞥了一眼橙子,面上并未露出异色,赶紧点头离开。

“掌门,你竟然知道我没有帷帽、幕篱这些东西?不过,让这位雪鸢姐姐看见了我如今这个样子,不知道外面多少女君仙娥会当面嗤笑我,不开心。”

马云腾终于明白了,这小仙娥是怕传出去被女仙们嚼舌根非议,某些女仙君仙娥诛心诛身的厉害嘴巴,过完岁月里,他也是见识过的。

于是安慰道:“安心!此处的仙娥和斑蝥精都不会轻易出去,花神会管束着她们。”

橙子想了想,觉得掌门说得有道理,遂舒展了眉毛。

“哦!掌门,你替我解毒,要戴着帷帽才可以进行吗?”

橙子又有点好奇帷帽的作用是什么。

“让你带着去见花神。”

“啊?你不给我解毒?”

马云腾有些尴尬地打算四十五度角抬头望天,天幕被回廊的廊顶给遮住了,他只得四下张望一番,目光盯着远处的一株残花凋败的梧桐树,然后说道:“嗯,我给你解毒,会痛,还会有后遗症……花神给你解毒,就没有这些问题。”

“会痛?那痛得厉害吗?我能忍受得住吗?”

“大概能忍受吧。”

“那我就忍着呗。”

给懵懂的好奇宝宝小萝莉解释成熟女人要经历的问题,还真是辛苦疲累。

马云腾觉得自己可以当一个准爹地妈咪了。

“可是后遗症会很严重,你的肚子,有可能会胖成一个超级大西瓜,你的腰身渐渐变成水桶腰……”

“啊啊啊……这太可怕了!”橙子小仙娥果然被吓到了。

“所以,你选择……?”于是,马云腾趁机追问道。

橙子小仙娥十分震惊的看着马云腾,睁着水润清澈的杏眼,面带骇然之色,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怎么有点像那个,那个了……”

“那我还是去找我花神姐姐……”

说完,橙子仙娥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偷偷瞥了一眼自家掌门师尊,脑补了一下最近很流行的话本子中加了旖旎插图所描述的某些场景。

花神的侍女雪鸢,很快拿了一个深紫色的帷帽过来。

橙子戴上后,自己很满意,这帷帽果然颜色深质地厚,而且还有一些小饰品,挺漂亮的。

不过,也许是斑蝥素的另外一种功效很快发作了,她觉得脑子里思路很混乱,脸颊发热迅速,一些话本子上的旖旎画面的女主角换成了她自己,男主角换成了自家很不靠谱的掌门……

“掌门……”

马云腾看出了橙子的不对劲,赶紧把她抱起来,冲进了衡梧躺着的房间。

“璇玑,你赶紧给这小丫头瞧瞧……”

花神皱了皱眉头,连忙说道:“赶紧放在我那张床上去!这小仙娥看着极机敏水灵,怎么会招惹到了衡二那丫头?”

说完,花神将侍女雪鸢招了进来,吩咐她赶紧将衡二带过来。

马云腾连忙将橙子抱上了花神的床。

他原本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一些橙子树而已,花神定然不会那么小气,如今见花神面上似乎也流露出棘手的神色,便有些难以启齿了。

花神手中变幻出一个小巧的金莲权杖,她往权杖中注入了一些淡紫色的炫光,那金莲权杖似乎一下子苏醒过来,周身金光大盛,夺人眼目,径直飞往小仙娥的头顶上空三尺左右,然后停留在那里一动不动。

随后,金莲权杖中,有源源不断地紫色光柱,直奔小仙娥的头部而去。

橙子小仙娥面上可怖的脓包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变小,有些小一点的脓包疮则几乎快要消失了。

不过,橙子的面色却越来越红润,连耳朵都红了。

她的身体高低起伏得厉害,眼睛依然紧紧闭着,手脚却都开始不安分起来,双手狠狠逮着自己的衣物一顿胡乱撕扯,嘴里娇喘娇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