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璃端坐着,神色平静,周身释放着一股淡淡的冷傲之气,仿佛这里面发生的事情与她无一点关系。

她还是那样高傲,哪怕容貌被大火焚毁,修为被废,掉进污泥之中,也没有低过头。

姜轻曼低下头,快速的掩盖眼底的嫉妒和恨意,双手紧握,指尖掐着自己的肉,低声抽泣:“谨哥哥……”

“谨哥哥……”

姜轻曼双眸含泪看着容谨,这态度已经十分明显。

然而,容谨根本不看姜轻曼,显然不想承认。

注意到容谨的态度,姜轻曼的心直接凉到了谷底,脸色惨白。

如果容谨不承认这个孩子,那她当真什么都没有了……

容谨目光一直盯着姜璃,姜璃却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容谨这个人,从容优雅的品茶,慢条斯理的看着眼前一场好戏。

她难道就一点都不在意吗?!

容谨捏了捏拳头,突然开口:“轻曼腹中的孩子,是本宫的。”

“什么?”

姜行知震惊的看向容谨。

姜轻曼腹中的孩子是太子的?

“谨哥哥……”

当听见容谨主动承认的那一瞬间,姜轻曼欣喜若狂。

姜桓却在此刻黑沉着面色,眼神锐利的看着容谨:“太子可确定了?”

容谨肯定的点头:“确定!”

“荒唐!”

姜桓愤怒的拍桌,完不顾及容谨太子的身份:“你这样做可对得起璃儿?!”

容谨紧抿着唇瓣,看向姜璃,沉稳的开口:“这件事情是本宫对不起璃儿,本宫可以补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那就退婚吧。”

姜璃终于开口,淡淡的语气和大厅内紧张的气氛对比鲜明。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叫在场人都惊讶的看向了姜璃。

“璃儿,你想好了?”姜桓沉声询问。

以前璃儿对容谨是有多么迷恋,那是只要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正因为如此,哪怕他再不喜欢容谨,他也只能选择迁就璃儿的意愿。

可是现在……

姜璃点头,再次看向容谨:“我说退婚,太子有意见?”

容谨目光紧紧地盯着姜璃,似乎在确定姜璃究竟是不是认真的。

然而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中,除了冰冷之外,再无其他情绪。

容谨脸色难看,一股无名的怒意翻涌而起,咬牙质问:“你确定?”

“你聋了?”姜璃脸色浮现不耐,声音冰冷。

对上姜璃那双冰冷的黑瞳,容谨只觉背脊发凉,彻骨的寒意直蹿脚底……

姜轻曼看着容谨对姜璃的反应,暗自咬牙,眼中闪过一抹嫉恨,再次抬头时,那双眼睛蓄满了泪水,楚楚可怜:

“是我不对,我不该爱上谨哥哥,姐姐是天之娇女,是姜家嫡女,可是,可是我只有谨哥哥了,姐姐,你就成我们吧?”

“只有?”姜璃冷冷的勾唇:“看来你并没有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行知,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女儿?”

姜桓脸色微沉,紧皱着眉头,看着姜轻曼跪在姜璃面前苦苦哀求,心中厌烦不已。

“爹,轻曼她……”

姜行知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女儿。

“爷爷,爹,求你们成轻曼。”

姜轻曼不听劝,反而变本加厉,不断的对着姜桓等人磕头。

‘两个垃圾!’

就在这个时候,黑影终于看不下去,冷声骂道。

一个和未婚妻的妹妹勾搭在一起,事情败露还不想负责的渣男!

另外一个更不要脸,勾搭自己的姐夫,还一副真爱至上的白莲嘴脸,这两人凑到一起简直就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看着姜轻曼如此不自爱,姜桓对姜轻曼彻底失望,冷冷的开口:“按家规处置!”

按照家规,姜轻曼未嫁先孕,杖责三十,废其修为,逐出姜家!

听到姜桓的话,姜轻曼颓然的跌坐在地,满脸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凌尘看着姜轻曼小脸惨白,梨花带雨的模样,犹豫了好一会,最终从袖口中拿出了一枚玉佩,走到了姜轻曼面前。

“姜二小姐,刚刚给你探脉的时候,发现你具有火木双元素天赋,这个你收好,过几日圣医谷考核,希望你能来。”

圣医谷?

姜轻曼微微一愣,恍惚的看着凌尘:“你,你是圣医谷的人?”

“正是。”凌尘点头。

看着凌尘如此肯定的点头,姜轻曼终于回神过来,狂喜不已的握紧玉佩,对着凌尘感激的道谢。

“不用谢,我这一次出来本就是为了给圣医谷挑选适合弟子,恰巧姜二小姐符合要求罢了。”凌尘摇头,轻声解释。

圣医谷,那可是仅次于……不,是能够和炼药师公会齐名的一流势力,玄冥大陆上除了炼药师公会,就剩下圣医谷具有最优秀,数量最多的炼药师了。

那样的超级势力,竟然会出现在翼火国这样偏远的二等国境内?

凌尘大师竟然是圣医谷的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跌入谷底的姜轻曼,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