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只是想想而已,白云楼收回心神,对着东方紫嫣一拱手道:“托师妹琴音悟道的福,师兄昨晚也有不小的收获,入了凝气中期,谢过师妹了。”

浅浅回了一礼,东方紫嫣柔声道:“白师兄天赋惊人,一个小甘露术竟然汇聚了如此精纯的灵气,师妹自叹不如。”

“我哪是天赋惊人,这小甘露术我施展的太不熟练。”

说到这,白云楼似想起了什么,对东方紫嫣一礼道:“师妹可是水脉大弟子,得沈教习真传,这小甘露术可愿指点师兄一二?”

“我也要听听。”夏师妹放下花盆也跑来凑热闹。

东方紫嫣微微点头,在鱼池边站定,一边缓缓施展法诀,一边详细讲述其中的技巧和手法。

一朵洁白的雨云聚于鱼池上方,不一刻,细雨落入鱼池,和绵绵春雨一般无二。

听着东方师妹温声讲解,白云楼也抬手缓施法诀,小院内的水灵之气迅速聚成一团暴躁雨云,随着法诀微微变化,雨云缓缓变得平和。

不一会,一阵阵雨滴自雨云中落下,在法诀掌控下,时缓时急。

这一会功夫,白云楼的小甘露术就小成了,不由暗道,靠自己慢慢推演摸索,倒是也能小成,但有师妹这样细心的指导,可是省心不少。

看来以后水行的术法修炼,还得向师妹多多请教才是,如果修炼都是自己摸索推演,那要教习何用,要师妹何用。

夏曦月一脸羡慕的看着两朵雨云,暗道这下不用担心自己花苗了,身边这两位师兄师姐可都是浇花高手。

看着这三位如神仙般的师兄师姐,小胖子只觉得他们说的话都很清楚,却啥也听不懂。

只好呐呐的说道:“白大哥,要不还是换个地方练习吧,你看这池子里的青鱼好像都快不行了。”

小胖子这一说,三人这才看见,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几尾青鱼,这会功夫都侧飘在池面上了。

不过嘴巴一开一合,鱼鳍微微摆动,看起来还活着,二人赶紧收了法诀。

白云楼开了天眼通略略一看,笑了笑道:“不用担心,这几个贪嘴的的青鱼,灵气吃的多了,有点晕乎了,夏师妹,给它们扔一个长青术。”

听到师兄的吩咐,夏师妹不情愿地扔了一个术法到池中,几尾青鱼浑身一抖,四散而逃,看得小胖子哈哈大笑。

夏师妹顿时笑的柳眉弯弯,很是得意。

小胖子想起昨晚的事,小声的问夏师姐:“二姐,昨晚你顿悟出什么了。”

夏曦月一愣,瞪了小胖子一眼:“师姐我当然悟出了些有用的东西。”

不过神情有些讪讪,接着说道:“我昨晚见师姐以琴悟道,我一直在琢磨学个什么乐器,想了半宿,发现那些乐器都不怎么适合我。”

“不过倒是找到一个我喜欢的,但这个不是乐器。”

从随身的香袋中取出一片青翠竹叶,夏曦月接着说道:“以前闲的时候吹着玩的,不过一直曲不成调,只能学学鸟鸣。”

“这竹叶也能吹奏?”白云楼讶然道。

夏曦月将竹叶含一片在唇间,稍作蕴酿,便有节奏的吹奏起来。

只听一阵阵清脆的乐声从竹叶中传出,颇有几分像鸟雀在欢快鸣叫。

吹了一阵,便停了下来,夏曦月呐呐的道:“只会吹叶子,能悟什么道?以前阿父找过两个乐师师傅,最后发现在乐器上,我是半点天赋也无。”

白云楼安慰道:“这叶子吹的还挺像鸟鸣的,多练练说不定能招来鸟雀,练到极致说不定能引动百鸟朝凤。”

“是吗?那我平日多练练。”

小胖子听得一阵无语,这两位,一个真敢说,一个真敢信。

境界有所突破,白云楼想闲逛半日,说了想法,三人都说要随行。

白云楼自无不可,用过早膳,一行四人就在书院新麓山闲逛起来。

看看风景,赏赏石刻,路过箭斋还看了一会同窗学子们修习射箭。

顺道还去了夏曦月的修学的农植庄园,农庄给每位来修学的学子分了一小块荒田,种啥都行。

来到自己的地盘,夏曦月炫耀的展示起她的成果,这才几日工夫,一排排绿芽尽皆冒出了头,看得很招人喜爱。

见四周无其他人,白云楼抬手来了一道小甘露术,这次施展的甚是纯熟。

看到一片小绿苗都被灵气雨滋润,夏曦月高兴的眉飞色舞。

四人找到一处溪边凉亭,看看风景发发呆,闲度半日。

下午白云楼去了剑阁,修习第二关的剑法快字诀,神识强大了,修习起来轻松多了。

五连斩,六连斩,七连斩,傍晚下山前,白云楼已经练熟八连斩了。

随后几日,白云楼勤修剑法,陆续通过了第三关的准字决,第四关的崩字决,还有第五关的震字决。

天眼通虽然离大成还远,但白云楼的五感却已远超寻常修士,准字决和崩字决练了数日便轻松过关。

东方紫嫣琴音悟道那日,白云楼对震字决就有所感悟,修习震字决自然水到渠成,没费多少工夫。

十日之期过了剑术五关,在剑阁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除了那些自小便修习剑术的剑道天才,白云楼绝对是书院当前破关最快的。

两次的内院术法课,白云楼将木行炼体术和火行炼体术陆续练到了小成。

修学木行术法那日,夏曦月仗着木峰大师姐的身份,要亲自教导木脉后进弟子白云楼,柯教习笑着点头,随夏曦月折腾。

不过夏师姐教的倒是仔细,虽然自己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