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捏着鼻子灌下一碗又苦又涩的药汁,湛非鱼脸都苦成了一团,使劲的嚼着嘴巴里的果干这才缓了过来。

举着白乎乎的小爪子,湛非鱼笑的无比谄媚,“我保证下一次绝对不胡闹了。”

“你故意激怒金家来自毁名声。”清冷的声音响起,殷无衍眸光深沉,小姑娘完不需要去码头赴约,金家的败落已经注定了。

知道自己这点算计瞒不过人,湛非鱼点点头,又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殷无衍,可惜没办法从这张冰冷的脸庞上看出什么情绪来,只能老实交代。

“金家之所以败的这么快是因为杨将军派人驻守在各个州府外,既然金家临死前都会反扑,这恶名就由我来担着,被陇右道的百姓憎恨也无妨。”

金九爷此前打算用名声来威胁湛非鱼,却没想过湛非鱼正想要自污。

“想太多,长不高。”殷无衍这话一说话来,看着小姑娘陡然瞪圆的双眼,那气鼓鼓的模样让殷无衍峻冷的表情都柔和下来,“记住没有下一次了。”

头点的跟小鸡逐米一般,湛非鱼这才敢开口问起码头之后的情况。

殷无衍收到消息后连夜从渭州营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至于金家的事,殷无衍还没来得及过问。

将湛非鱼摁回到了被子里,殷无衍无视着小姑娘不满的目光,沉声开口:“喝了药好好睡一觉。”

“不是,大哥哥,你至少让我知道后续!”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殷无衍的袖子,湛非鱼满脸怀疑之色,大哥哥一定是故意的,自己就这么一丢丢好奇心,不知道哪能睡得着!

幽深的眸光从袖子上的胖爪子挪到湛非鱼不满的小脸上,殷无衍没有开口,可这冷峻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欺负人那!湛非鱼倒是很想奋起反抗,可有贼心没贼胆,只能气恼的闭上眼,“我睡觉了!”

勾着薄唇无声的笑了起来,殷无衍看着眉目如画的小姑娘,粉粉糯糯的一团,可只要不看紧了绝对能把天都给捅破。

湛非鱼本想借着装睡等殷无衍离开了再询问何暖外面的情况,可在码头折腾了一夜,又受了凉,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就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修长的手透着一股微凉,殷无衍摸了摸小姑娘白嫩的脸颊,这才转身离开。

“七爷。”一直在卧房外守着的何暖立刻行礼。

“进去守着。”殷无衍大步向着前院走了去。

……

金家的覆灭在外人看来似乎就是一场儿戏,可短短几日的时间,金家这个盘踞陇右道多年的地头蛇就这般灰飞烟灭了。

捏着鼻子灌下一碗又苦又涩的药汁,湛非鱼脸都苦成了一团,使劲的嚼着嘴巴里的果干这才缓了过来。

举着白乎乎的小爪子,湛非鱼笑的无比谄媚,“我保证下一次绝对不胡闹了。”

“你故意激怒金家来自毁名声。”清冷的声音响起,殷无衍眸光深沉,小姑娘完不需要去码头赴约,金家的败落已经注定了。

知道自己这点算计瞒不过人,湛非鱼点点头,又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殷无衍,可惜没办法从这张冰冷的脸庞上看出什么情绪来,只能老实交代。

“金家之所以败的这么快是因为杨将军派人驻守在各个州府外,既然金家临死前都会反扑,这恶名就由我来担着,被陇右道的百姓憎恨也无妨。”

金九爷此前打算用名声来威胁湛非鱼,却没想过湛非鱼正想要自污。

“想太多,长不高。”殷无衍这话一说话来,看着小姑娘陡然瞪圆的双眼,那气鼓鼓的模样让殷无衍峻冷的表情都柔和下来,“记住没有下一次了。”

头点的跟小鸡逐米一般,湛非鱼这才敢开口问起码头之后的情况。

殷无衍收到消息后连夜从渭州营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至于金家的事,殷无衍还没来得及过问。

将湛非鱼摁回到了被子里,殷无衍无视着小姑娘不满的目光,沉声开口:“喝了药好好睡一觉。”

“不是,大哥哥,你至少让我知道后续!”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殷无衍的袖子,湛非鱼满脸怀疑之色,大哥哥一定是故意的,自己就这么一丢丢好奇心,不知道哪能睡得着!

幽深的眸光从袖子上的胖爪子挪到湛非鱼不满的小脸上,殷无衍没有开口,可这冷峻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欺负人那!湛非鱼倒是很想奋起反抗,可有贼心没贼胆,只能气恼的闭上眼,“我睡觉了!第447章

捏着鼻子灌下一碗又苦又涩的药汁,湛非鱼脸都苦成了一团,使劲的嚼着嘴巴里的果干这才缓了过来。

举着白乎乎的小爪子,湛非鱼笑的无比谄媚,“我保证下一次绝对不胡闹了。”

“你故意激怒金家来自毁名声。”清冷的声音响起,殷无衍眸光深沉,小姑娘完不需要去码头赴约,金家的败落已经注定了。

知道自己这点算计瞒不过人,湛非鱼点点头,又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殷无衍,可惜没办法从这张冰冷的脸庞上看出什么情绪来,只能老实交代。

“金家之所以败的这么快是因为杨将军派人驻守在各个州府外,既然金家临死前都会反扑,这恶名就由我来担着,被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