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康妮和她的孩子,狗头人科拓怀着忐忑的心情再次来到血堡二楼。

“尊敬的奥斯塔管家先生,按照女主人的吩咐我将那两个人类送出了血堡,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吗?”科拓不敢去五楼直接向温切斯特禀报,毕竟女主人不喜欢他们上楼,因为那样会弄脏主人的地毯,一般有什么事情他们都直接向奥斯塔管家禀报。

“看来你很好的完成了主人的任务。”奥斯塔看见科拓,放下手中正在书写的羽毛笔,他那张脸极为难得的对狗头人科拓露出了一个笑容。

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的科拓并不知道奥斯塔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否则他一定会惊呆的,要知道奥斯塔管家先生几乎很少对他们露出笑脸。

奥斯塔接着对科拓道:“科拓,你做得很不错。”

听见奥斯塔的话,科拓原本低着狗头也不由抬起来,一张狗脸上人性化的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奥斯塔管家先生刚刚的话似乎是在夸奖他!

见科拓离开自己的房间脚步都在飘,奥斯塔单手撑着下颚,好笑地看着某只狗头人从自己的房间飘出去,等科拓离开,奥斯塔再次拿起一旁的羽毛笔继续在泛黄的纸张上书写。

魔法第二纪元

1782年7月4日

整容魔法,如果不是亲眼见证,我都不敢相信在安塞姆大陆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魔法,可以让人瞬间变年轻二十岁。

我想从今以后,我尊敬而仁慈的主人都不必在为自己的衰老而感到苦恼。

……

霍恩苦恼地看着自己将入住的房间,他尝试着自己收拾,可是食人魔的口水黏糊成一坨,他实在是无从下手。

“噔噔噔。”

轻快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这声音在空旷的血堡显得格外清晰,霍恩推开房门刚走出去,就看见从站在二楼到一楼楼梯之间转圈的科拓。

见到霍恩,原本正高兴得转圈的科拓不好意思的用手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被人看见了,怪尴尬的。

“原来是你,”霍恩认出科拓,他走到楼梯边,扶着副手,问道,“对了,刚才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呢?”

“他们已经离开血堡了,我刚向奥斯塔管家先生禀报完。”科拓见到霍恩,科拓回忆起刚才在实验室里‘血腥’的一幕,浑身抖了一下。

霍恩发现科拓的身体抖了一下,抬头对上科拓那张狗头:???

我看你这张狗脸都没抖,你抖个什么劲儿?!

霍恩很快就想到了原因——科拓害怕他是因为刚才的拉皮手术。

吃人都不怕,怕整容手术?

真是令人无力吐槽!

被叫住的科拓原本的好心情都没了,刚才作为助手的他视觉上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确确实实有点害怕面前这个人类。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一步……”

科拓原本只是想客气客气,可是没想到他对面的人类却在听见他这句话的瞬间,眼睛里闪过一道金光,“嘿嘿,我还真有事想拜托你!”

狗头人科拓:???

霍恩的房间窗户被一双红色的手推开,接着红色手的主人拿出一张帕子对着满是灰尘的窗户认认真真的擦了起来。

科拓带着三个狗头人正在霍恩的房间里忙上忙下打扫卫生。

食人魔的口水因为长期无人清理,原本黄黑色的粘液现在已经变成纯黑色,上手就有一种黏腻感,清理起来十分的困难,而且还伴随着阵阵的恶臭。

科拓整个狗头人都不太好。

他现在真的很后悔,后悔蹦跶着下楼引起霍恩的注意,后悔和霍恩搭话!

否则他现在怎么会在这里打扫卫生!

科拓越想越生气,最后气得甚至给了自己一巴掌。

门口的霍恩见科拓自己打自己,露出一个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同时在心里缓缓打出一个‘?’。

“你打自己干什么?”

听见霍恩的问题,科拓拿着抹布的手抖了抖,连忙解释道:“啊……我,我就是嘴巴有点痒,打一下止痒!”

霍恩:“???”

皮肤痒你用爪子挠一挠很难吗?

霍恩原本脏兮兮的房间经过打扫变得干净整洁起来。

科拓用手臂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终于弄好了!

告别科拓四人,霍恩站在房间的窗户边上,晒着太阳伸了个懒腰。

房间的窗户边上爬满了大片大片的蔷薇花,甚至在房间里还能嗅到淡淡的花香。

此时刚好是黄昏时分,阳光顺着窗户洒落在房间内,给房间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暖橘色,暖橘色的光线同样落在他的身上,给他整个人都笼罩上一层朦胧的光晕。

另一边的科拓带着同伴离开霍恩的房间,再次回到地牢,放下手里的东西,视线一扫,就看见那个憨憨傻傻的食人魔。

科拓想到刚才打扫的痛苦,越想越气,抄起手里的狼牙棒对着食人魔脑袋上就是一棒!

食人魔:???

……

霍恩的晚餐是在房间里用的。

一块半生不熟的牛肉,以及一块精制的白面包,以及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