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阳光穿透城堡过道的窗户洒落在回廊上,切割出漂亮的光影。

霍恩对今天的早饭十分满意,终于不再是那该死的白面包了,而是一小块蛋糕配上一杯热牛奶,虽然依旧是偏西式的早餐,但至少能够入口。

他一边吃饭,一边和狗头人女仆攀谈,总算是从西莉亚口中了解到这个世界更多的情况,当随着西莉亚提及的一些国家名字不断的刺激原主深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霍恩想起来的东西越来越多。

安塞姆大陆的布局有些像欧洲,几个大国之间夹杂着许许多多数不清的小国家,不过土地面基却比欧洲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他现在所在的诺哈大草原则整个安塞姆大陆上堪称最混乱的地方,这里聚集着各种各样不同的种族,除了这些种族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犯罪后逃到这里生活的人类,当然还有一些极为强大的存在。

这其中就包括血堡女主人温切斯特,在草原上他们都称呼她为血衣女巫,据说这是因为她杀人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

得到这些信息,霍恩彻底放弃跑路的想法,他就算逃走一个人也走不出这片草原,这片草原太乱了,谁都能要他的小命

鉴于那位女巫还需要他为她整容,他待在血堡至少人身安可以得到保证。

而且他就算离开,其实他现在也不知道能去哪里,还不如待在这里。

对于原主记忆中的家人,霍恩其实还有些犹豫,毕竟他不是原主,只是个取而代之的异世来客,对于他们来说或许自己不是亲人,而是夺走他们真正亲人的凶手。

……

霍恩吃完早饭,刚走到奥斯塔管家房门前,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奥斯塔看见霍恩,脸上的胡子随着面部表情微动,眉头微拧,问道:“你来找我有事吗?”

霍恩点点头,说道:“奥斯塔先生,我有些事情想向你请教,希望你能够回答我。”

奥斯塔嗯了一声:“刚好我要巡视血堡,你跟着我一起熟悉下血堡内部的格局。”

“一楼,是给守夜的仆人住的地方……”

奥斯塔简单的介绍道,说着他的声音顿了顿,他双眼微阖,抬着头盯着回廊正上方,眉心拧成了一个川字。

霍恩的视线跟随着奥斯塔上扬,只见头顶有是几盏魔法灯,就在霍恩疑惑的时候,他听见一个响指,接着原本昏暗的长廊瞬间变得明亮起来,魔法灯原本灰扑扑的灯罩上瞬间变得干净起来。

“你想知道多少钱能买到一份魔药?”奥斯塔听见霍恩的问题,眉头紧皱。

见霍恩点头,奥斯塔好笑地摇摇头,“不可能,没有人会出售魔药。”

“为什么?只要有足够的金币,一定会有人动心的!”

“看来你对魔药并不了解。”奥斯塔看向霍恩说道,接着简单的说了一下魔药相关。

服用魔药是唯一可以成为魔法师的途径,而魔药的数量是有限的,只有等前一个魔法师死亡,他身体内的魔药才会析出,这也导致魔法师的数量也是相对恒定的。

他虽然不知道整个安塞姆大陆到底有多少魔药,但是从魔法师稀缺的程度就能看魔药的数量并不多。

在安塞姆大陆上,所谓强大魔纹骑士不过是有幸追随魔法师的仆人,魔法师有着绝对的遵从的地位,每一个魔法师都是一位贵族大领主。

有幸得到魔药的人,绝对不会傻到将魔药出售。

奥斯塔解释完后,再看霍恩,以为自己会从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小子脸上看到失落的表情,却没想到这小子正眼巴巴的望着他。

“那奥斯塔管家,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成为魔法师的吗?”

奥斯塔板着脸回答道:“我的魔药是慷慨的主人赐予我的。”

霍恩:!!!

这位女巫绝对是个标准的大人物,能够将这么珍贵的魔药赐予自己的仆人,得到奥斯塔的答案,霍恩下定决心,从今天起要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刷好女巫感度!

能够赐给仆人魔药,就算女巫的手里没有现成的魔药,以女巫的身份肯定也能想办法弄到一份魔药给他,当然前提是女巫对他的好感度足够高。

血堡女主人最在意的是什么?

容貌!

要不拉皮之后,再给她介绍点整容方案,隆鼻,双眼皮,割眼角,削骨什么的都来一套?

霍恩回忆起女巫的容貌,嘴角抽了抽,可那位看上去也用不上这些啊……

女巫只是皮肤衰老,本人骨相却极好,用不着整容。

如果他提出隆鼻什么的……就怕女巫反手把他给收拾了。

这好感度可让他怎么刷啊?

除了这些也就只有护肤品,延缓衰老或许对女巫有点吸引力,可是做护肤品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

……

两天后,血堡五楼实验室内。

科拓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身体以肉眼可见的程度轻轻颤抖着。

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这个人类又让他做助手。

上次实验台上躺着的是一个陌生人类女性,可今天躺在实验台的是他们的女主人。

他现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