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比麻醉方便?

还没有麻醉风险!

麻半麻自己选!

“美丽的血堡主人,我想沉睡魔法或许会比这个魔法更合适。”霍恩想了想,说道。

毕竟他做过不少拉皮手术,很多患者如果是半麻的情况下,在拉皮过程中容易产生恐惧情绪,即便手术过程中患者并不会有任何的痛感,但是人类的脑子总会脑补一些东西出来,反而容易出现害怕紧张的情绪,这对于手术是不利的。

“为什么?给我你的理由。”

女巫的声音极为好听,像是冷泉里的水带着一股淡淡的凉意。

“一般人在清醒的情况下接受手术,都会感到害怕……”

“你觉得我会害怕吗?”

霍恩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听到温切斯特的话,霍恩:……

对哦,他面前的这位是人称‘血衣女巫’的存在,不是前世他手术台上的病人,局麻拉皮或许对现代人来说很恐怖,但是对一名衣服被鲜血染红,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的女巫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

“好的,那么我开始了。”霍恩沉声说道。

霍恩转头看向一旁正死死盯着他一举一动的管家奥斯塔,道:“麻烦奥斯塔管家,先帮我把手术刀消个毒!”

奥斯塔轻轻嗯了一声,一个响指之后,所有的器具高温消毒完毕。

霍恩:……

每天都要羡慕好几次。

呜呜呜!

女巫的好感度他一定会刷起来的!

……

虽然感觉不到痛觉,但是温切斯特清楚的知道霍恩手中的手术刀正在划开的她的头皮,刀子划过皮肤带来一阵不痛不痒的顿感,那把刀在肉上不断的来回搅动着,慢慢的刮着,突然温切斯特感觉到头皮透出一股凉意。

那把刀把她的头皮剥下来了吗?

温切斯特的心里不由出现这样一个疑惑。

回想起上次她亲眼见证过的‘整容魔法’部过程,温切斯特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妇人的皮肤被霍恩用卷纱布一样的手势一直卷到鼻根的位置,然后再用刀一点点的处理眼睛周围的肌肤……最后讲皮肤拉紧,割掉其中一部分……

温切斯特就觉得后背突然有点凉,那天看的时候她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对于给女巫温切斯特的这次拉皮手术,霍恩还是选择了和上次一样的步骤,处理好额头的横纹,以及眉间、鼻根、眼部的皱纹后,就开始提拉皮肤,用埋没引导的方法确定好锚点用线固定好,接着割掉多余的皮肤缝合切口。

这一次面部的位置霍恩像上次一样用面中除皱,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霍恩接着又取出前几天研发好的一号材料注射填充。

奥斯塔眉头不由紧皱。

靠。

那针直接插入人脸上了!

嘶,奥斯塔感觉自己脚趾都在那瞬间同时扣紧了。

如果不是为了女主人的安,他才不要站这里看这种令人头皮发麻的画面。

这要是换做他,他肯定不行!

他肯定早就从实验台上起来了!

不对,中途中断‘整容魔法’更恐怖,脸皮没缝上去更吓人。

奥斯塔不由感叹,也就是他尊敬的女主人才能如此坦然淡定地接受这样恐怖的‘魔法’。

然而此时此刻躺在手术台上的某位女巫被白布包裹着看不见的两只脚,脚趾间都已经抓紧了。

“呼……”霍恩做完最后一步,吐出一口浊气,“这部分算是完成了,可以使用治愈魔法了,剩下的就只有您颈部的皱纹还需要处理,这一部分处理的时间很长,我们下午再继续吧”

脖子这一部分的皱纹处理起来极为麻烦,手术的步骤很多,分离平面更为复杂,而且手术时间很长,即便有治愈魔法的辅助,手术还是有必要分一下步骤的!

“好。”

下午做面颈部手术的时候——

霍恩琢磨着面颈部手术,半麻更合适,上午温切斯特都用的是半麻,下午肯定也是半麻吧?!

然而霍恩看向躺在床上睡得一动不动的女巫沉默了。

脑子里回忆起刚才女巫施展魔法前的话,默默地叹口气。

女主人要睡午觉,他一个‘仆人’还能怎么的?

手术有困难就要克服困难!

为了魔药,他霍·整容医生·恩无所畏惧!

狗头人科拓欲哭无泪,浑身打哆嗦。

黑暗之神在上。

他面前的这就是个变态!

这次怎么就直接从侧面切了!耳朵都不放过。

这变态快把女主人的脸皮刮下来啊!

为什么要点名他做助手?

呜呜呜呜,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狗头人,没经历过这些。

科拓眼睁睁的看着刀片大面积的从主人侧脸靠近耳朵的伪装落下,将皮肤剥离开,那把刀似乎是在分离那部分的皮肤,不过速度很慢很慢。

那把刀在脸上留下的切口和之前不同,不再是规则的形状,而是一个极为古怪的切口,然后科拓就感觉自己见鬼了!

狗头人科拓揉了揉自己的红色的狗眼。

为什么变态的手术刀将女主人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